三七中文 > 圣墟 > 第1440章 生子當如楚魔
    “我去,天帝在上!我看到了什么?一個少年而已,摧枯拉朽啊,六拳,不,其實僅用了四五拳,就打爆了一位有望成為大能的強力天尊,鋒芒畢露,霸道絕倫,拳鎮乾坤,生子當如此!”一位中年強者激動不已,覺得心神都在顫動,連連驚嘆。

    有人撇嘴道:“生子當如此?你祈禱千萬別被他聽到,不然保準被打死,你自己也不過是個神王,還想沾惹他,還敢這么評價這個大魔頭?!”

    “我這不是比喻嘛。”中年人訕訕的。

    “我聽到了,拿好處來,不然我保證他打死你!”路徑此地的龍大宇拍打著一對龍翼,大聲叫道,它最近復蘇了很強的力量,信心膨脹,又開始跑出來惹事了。

    怪龍能夠遇到這樣兩人,并不意外,因為此刻天下間許多人都在談論楚風。

    嗖!嗖!

    兩聲而已,那兩個人直接沒影了。

    “別跑!”怪龍在后叫道。

    通過徐謙的直播而親眼目睹這一戰的人不止是他們,各地無數人都觀看了這場短暫而驚人的一場大戰,許多人都跟著血脈僨張。

    “楚皇太強了,這才多大啊,就有了這種巔峰戰力,屠天尊如殺雞,當真是一代……殺胚啊。”一些年少的進化者又是驚嘆,又是貶斥,心情有些復雜。

    “一日間只身覆滅黑都,又再闖武皇徒孫道場,全部轟殺個干凈,只手遮天,當真是一代大魔王啊!”

    同輩中不少人都深感震撼,都不知道該怎么評價了,羨慕而又敬畏,感覺自己這輩子都很難追趕。

    “什么楚皇,憑他也敢與武皇并論,這個稱號也敢自己說出口,早晚被人打死!”

    自然也有人不忿不服,都是相關敵對方,他們這一次受損嚴重,地下世界中許多人都想殺楚風。

    “囂張霸道之極,這個楚風必死無疑,再這么下去他活不過三天!我就不信武皇、南陀會容忍他活著,便是當年的黎龘因為想橫推天下,影響了各方利益,也被人弄死了,他一介少年,來自小陰間,沒有底蘊,沒有師門,憑什么張狂?很快就要死了!”

    黑暗世界各方都震怒了,許多人皆在預測,楚風離覆滅不遠了,敢這樣張揚下去的話,注定會橫死。

    與此同時,人王家族莫家也有人在冷笑,發出低語聲。

    “人皇?他還真敢自封!誰給他的膽子,誰給他的勇氣,誰給他的氣魄?我們幾家都不敢覬覦這個稱號,一直留在那里。他不過是一個來自陰間的生靈,就敢這么自大,找死呢,那個稱謂連我等始祖都駕馭不了,他何德何能?若是有朝一日,人皇家族復蘇,從天外歸來,誰都保不了他!”

    莫家人在冷言的同時也有些疑惑,總覺得楚風這個人似曾相識,當初似乎有個少年也是如此的讓他們憎惡。

    他們不自禁就想到了姬大德,那個該千刀萬剮的殺胚,在通天仙瀑那里曾與他們這一族為敵,連殺兩位嫡系子弟。

    隨后,這個姬大德更是與一頭怪龍聯手,吃了熊心豹膽,呼風喚雨,居然敢雇傭黑暗狩獵者,進攻人王家族,這實在是一段很不好的回憶。

    亞仙族,銀色長發光滑如綢緞的映曉曉滿臉都是燦爛的光彩,笑的很開心,道:“楚風哥真是越來越厲害了,一路橫掃,將武瘋子一脈都給碾壓了,照這么下去真的要封皇了!”

    旁邊,她的姐姐映謫仙周身都被白霧繚繞著,看不出什么表情,此時寧靜如水月般空靈而出世。

    映無敵則是張著嘴巴,黑臉上寫滿震驚之色,他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當年那個與他同階爭鋒的人販子,如今都強到這個地步了,動輒就滅一城,抬手就能……鎮天尊,太邪乎了。

    “無論你多么強大,再怎么自封為皇,你也是……那個人販子!”許多不美好的回憶浮上映無敵的心頭,同時他也在擦汗,當年差點被對方給販賣過,導致他一而再的抵制與干擾那個魔頭與自家的親姐與親妹來往,若是有朝一日再相遇,他會不會被暴打到淚崩啊?

    “哈哈,痛快,早看那批地下世界的殺才不爽了,兄弟,我會變強,努力追趕你的腳步,期待重逢日!”

    少年階段的“大黑牛”,以及老驢的轉世身——才子呂伯虎,以及在異荒虎族遺址探險的東大虎等,或在摩拳擦掌,或在發誓要崛起,皆在為楚風這一戰而賀。

    此役被泰一報紙詳細報道,有專人發表評論,乃是進化領域中的老學究,他通過徐謙從現場發回來的各種資料,闡述了楚風到底有多強,走了多遠,以及內因等。

    “經我們論證,他或許走上了終極者曾走過的無敵路,同輩中再無對手,這種人物古來不是沒有,比如黎龘,比如南陀,一生都不曾敗過,每一個進化境界都是無敵的,橫推天下!”

    泰一期刊不吝夸贊,以楚風爆發的拳光能量以及大量的數據,論述他的**型進化道路,最后推測出,這可能是陰間種的輝煌路,注定要崛起。

    所謂陰間種,那是從小陰間帶回來的一些種子進化者,因為囊括了兩界大道規則,陰與陽道痕交織、互補,必將更強!

    事實上,當年陽間也有人主動進入小陰間,除卻要找至寶,也是想將自身歷練成這樣的陽間種,最終道則互補。

    隨后,黑血研究所的老專家撰文,在這個關于進化的權威期刊上,他進行分析,堅信楚風一定吸收過帝花之粉,不然的話根本難以在這年齡段有如此超凡的實力,不可能以少年身成就恒王果位。

    接著他又談及,若不是楚風意外服食過帝果,那一定是吸收過天地間故老相傳的那幾種無敵花粉。

    不敗花、天帝果、荒血草……

    幾種在紀元沉浮間傳說中的植物,被許多人第一次聽聞到,被世人初知,讓人心神皆震顫,無不心生向往。

    誰不想得到?若是一朝擁有,那可能就意味著開啟了一世的無敵路,天下生靈難尋幾個與之爭鋒者。

    據傳,黎龘出自第一山,疑似曾在那里吃過半株荒血草,這是他踏上橫推天下道路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基礎。

    九號等人所在的第一山極其不簡單,那里留下了太多的無敵痕跡,能夠誕生出一株荒血草并殘存下來,并不讓一些活化石級老學究意外。

    天下熱議,陽間許多地方都是一片討論聲,楚風一日連克黑都,再轟爆武皇一脈的天尊,引發巨大風波。

    這一天,楚風之名傳遍陽間,再偏僻與荒遠的地方都有了一些動靜。

    便是徐謙,泰一報紙的名記,也在今天出名了,竟能夠拿到第一手的資料,現場直播出楚魔打爆天尊的一戰,引發巨大轟動。

    這讓同行競爭者嫉妒羨慕不已,導致天堂早報、通古報刊等無不遣出大量經驗豐富的戰地記者,希望也能夠有幸捕獲到接下來的第一手消息。

    他們猜測,楚風或許還會有大動作。

    況且,那位白發大能一路追了下去,也許能夠堵住楚風!

    此時此際,可謂舉世矚目,因為白發女大能朝著一個方向追了下去,始終未止步,一路上能量爆發出來后,簡直驚天動地。

    有時,她在蒼穹上飛行,哪怕距離地面很高,也讓許多巨山炸開半截,綻放出刺目的光束。

    還好,她大多數時間都在虛空中穿梭,以肉身橫渡空間通道。

    陽間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關注,在等待,難道她真的發現了楚風的蹤影,要追殺到了?

    不過,沿途上并無人看到楚風,人們只見到這位白發大能沿著莫名的軌跡追擊!

    全天下人的目光都漸漸被聚集而來,人們驚異,該不會真要鎖定楚風了吧?一時間,這次追殺萬眾矚目。

    陽間極北之地,武皇閉關所在地。

    武瘋子一系的弟子門徒都坐不住了,一片喧嘩聲,恨不得全部出擊,攻殺那個魔頭,為同門報仇。

    “我們去請祖師出關,誅殺此獠!”

    “只要祖師現身,哪怕相隔億萬里,一根指頭彈出就足以碾碎他!”

    武皇門下,許多人憤憤不已,這一天可謂郁火焚燒五臟。

    “大師兄,去請示師傅吧!”

    就連武瘋子的一名親傳弟子都忍不住了,對武皇一系的傳人大師兄開口建議。

    最終,那個滿頭白發的老人一言不發,走向極北之地的黑暗深處,不久后取出來一根血色的竹杖。

    “師傅……出關了嗎?”武皇的一名親傳弟子問道。

    白發如雪的大師兄雙目深邃如宇宙星空,面上無喜無憂,道:“師尊何等身份,若是為了一只蟲子出關,發動絕世一擊,那實在有**份,這是師尊青年時代用過的竹杖,你去交給小師妹,激活符文即可,足以釘死那個狂徒。”

    與此同時,數十州外,也不知道相距多少億萬里的大地上。

    楚風從虛空裂縫中走出,露出疑惑之色,似乎有人一路追了下來,著實有些門道,竟能發現他留下的一絲痕跡。

    他手撫石罐,要用它來磨去所有氣息,就此徹底遁開嗎?

    有些不甘心,憑什么敵人敢這么追殺他?還真當現在的他是軟柿子嗎?

    “武瘋子這個層次的生物,估計短期內不會出關,覺得殺我不值當親自出手,除非我干掉他的弟子。”

    這是楚風的猜測,為此,他曾研究過關于這一系所有人的傳說,行事方式等,所以現在還沒怎么感覺到壓力呢。

    “一代天驕楚風今日要射大雕,哪怕是大能,惹急了我也要釘死你!”

    楚風停下,沒有再逃遁,決定干一票大的。

    他取出了輪回土,又取出了一根僅有筷子長、漆黑而有些腐爛的小木矛,比劃向天穹,做出彎弓射天狼狀。

    “有點不甘心啊,我還想找機會來個串燒,叉死幾個超級大個的呢,這次不知道能等到誰。”他自語道。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