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寒門崛起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整頓縣衙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

    靖南知縣朱平安以不足一百的衙役、兵丁,對抗三千余倭寇,不僅守住了靖南縣城,還陣斬八百二十四個倭寇首級,還光復被倭寇侵占的鄰縣太平縣。

    這一消息在無逸殿不脛而走,先是流傳到了官場圈里,繼而流傳到了民間。

    一個尚不及弱冠之年的文官,前腳被貶出京,后腳就立下了很多武將也難以立下的顯赫戰功......

    這一消息很具有話題性,一時間,京城的街頭巷尾時而能聽到有人談論此事。當然,雖不及某某高官小妾與管家私通、某某戶人家的牛生了一只兩個腦袋的小牛、京城十大花魁評選火熱進行中等話題火爆,但是也算是比較熱門的話題之一了。

    朱平安在京城雖然還稱不上什么風云人物,但也不屬于無名之輩了。

    當然,在靖南,乃至在太平,朱平安就是十足的風云人物了,沒有之一。

    這是倭患徹底平息的第三日,這一日,朱平安又做了一件震動整個靖南的事情。

    朱平安將縣衙六房胥吏全部革職了,只留下了倭患時期共同守城、記錄在冊的衙役。

    災后重建步入正軌后,朱平安終于騰出手來,攜平倭之威,大刀闊斧的重整縣衙。

    “大人,憑什么將我等全都革職了?!您是在說笑吧?!”

    “就是啊,六房胥吏全部革職,自古以來從未有過如此荒唐之事。”

    “大人三思,大人三思啊。大人即便再是英明神武,沒有了我等協助,大人一個人如何管理的了偌大的靖南縣,大人便是三頭六臂,也不能啊。”

    “我祖父是稅務書吏,我爹是稅務書吏,到我這一代,已經是第三代稅務書吏了,不能在我這斷了傳承啊。我家三代為縣衙出力,兢兢業業,幾十年如一日,大人你來靖南才個把月,怎么能說革職就革職了我等啊。”

    “一個好漢三個幫一個籬笆三個樁。沒了我等,縣衙如何運轉?!大人,你可不能一意孤行啊......”

    縣衙內一眾胥吏接到朱平安的革職令后,一個個不由的群情激憤、沸反盈天了起來,團團圍著朱平安討要說法,軟硬兼施,要朱平安收回革職成命。

    “憑什么革職你們?”

    處在中心朱平安波瀾不驚的掃了六房胥吏一眼,扯了扯嘴角,扯出一抹弧度。

    “就是啊,憑什么革職我等!張縣丞、姚主薄還有李典史尚未到衙,您就是要革職我等,起碼要問問他們意見吧?!”六房胥吏群情激憤。

    “就憑我是靖南知縣。”朱平安將目光緩緩掃視眾人,淡淡的說了一句。

    古代縣衙只有知縣、縣丞、主薄、典史屬于朝廷命官,由吏部銓選,中央任免。其余六房胥吏皆不是朝廷命官,皆由知縣任免。古代縣衙實行知縣負責制,知縣大權在握,可以直接決定六房胥吏任命,朱平安作為靖南知縣,自然有這個權力,無論革職一個還是革職全部,皆是一言九鼎。

    收拾張縣丞、姚主薄、李典史他們,朱平安還要費點功夫,需要向上彈劾,由吏部進行任免。但收拾六房胥吏,朱平安一句話就可以。時間寶貴,朱平安也懶得費功夫了。

    “是,您是知縣,您是有這個權力不假,可是您也不能如此濫用職權啊!”

    “大人,我們不服!您無緣無故就將我等六房胥吏全部革職,是何道理?!”

    “我們要去府城說理去......”

    事關他們切身利益,一眾胥吏嚷嚷不休。他們作為六房胥吏,雖然沒有品級,不是官員,沒有薪俸,只能從縣衙領取微薄的紙筆費、抄寫費、飯食費等費用補貼,但是他們握有實權,利用手里的權力,他們可以吃喝卡拿、索賄受賄......他們有一百種一千種方式中飽私囊。

    “無緣無故?!”朱平安聞言,拉下了臉,“虧你們也能說出這個詞。”

    六房胥吏臉色微微有些不自然,不過很快便又一個個梗起了脖子。

    “汝等罪一,無故連續缺勤三十八天。《大明律》規定,官員缺勤1天處笞20小板,每再滿3天加一等,滿20天處杖打100大板。洪武年間,戶部某官員缺勤三十天,便被處以革職。官員缺勤尚且處罰如斯,何況汝等小吏?!且汝等無故缺勤三十八天,其罪更甚!本官革職汝等,有何不妥。”朱平安面無表情的掃視眾人,扯著嘴角,冷冷說道。

    呃!

    啊!

    一眾六房胥吏面面相覷,當時是為了抱張縣丞他們的大腿,他們背地里聯合起來給朱平安添堵,想要將朱平安趕出靖南縣,故意遲到的。想在想來,當時的舉動何其之蠢,等同于主動地將把柄送到了朱平安手里。

    不過,即便如此,他們也不認。

    “缺勤?沒有啊,大人,我沒有缺勤,每日都是按時應卯放衙啊。”

    “不會。”

    “胡說......”

    胥吏們連連搖頭否認三連,不認賬。

    早就料到如此,朱平安不屑的扯了扯嘴角,從懷里掏出簽名冊,隨手摔在桌上,“汝等每日應卯情況,均記錄在冊,每日皆由爾等親筆簽名。”

    “劉牧、大刀,你們看好簽到冊。汝等哪位不服,可上前與劉牧核對。”

    朱平安掃視眾胥吏。

    一眾胥吏皆低下了腦袋,不敢與朱平安對視。現在才明白,為何每日朱平安都在門口盯著他們應卯簽到了......原來是在這里等著他們呢,這個小賊,原來從那時起就已經包藏禍心了,可恨,當時還以為讓這小賊難堪了呢,現在想來,當時那小賊還不知道怎么在心里偷著笑呢。

    “大人,我們只是遲到,沒有缺勤曠班。”

    “對啊,就是這樣,我們沒有缺勤曠班,我們只是遲到了些而已。”

    幾個胥吏在那咬文嚼字,梗著脖子狡辯,說他們只是遲到,不是缺勤。

    “現在看來,你們不僅‘懶’,而且‘庸’。何為‘勤’,按時應卯、放衙是‘勤’最起碼的要求,汝等‘勤’、‘曠’不分!不僅是懶吏,更是庸吏,本官更應該革職爾等了。”

    朱平安掃了他們一眼,不屑的扯了扯嘴角,你們跟我咬文嚼字,不是作死嗎!

    那幾人頓時面紅耳赤,腦袋都快低到褲襠里去了。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