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創造者 > 第306章 不同的方向(2/2)
    正文

    管清又道:“妹,你一直在外面參與戰事,并不知曉如今魔宗核心里的情形,現在魔宗的核心弟子,大半都存有和我差不多的心思,若是我們解散魔宗,和普通教眾分離開來。他們自可以保留他們的魔神信仰,而我們,也可以遠赴他方,過我們自己的日子。這樣,并沒有什么不好。”

    管夢聽了他的話,只是問了一句:

    “那林卓和桑秀呢?”

    “他們倒是和你差不多,堅決不同意解散。”

    管夢寬慰地一笑:“那便好,不枉陸老師三年來的教導。如果他倆也跟你一樣想法,那我才是真絕望了。”

    管清看著妹妹的笑容,忍不住問道:

    “妹,你到底……為什么還能這么執著。是因為你不曾婚配嗎?還是因為什么?”

    別人或許不清楚,他身為魔宗宗主,以及管夢的親哥哥,又怎么可能不清楚管夢這些年來遭了多少罪。

    她參加了大大小小數不清的戰斗,身上處處是傷,甚至大腿上有一處傷到了骨頭,至今還未好,走起路來都有點瘸。

    管夢右手的小指也被切斷了,倉卒之際沒能撿回來。在那之后,她便改變了握刀的方式,又練了好幾個月,才如過去一樣靈活地使用。

    比較起來,他作為宗主,更多起到的是統籌調配的作用,參戰卻不如管夢多。

    管夢,才是這個魔宗之中,最該說累,最該放棄的人吶……。

    可是,她為什么不愿意放棄?

    管夢先是一愣,然后表情微微發苦:

    “哥,你問我為什么這么執著。我只能說,我也不知道。你說的句句有理,可是,我依然還是想保住魔宗。哥哥若是想要撤走,就把弟弟帶著一起走吧。我打算和其他愿意留下來的人一起留在這里,守著魔宗。”

    管清聽著管夢有些決然的話語,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伸出手去,握住妹妹的手,有些驚惶地問:“妹,你是不是……難道你打算死在這里嗎?”

    管夢怔怔地看著哥哥,然后,輕輕點了點頭。

    “哥,我和你不一樣的。你是宗主,你說解散魔宗,確實是可以解散。但是我乃是大魔神麾下的圣女。我的生命,在我接任圣女的時候,就已經獻給了祂了……我是魔神信仰的化身,是魔神在地上的代行者,哥,你可以走,我卻是不能走的。我走了,教眾們會接受不了。”

    她的表情有些凄涼,目光飄向了遠處,“更何況,哥,現在,我們聯系不上魔界,原本就人心浮動。若是我都走了,魔宗的信仰,會受影響。”

    兩人都沉默了。

    這些年來,無論是他們,還是巫師們,用盡了辦法,也無法聯系到魔界。

    他們仿佛被徹底放棄了一樣。

    甚至還要把這件事瞞著普通教眾,以免他們信仰東耀。

    許久,管清才喃喃地道:“不會出現了。”

    “哥,你對魔神的信仰,是……動搖了嗎?”

    管清沒有說話。

    “我明白了,哥,你走吧。帶著弟弟,帶著所有想跟你走的人。”

    管夢疲憊地垂下眼簾,不去看管清。

    魔宗變成現在這樣,她已經無能為力。

    “可是,妹妹,你難道要哥哥眼睜睜地看著你去死嗎?”

    管清攥住妹妹的手,不想放開。

    他確實想走,可是,他走,是因為明知道留下來就是送死。因此,他又怎能真的看著自己的親妹妹去送死?

    管夢心中百轉千回,最終化作一句話:“可是,哥,我并不是去送死,因為,哪怕是你不相信了,其他人也不相信了,我依然相信著……”

    她抬起頭來,眼神明亮:“我相信,只要堅定地去信仰,魔神一定會讓奇跡出現。就如當年的龍國一樣。”

    看著妹妹的樣子,管清長嘆一聲:“沒有奇跡了,妹妹,如果魔神真的眷顧我們,真的會有奇跡出現,五年前就該降臨了。我們已經受了這么多年的磨難,卻什么也等不到。”

    他懇切地道:“所以,難道我們人族要坐以待斃嗎?要一味地去等待所謂的奇跡來救我們嗎?我們要自救,要去別的地方,把魔宗的火種保留下去,這才是求生之道。”

    管夢心中一片透亮,她明白的,哥哥的做法沒有錯,想法也沒有錯。事實上,從某種角度來看,哥哥的做法才是最正確的。

    但是。

    “我還是要留下來,哥哥。”

    管夢凄然一笑:“因為,在好多年以前,有人答應過我的。我是在等一個奇跡,同時,我也是在等他……”

    管夢說出最后幾個字的時候,聲音已經微微有些哽咽。

    管清望著她,有些意外地道:“妹,你……你哭了?”

    哭了嗎?

    她都沒發現自己哭了……

    管夢擦了擦眼睛,說道:“好了,你走吧。魔宗不用解散,你把宗主的位置給林卓就行。然后你帶著人走,不要擔心我。”

    “哥哥,放棄吧,你勸不動我的。你說我找死也好,為魔宗送死也罷,總歸,這里是我的家,我不會離開的。”

    管清又苦勸半天,依然無法勸動管夢,最終,也只能放棄。

    宗主做出了決定之后,魔宗的高層們也很快有了決議。

    魔宗大概有三分之二的核心弟子跟著管清離開,去往更北邊的地方,翻過山脈,到天高地遠的新地點,重新發展魔宗。

    而管夢,則帶著剩下的人繼續維持這個魔宗,以及保護教眾。

    巫師們也走了一半,畢竟若是去了那邊,也需要傳播信仰以及舉辦儀式。

    管清慎重地把宗主之位傳給了林卓,說了好些托付的話。

    林卓身為年輕一代中武功最高的人,同時辦事能力也非常強,在魔宗內威望正盛,接任宗主,其他人并無意見。

    更何況,這留下來的宗主,只怕也要命不久矣。

    正是因為想到這個,所以,甚至連魔宗傳承的宗主信物,那個漆黑的魔弓,都未曾交給林卓,而是由管清帶走保管。這個信物,以及曾經留下來的一些遠古的寶物,都有一些特殊的作用,能夠確保他們突圍成功。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