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庶子至圣 > 第13章 飲酒
    從金頂車輦探出頭來,陳甲等人都站在門口等待。

    在金頂車輦旁邊,也停著一輛雕鏤精致的馬車。馬車周圍的仆從正是衛青那一幫手下。

    齊小天掃了一眼,門口等候自己的人中并沒看見丁丁。

    想是丁丁一直在看著劉二那狗賊。

    “殿下,您回來啦。”劉琳很乖覺的湊上來,想要攙扶齊小天。

    “娘的,我又不是那些腎虛的公子哥兒,用不著攙扶。”說著,輕輕的一跳就落到地上。

    邊上的大車,胖乎乎的衛青剛剛從大車上探出頭來。

    一個家仆立刻跪在地上,擺成人形臺階。

    衛青一瞪眼睛,罵道:“滾開滾開,本少爺又不腎虛,快些滾開。”

    七皇子府中的眾人聽到衛青的話,紛紛憋笑。

    跪下的仆人嚇得連滾帶爬的躲到一邊。

    衛青這才撲通一聲,從車上跳了下來。

    剛下車,他就跑到齊小天跟前,笑瞇瞇的說道:“殿下,咱可真的不腎虛。”

    齊小天看了看這個纏住自己的胖子,白了他一眼說道:“太胖,不虛也短。”

    說完,他自顧自的往府里走去。

    堂堂大司馬的小兒子,京城紈绔之首,竟然就被晾在那兒。

    所有的仆人都是看著,憋著,誰也不敢笑出聲,也不敢說話。

    齊小天和衛青之間的事兒,就是兩個龐然大物在搏斗。

    仆人們都不是傻子,知道若是瞎參合,死無葬身之地。

    眼看著齊小天往自己的府中走去,并沒有邀請自己。

    衛青咳嗽一下,厚了臉皮跟上來。

    “今天還來送禮么?”齊小天一邊走,一邊對身后氣喘吁吁跟上來的衛青說。

    “那個,我就想告訴你一件事兒,我,不短。”衛青緊走幾步,因為太胖已經出了汗。

    齊小天頭也不回的說著:“時間短。”

    “不短。”衛青一邊反駁,一邊跟著他進了皇子府。

    “那啥,小殿下,昨天我說的事兒,你考慮一下。咱倆拜把子,老衛是真心的。”衛青一邊緊緊跟著齊小天穿過套院,一邊說道。

    “明天再說,一會兒老子還有事兒……”

    “明天來不及了,明天你封王的旨意下來,老衛可就高攀不起啦。所以今天必須拿下。”衛青自以為是的說著。

    他這話一說出來,周圍的仆從都愣住了。

    封王的事兒,還沒有傳開。只是齊元泰在朝會上讓大臣走個議政的形式。

    所以周圍的仆人都還不知道這個消息。

    “我都要封王了,干嘛還要和你結拜?”齊小天一邊笑,一邊走進了后跨院。

    回頭對陳甲說道:“讓老劉跟進來,白乙也進來。蕭丙、黃戊,守好前后門。其他人等,不準進入。”

    “都聽哥兒的。”陳甲一抱拳,伸手就要攔住衛青。

    衛青這時候倒是靈巧起來,肥胖的身子如同球一樣,一滾就擠過去。

    陳甲手里的長刀帶著刀鞘直接壓到了衛青的脖子上。

    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子氣息,直接讓衛青嚇得不敢動。

    哆哆嗦嗦的說道:“老子……我,我爹是大司馬,你要干啥?”

    齊小天看著他,忽然心思一動,說道:“讓他來吧。”

    陳甲長刀一收,放衛青進了后院兒。

    至此,除了劉琳和衛青以外,這院子之中的人就都是齊小天從北荒帶來的。

    陳甲和白乙站在院中。

    齊小天隨手拽過來一把椅子,想了想,往衛青那邊一推說道:“客人先坐。”

    剛剛被陳甲的殺氣嚇得有些腿軟,衛青也沒拒絕,直接坐下。

    白乙早已經拿了另外一把椅子,讓齊小天坐下。

    “昨天,劉二的信息傳出去了沒有?”齊小天看著陳甲。

    陳甲笑道:“他那點兒道行,怎么是丁丁的對手。剛到接頭地點就給拿下了。”

    衛青在一邊長大了嘴,說道:“出內鬼啦!”

    齊小天點點頭,笑嘻嘻的說道:“我爹怕我像你一樣紈绔,也整幾個人來看著。”

    “嗯嗯。”衛青只是懶得動腦子,不是傻子。這個時候他也看出來事情沒那么簡單,只是跟著點頭應付,卻不敢再多說半句。

    隱隱約約的,衛青覺得自己好像卷入了什么大事兒之中一樣。

    “衛兄弟,看來需要像你學習一下啦。”齊小天眨了眨眼,笑道。

    “啊!”

    衛青這才想到,自己昨天和眼前的小殿下說過,把在身邊做內鬼的仆人給賣到匈奴的事兒。

    一想到這茬,剛剛那一絲不安頓時散去。心道:“原來小殿下不過是要把做內鬼的仆人賣到北方去。剛剛的陣勢可嚇死我啦!還以為什么大事兒。”

    自覺想明白的衛青頓時來了精神,這種事兒他是最愿意參合的,立刻搬著自己的椅子湊到齊小天身邊,說道:“這事兒別人辦不好,還得王三兒才順手。”

    “我看也是。”齊小天抬頭看著劉琳,說道,“老劉,咱們府中,上上下下的仆人,共有多少。”

    劉琳低頭算計一下,說道:“算上我們,一共二十人。”

    齊小天點點頭,說道:“陳甲他們和你不算,還有十四人。沒錯兒吧?”

    “沒錯兒。”劉琳照實回答。

    “準備十五只酒杯,老子請他們喝酒。”

    “喝酒?”衛青猜測齊小天是要把所有人集中起來,拾掇內鬼之后再請剩下的人喝一杯酒,也算是一邊敲打一邊賞賜。

    劉琳連忙去準備,不一會兒酒水都準備齊全。

    “讓所有的仆從都到后院兒來。”隨著齊小天的吩咐,不過片刻,所有皇后賞賜過來的仆人都到了后跨院。

    眾人仆人,包括廚子馬夫都看著齊小天,還有幾個宮里送來的丫鬟,仗著有幾分姿色,更是媚眼如絲的想要勾引主家。

    齊小天站起來,手里拿著滿滿的一杯酒說道:“老子長在北荒,從小不懂什么禮法。卻知道一件事兒,升官兒大家爽。”

    “昨天你們來服侍老子,明天老子就要封王。可見這福氣也是你們帶來的。來,老子敬你們一杯。”齊小天舉起酒杯。

    陳甲立刻把酒杯送到十四個仆人的手中,白乙負責倒酒。

    眾人之中,有不善飲酒的。可是主子敬酒,就算他們心中瞧不起這個土包子,哪個又敢當面反駁?

    “干!”齊小天一飲而盡。

    十四個仆人雖然一頭霧水,卻也都把杯中酒都喝了下去。

    “哈哈,爽。”齊小天顯得特別開心,把酒杯往地上扔,冷眼看著面前這些仆從。

    一陣風吹來,十四個仆從有先有后,紛紛栽倒。

    “我靠,都藥死了。殿下夠狠。”衛青雖然不是善類,可這種一杯酒下去,十幾個人栽倒的情況,卻也是第一次見到。

    (小幼苗,希望大家呵護,扔點推薦票。謝啦!)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