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特種兵在都市 > 正文 975章 原始的戰爭場面
    酒店外的戰爭還在繼續,一名自衛隊少校看著前面五十多米長的戰線躺滿了尸體,殘肢斷臂,各種內臟器官到處都是,猶如修羅地獄。

    “殺!殺!!!”

    這個家伙已經殺紅了眼,爆炸聲、槍聲掩蓋不住他憤怒的吼聲。突然他感覺到敵人的抵抗弱了下來,興奮的在掩體內站起身喊道:“沖!給我沖過去。”

    就在這時他們背后傳來一陣密集的槍聲,少校的心猛然一顫,急忙轉身,看見一群武裝分子開著各種各樣,破爛不堪的汽車沖了過來,車窗里探出的槍口噴吐著火蛇,猶如一把鋒利的匕首直插過來,兩邊的自衛隊士兵成波浪形倒下。尤其是前面一輛沒有了風擋玻璃的卡車,一挺速射機炮在怒吼著,拇指粗的彈頭在夜色中形成一條火龍,所過之處哀鴻一片。

    “噠噠!”

    “噠噠!!!!”

    “轟!”

    “轟!!!!!”

    少校一個激靈,臉色蒼白的看向對面,那里也傳來密集的槍聲,他知道自己被反包圍了。

    自衛隊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他們不知道這些敵人是哪來的,一個個拼命的還擊,整個戰場一片火海,子彈帶著尖銳的嘯聲在空中亂穿。

    剛剛他們還是張著獠牙,準備撕咬敵人的野獸,而現在卻變成了待宰的羔羊,渾身都是窟窿,瞪著不甘的眼睛,慘叫著倒下,雙手還伸向半空,仿佛在迎接地獄使者的召喚。

    那名少校好像傻了,眼睜睜的看著幾十輛車風卷殘云般席卷而來,揚起了漫天的硝煙所向披靡。而他自認為精銳的士兵卻鬼狐狼嚎,仿佛是世界末日的到來,面對絕對不是人力可以抵御的龐大力量,他們絕望了。

    楊洛站在車上,手指死死的扣著扳機,速射機炮怒吼著。在這一刻不需要刻意瞄準,也不需要設定主要目標,整條長街上到處都是晃動的人影,整條長街的路面上都是尸體和流淌的血液。

    那些還沒有死的自衛隊士兵就像一群垂死掙扎的蛆,他們奮力的爬動,可緊接著被急速駛來的汽車碾壓,

    楊洛感受著車輪輕微的顛簸,那種碾壓肢體,令人牙酸的可怕骨骼斷裂聲然讓人感到頭皮發麻。

    那名少校嘶啞著一聲聲狂喊:“射擊!射擊!”然后抓起一枚集束炸彈狠狠扔了出去。

    楊洛看著空中飛了來的黑點一腳把開車的赤軍兄弟踹了下去,然后雙腿用力身體騰空而起。

    “轟!”

    那輛已經在茍延殘喘的卡車騰起火光,終于停了下來完成了它的使命。

    “噗”身在空中的楊洛張嘴吐了一口鮮血,身體被一股龐大的能量推了出去,在落地的一瞬間,強忍著后背的灼痛雙手一撐地面,身體向前竄出幾米遠,卸掉了沖擊力。

    “楊洛!”一聲充滿煞氣的嬌喝傳來,就連鬼狐自己都沒有發現,在楊洛受傷的一瞬間,她的心猛然一痛,嬌柔的身體以詭異的姿勢在車上飄起,然后快速的向楊洛沖了過去。

    宏野俊和那些赤軍兄弟看見楊洛受傷,一個個眼睛血紅,一聲聲怒吼的扣著扳機。

    “嗒嗒嗒……”

    沖鋒槍掃射的聲音在硝煙中此起彼伏,在赤軍兄弟的瘋狂打擊下,到處都是如小動物哀鳴般的絕望慘叫聲。

    這里充滿了瘋狂、血腥、暴力的殺戮,所有人都沒有了人類的一點憐憫,人的生命在這里一分錢不值。

    楊洛一翻身在地上抓起不知道是誰丟的沖鋒前,抬頭看著一名正在左右亂竄的指揮官,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砰!”

    那名少校跑動的身影一頓,腦袋暴起一朵血花,張著嘴,瞪著不甘的眼神緩緩倒在地上。

    “楊洛你怎么樣?”鬼狐跑過來問道。

    楊洛在地上一躍而起:“死不了!”說著扣動了沖鋒前的扳機,一股狂暴的氣勢充斥著周圍,邁步向前狂奔,那種面對敵人,面對四散亂飛的子彈毫無懼色的豪情,瞬間點起了身后赤軍兄弟的血液,整個身體都為之燃燒。

    鬼狐漂亮的眼睛亮亮的,緊緊跟在楊洛身后,感受著重來沒有過的戰場激情。尤其是楊洛身上的氣勢,讓她有些迷失。

    “天那,他還是人嗎?”

    那些自衛隊士兵看著楊洛猶如戰神般的來臨,尤其是他們的指揮官戰死,本來就已經臨近崩潰的精神轟然一聲崩裂,四散奔逃。

    一個嚇傻了的家伙扔掉手中的槍,嚎叫著沖向楊洛。

    楊洛抬起腳,咔嚓一聲,那個家伙倒飛而回,狂噴的鮮血在空中飛灑。

    “噠噠!”

    “噠噠……咔……”楊洛拔下沖鋒槍上刺刀,把已經沒有子彈的槍仍在地上,狂吼著撲進已經陷入混亂的敵人陣地。手中的刺刀在空中劃著亮麗的線條,就像九天魔神一樣,歡快的收割著一條條生命。

    而這個時候宏野俊和那些赤軍兄弟也撲了過來,跳下車沖進人群。

    另一邊中原靖也帶著人沖殺過來,一時間槍聲停止了,整個戰場上演了最原始的肉搏戰。在這樣的戰場中,拼的就是力量和勇氣。

    “殺!殺!殺!!!!”

    楊洛一聲聲狂吼,“我日你媽的,跑什么,你們不是很牛逼嗎?不是總想著恢復軍國的榮光嗎?不是總想著再一次發動侵華戰爭嗎?今天老子就讓你們看看什么戰爭。”

    楊洛一把扭斷一個自衛隊士兵的脖子,然后回身抓住另一名士兵的肩膀,手中的軍刺挽了一個刀花狠狠砍向他的脖子。

    “噗”

    一顆腦袋飛向天空,被壓抑幾十年的鮮血終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在脖腔中噴射而出。

    “轟!”

    “轟!!”

    “轟!!!”

    有一些有血性的自衛隊士兵拉響了身上的手榴彈,在煙霧中,可怕的爆炸把身邊的兄弟和赤軍送上了天空,碎尸和血雨一片片的揚起,天空都被血色染紅。

    鬼狐飄逸的身影一直跟著楊洛,隨著她每一次揮動手臂都會又一條生命終結。

    不知不覺的,那些自衛隊士兵開始遠離楊洛,能跑的就跑,不能跑的也尋找著其他的敵人戰斗。因為沒有人愿意和一個已經瘋狂,一臺純粹的戰爭機器拼刺刀。

    漸漸的楊洛身邊已經沒有了敵人,他腳下堆了一層厚厚的尸體,鮮血已經把他的衣服染成了褐紅色。

    鬼狐走到楊洛身邊靜靜的站在那里,誰也沒有說話,看著這最原始的戰爭場面,將殺戮演繹得超級完美。

    靜靜站著的楊洛動了,拿著刺刀的那只手猛然揚起,沾滿血跡的刺刀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向一名想要拉響手榴彈的上尉。

    “噗”

    刺刀狠狠刺進了上尉的后頸,一股鮮血猛然從刺刀的血槽中激射而出。那名上尉張開嘴,在倒地的一瞬間,微弱的說了一句。

    “我們面對的到底是什么樣的敵人。”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的特種部隊愿意面對楊洛,因為他們心里清楚,誰在戰場上面對那只狼,就等于踏進了地獄。何況是這些在楊洛眼里看來是童子軍的自衛隊,一群只會拿著燒火棍搔癢癢的小朋友。

    戰斗很快結束,自衛隊留下了幾百具尸體,而楊洛在這場戰斗中也損失了一半的兄弟。

    楊洛掃視一眼,對著慢慢走過來的宏野俊喊道:“撤!”

    首相官邸,危機處理中心的電子屏幕上播放著情報部門剛剛送過來的一段衛星錄像。

    所有人都能看到一隊只有不到一百人的武裝分子,居然對著近千名,擁有重火力的黑龍會發起了沖鋒。短短的時間,黑龍會被全殲,這讓他們的心感到無比震撼。緊接著那些武裝分子被自衛隊包圍,又讓他們一陣興奮,可接下來的一幕又讓他們感到絕望。’

    只見幾十名武裝分子在街的兩邊對自衛隊進行的鑿穿式攻擊,最后他們看見了這一生都沒有見過的慘烈而又震撼的冷兵器戰斗。

    東條由布子那個老娘們已經傻了,她所受的打擊可不比菅直人和那些內閣大臣小。還想恢復東條英機的榮光,就憑那些廢物一樣的自衛隊可能嗎?武士刀精神,神風精神都他媽的哪去了。

    東條英隆閉上眼睛不在看電子屏幕,枯瘦的雙手緊緊握著拳頭。畫面是衛星拍攝,人物的面孔看不清,但他知道能擁有這樣的戰斗力,能憑著不到一百人就能把黑龍會全殲,把一個營的自衛隊打得鬼哭狼嚎,一定有那個擁有奇異魅力,能夠在戰場上將一群綿羊變長猛虎,能夠將猛虎變得瘋狂的血狼。

    “血狼!看來我還是小看你了,不過這盤棋我已經接手,就絕對不會讓你活著離開。”

    “哈哈……”同一時間,楊洛站在名古屋西郊外的一處曠野中仰天狂笑,“這盤棋下到現在,只要我們能活著離開日本,那我們就是勝利者。”

    而這個時候,整個名古屋突然沒有了槍聲,沒有了暴力事件,沒有了殺戮。那些剛剛還在搶劫、殺人的暴徒扔掉手里搶來的物品,那些還趴在女人身上奮力耕耘的家伙也都爬起來,提上褲子,拿起槍就走。

    一個個就像吃了春藥一樣,無恥的高呼著絕對能讓那些進攻日本的恐怖分子離開,一定要為受到傷害的日本**仇。

    他們好像同時得了失憶癥,不記得傷害日本人民的正是他們。短短不到半個小時,更多的人走上街頭,有的手上還拿著楊洛的照片,只不過照片是遠距離拍攝的,面部有些不清。除非站在楊洛對面,仔細的比對。

    天快亮了,那些牛鬼蛇神為了洗去身上的污點,獲得新的人生,更為了那三億美金的獎賞,依然精神抖擻滿大街的亂竄。

    推薦好文:《超級學生》作者:公子諾。《極品美女的貼身保鏢》作者:飛哥帶路。《風流官王》作者:萬年九眼。

    >,

    [三七中文 www.37zw.com]百度搜索“37zw.com”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