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創造者 > 第308章 請容我拒絕(2/2)
    正文

    黃思也拿了一杯,嘗了一口,然后皺眉道:“沒內味兒。”

    這茶,雖然是用書記錄過的,也保持了紅茶剛泡好時的香味與熱度,但是他自己造出來之后,總覺得和墨下親手泡好的還是有點差別。

    屋外,偶爾會有人進來,向管夢稟報事情。

    前方的消息不斷傳回來,情況越來越危急了。

    管夢一臉的擔憂。

    最終,她還是站起身,請罪道:

    “黃先生,魔宗危在旦夕,我不得不出戰了。”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黃思站起身。

    管夢垂著頭,睫毛微微顫動,她輕聲問道:“您終于愿意救魔宗了嗎?”

    “不。”黃思溫和地道,“管夢,我是來救你的。”

    無論是魔宗,還是其他門派幫派,都只是人族的勢力組織,黃思對它們無所謂好惡。

    但是管夢,算起來,也是他的朋友了。

    聽了這句話,管夢抬起頭來,她的眼中閃動著迷茫,又很快變為決然:“可是,若您并不打算救魔宗……,那么,或許,您也沒法單獨救下我。”

    她轉過身,背對著黃思,看向門外。

    在那里,有些魔宗弟子來來去去,大聲呼喊,做著最后的迎戰準備。

    多少年來,這里是她的家,而她也深愛著這里。

    所以,她沒法接受黃思這樣隨隨便便的態度。

    魔宗值得她付出生命,而她也有她的自尊。

    管夢緩緩搖頭:“所以,請容我拒絕您。因為,我不會丟下魔宗而獨活。”

    說著,她竟然離開了房間,向屋外走去。

    她的步伐踏過了門檻,稍稍遲疑了一下,但是,卻并沒有回頭,反而加快了步伐,從守候在門外的核心弟子手中接過了戰斗用的服裝,向走廊盡頭的換衣間走去。

    她準備換下身上繁復的儀式用圣女服,開始為最后的戰斗做準備了。

    直到她的身形消失在遠處,管夢都自始至終未曾再回頭看一眼。

    一直走到確定沒有任何先天高手能聽見的距離上,管夢才低頭輕聲自語:

    “抱歉,黃思……”

    她竭力忍住快要再次溢出眼眶的淚水,擦了擦眼睛,拿著衣服進了換衣間。

    黃思既沒有追出去,也沒有出言挽留。

    他給自己重新倒了一杯茶,然后咬了一口蛋糕。

    “我是不是太不正經了?”

    黃思反思著。

    當遠處,管夢自言自語說出那句抱歉時,他才嘆氣道:“這孩子啊,該不會是以為我只想徇私救她,而不想救魔宗。她因為不肯獨活,就決心赴死?唉,真是個麻煩的老實孩子噢……”

    黃思吃完了蛋糕,站起身來。

    桌子上喝到一半的紅茶,忽然之間連同杯子帶茶壺直接消失在了空氣中。

    “去管夢那邊看看好了。”

    他拿出紙巾擦了擦手,走出儲藏室。

    本來黃思打算直接去戰場前線的,但是意識一掃,卻感應到兩個熟悉的靈魂在附近。

    他于是也不急著去戰場那邊了,而是沿著走廊來到了魔宗總部東面的領地。

    在那里,有兩個年輕人正在指揮著魔宗的青年核心弟子,將他們編隊,安排戰略,準備前往管夢那邊支援。

    在場的人,約有不足百人。都是魔宗的后起之秀,也算是魔宗最精華的人物了。

    指揮的那兩個人,是林卓和桑秀。

    他倆一個俊朗高大,氣度不凡,充滿領袖魅力,另一個容貌端莊,英氣過人,一看就是超級高手。但是,即便是如此優秀,兩人的眉間都鎖著解不開的愁云。

    無論是他們,還是圍在他們身邊修行魔功的核心弟子們,都知道,此役,必死無疑。

    而他們,也是抱有守著魔宗到最后一刻的想法,才停留于此的。

    雖千萬人吾往矣,縱百死而尤不悔。

    這里的很多人,都出身于魔宗之中許多普通教眾的家庭,有著堅定的信仰。也有的人是如管明那樣受到魔宗的救助與扶持,對魔宗極為感恩。

    眼下魔宗圣女情況危急,他們懷著犧牲的決心,也一定要設法把她救出來。

    “都長大了呢,不錯。”黃思笑了笑。

    林卓與桑秀微微有些感應,他們不約而同地回轉身。

    當二人看到黃思的時候,又都是不約而同地呆住。

    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涌上二人心頭,就仿佛是這一幕曾經在極為久遠的過去曾經發生過。

    但就這一世來說,尚未恢復記憶的二人僅僅在八歲的童年見過黃思一段時間,隨后就再也沒見過。但論外貌,他們實在是覺得陌生,可是,那種發自靈魂的熟悉感讓他們的心靈為之顫栗。

    “不要擔心,我來了。”

    心靈的對話在兩人的靈魂中響起。

    “您是……?”

    “家。”

    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卻有著撫平一切擔憂、害怕、憂郁和悲傷的力量。

    林卓與桑秀對視,都看清楚了彼此眼中的含義。

    他們的手握在了一起,然后向著這邊,屈膝,行禮。

    圍在他們的身邊的魔宗弟子皆是大驚失色。

    大戰當前,魔宗宗主卻向著陌生人下跪,這是為何?

    “宗主,他是……?”

    有弟子忍不住開口詢問。

    黃思笑著搖了搖頭。

    他用靈魂指令告訴二人:無需管我,繼續忙你們自己的。

    林卓迅速地站起身,對著身邊的弟子們說道:“無妨,前線吃緊,我們快走吧。”

    說著,他與桑秀一起,帶著眾多弟子,迅速離去。

    ……

    礫河城西門外。

    管夢一手支著長刀,半蹲于地,喉嚨劇烈地喘息著。鮮血從她的頭上、肩上不斷流下,一道一道,而她卻咬緊牙關,忍耐住傷口的痛楚。

    在她的身后,是魔宗剩余的十幾名高手。年齡都頗大了,雖然功力深厚,但是,在圍攻之下卻也逐個落敗,最后不得不縮小范圍,只能求保命。

    而管夢則是唯一一個受了傷也依然抱有強大戰力的人,她手持長刀,守護著身后的所有人,而攝于她的威勢,周圍包圍的正派人士暫時也沒有攻上前去。

    管夢的刀法與魔功,催動起來爆發力極強,而且她用的是不要命的打法。正派中人雖然能夠勝過她,卻無法確保無傷。這些人愛惜性命,自然不會上前送死。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