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第2301章 巫社(四十九)
    “教會的人,反應還真夠慢的!”

    托馬斯家族莊園之內,感受著一股侵襲而來的氣勢,陳七撇了撇嘴,這一次無論是教會過來,還是教堂過來,又或者是兩者皆來,他都不在意。

    只是教會搞出了這么大的一個陣仗過來,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讓他心煩。

    福斯曼同樣也很心煩,一走入索阿港,他就感受到了陳七的氣息,或者說,如今整個索阿港中已經布滿了陳七的痕跡,即使肉眼看不到,但是那種精神上的壓制卻是絕對的。

    從某種意義上講,陳七已經將自己的意識,自己的特點,深深的烙在了這一方的領域當中,整個小鎮,都已經成為了他的地盤,成為了他的一部分,這樣的情況,在傳說之中聽到過,但真正在現實之中,他還真的沒有遇到過。

    即使他已經是教會的主教了,可是在他的經歷之中,還真的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強敵。

    如果有選擇,他絕不會來,可是現在,他已經沒有選擇了。

    “阿漢,你覺得怎么樣?!”

    “很麻煩啊,巫師界什么時候出了這么一個怪物!”阿漢身材很瘦小,身體露在外面的部分都紋滿了各種奇異的紋身,通體通著一股子陰冷詭異的氣息。

    說他是一名教會的圣戰士,還不如說他是暗黑教堂的殺手來的像。

    可以說,這一次對付陳七,教會已經盡可能的估計了他的威脅,只是進入索阿港之后,他們才發現,似乎之前的估計有著極大的不足。

    “前面就是托馬斯莊園了,大家要小心一點!”

    在接近托馬斯莊園的時候,福斯曼面色凝重的道。

    “等等——!”福斯曼話音剛落,阿漢猛的上前一步,抬手一攔,擋住了所有人前進的道路,“有問題!”

    “問題?!”

    轟!!!

    無形的波動化為劇烈的狂風,席卷而至。

    霎時,風起云涌,飛沙走石……

    噗噗噗噗噗噗——

    狂風涌動,夾雜著無數的砂石飛射而來——

    這些飛砂碎石,在高速的飛行與急速的旋轉加持之下,擁有了難以想象的破壞力。

    打在人的身上,就仿佛是子彈一般,一聲聲的破擊聲,有如一道道的催命符,不過是一息之間,隊伍之中半數成員都倒了下來。

    另外一半,同樣也不好受,都或多或少的受了傷,便是福斯曼與阿漢,在最短的時間內反應了過來,一道白金色的屏障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擋住了這堪比子彈的攻擊,但也晚了一步。

    “該死!”

    眼前的景象讓福斯曼整個人都不好了,還沒有等他說些什么,身旁的阿漢已經化為了一團濃霧,消失不見。

    “阿漢,小心!!”

    知道阿漢的能力,福斯曼心中還是擔心的叫道。

    現在,教會可再也損失不起人了。

    “很詭異的力量,可惜,不過是一只井底之蛙!”

    阿漢動起來的瞬間,陳七已經感覺到了,托馬斯莊園之中的他只是笑了笑,在距離莊園約一百米的地方,“嘭”的一聲,一團黑色的煙霧突然之間出現,阿漢露出了真身,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高速而來,高速而去。

    盡管阿漢落到地上的同時,周身無數的紋身符文散發出一道道白金色的光芒,可還是無法救下他的性命。

    無形的波紋再次震蕩了一下,將剛剛落到地面的身體化為了齏粉。

    “回去跟你的主子說,要么親自來見我,要么就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不要再派人來送死了!”

    陳七的聲音隨著震動傳到了福斯曼主教的耳中,下一刻,震動再起,福斯曼周圍的人“嘭”的一聲,化為了齏粉。

    一切,都仿佛夢幻一般,他在來之前或許想過這一次的任務很大的風險,十分的困難,可是卻沒有想到會棘手到這個地步,或者說,事情會落到如今這一步來。

    竟然毫無抵抗的能力,這個莫名其妙的巫師竟然有著這么強大的力量,強大到他的心底都感覺到了無比的戰栗。

    但無論如何他都是教會的主教,心理素質還是過關的,面對這個他根本就無法戰勝的敵人,雖然恐懼但還是保持著一定的尊嚴。

    “卡利閣下,你不覺得你做的太過分了嗎?!”

    “過分,呵呵!”

    陳七不屑的聲音傳來,下一刻,便聽到“嘭”的一聲,無形的力量震蕩開來,將他狠狠的撞飛了出去,“過不過分,論不到你來講,讓你的主子來評斷吧!!”

    “咳,咳——!”

    福斯曼主教站起身來,狠狠的咳了幾聲,一口口血咳了出來,面色慘白,再不說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索阿港。

    留在這里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索阿港的這一位,已經不是什么主教乃至于大主教能夠制約的了,這需要上升到最高的層次。

    以前這樣的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過,突然之間冒出來一個莫名其妙的強人,實力不明,來歷不明,但是教會也好,教堂也罷,終歸是能夠找到辦法來對付的,因為即使再天才的人物,也是需要成長時間的,可是眼前這一位,稱得上是橫空出世,之前從來沒有一絲的線索,而出現之后,也沒有多少成長的空間,就這么一出來,便以無敵之資來面對教堂和教會。

    沒有露出破綻,沒有露出弱點,給所有人的感覺就是無敵,戰無不勝,事實也是這樣。

    無論是索阿港的巫師,還是教堂的主教,還是現在他們教會的主教、圣戰士和獵巫人,所有的一切力量,在他們的面前仿佛不存在一般。

    這種強大的力量也導致了另外一件尷尬的事情,無法交流。

    如果雙方能夠見面,甚至能夠交戰幾個回合,就有交流的空間了,可是現在,對方連交流的空間都不給你,或者說,對方根本就不屑與你交流,直接將層級拉到了最高,要與主交流,這就復雜了,也麻煩了。

    他只是一個主教罷了,哪里有那么大的權力,他的上頭還有大主教,還有樞機,還有三巨頭,還有教皇,他不可能越過這么多的層級,因此,只能夠將這一次的失敗,一級一級的匯報上去,好在陳七展現出來的力量的確是非常的強大強大到了讓他們吃驚的地步,因此他也不怕教會會遷怒到他的身上。

    而他也同樣相信,無論陳七有多么強大,無論他來自于什么地方,獲得了什么樣可怕的傳承,在主的面前,一切都毫無意義,畢竟這千百年來,也只有暗黑教堂那一位在主的面前存活了下來,可是那真的是存活嗎?

    要知道,在巫師界可是流傳著,暗黑教堂那一位其實與主是同一位,一個光明一個黑暗是兩位一體的,缺一不可。

    一開始的時候,大家都覺得這個傳說有夠荒謬,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社會的發展,人們的腦洞大開,同時種種的詭異跡象似乎都表明了這個傳說其實也不是沒有道理,這也就讓教會和教堂之間的關系變的曖昧起來。

    不管怎么說,千百年來,能夠成事的也就只有一位罷了,福斯曼就不相信自己真的這么幸運,在自己的轄區里面竟然也會出現這么一位存在。

    當然,如果這位存在的確是有這樣的實力,那他也沒有辦法,畢竟這個層級,已經不是他所能夠接觸的了,也不是他所能夠影響的。

    (三七中文 www.ajwxgh.live)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