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創造者 > 第284章 考驗(2/2)
    正文

    也罷,還是先叫醒宋鴻,再看看小秋的反應。

    黃思用油紙傘的傘尖扎了扎宋鴻的脊背。

    他沒有動彈。

    踹了一腳。

    宋鴻的身體翻了個面,還是沒有醒來。

    這都不行嗎?

    雪粉在風中飛揚,小秋的靈魂在雪中矗立,晶瑩的淚光在她的眼角閃爍,流出,然后散碎于風中。虛幻的身影,仿佛并非真的存在,而只是雪中的一個夢。

    黃思的意識連上了創造之書,翻閱了一下圖鑒,來造個急救用的強心針吧。

    給宋鴻打了一針之后,黃思又用油紙傘戳著他的臉,“喂,醒醒。”

    宋鴻終于醒了過來,他的身子動了動,然后緩緩從地上爬起來。

    黃思看了眼小秋的靈魂,好像還是在流淚。

    過了一會兒,宋鴻才意識到自己的情況,他坐在地上,勉強運轉內力,恢復著所剩無幾的力氣。稍微緩過氣來之后,他立刻躬身說道:“是黃大人救了我么……謝謝您……”

    “宋鴻,”黃思說道,“叫醒你,是因為我看到小秋的靈魂了。”

    那原本無神的雙眼在一瞬間明亮了起來。

    就如同沙漠中的旅人見到了甘泉。

    宋鴻顧不得狀態狼狽,連滾帶爬地到了黃思面前,懇求道:“若是可以,還請黃大人救活小秋,在下愿意付出任何代價,在所不惜。”

    任何代價?在所不惜?

    好熟悉的話語啊。

    黃思的心里只覺得呵呵噠。

    這個宋鴻之前說過一模一樣的話吧。

    為了找周夏,說一遍任何代價在所不惜,為了救小秋又說一遍?

    你家的代價這么容易付的咯?

    老子又不是復活工具人。

    真以為眷族是大白菜?

    “宋鴻,我是公平的,會給你選擇的權力。”

    黃思淡淡地說道:“其一,我給你一個機會,讓你成神,去天界見周夏。”

    這句話完完全全地超出了宋鴻的預計。

    與其說這是選擇,不如說乃是恩賜!

    宋鴻難以置信地看著黃思,全身的血液幾乎就要沸騰起來。

    二十年啊,他等待這一天,已經足足等了二十年!

    如今,真正的神靈向他親口承諾,讓他有機會得償所愿,不枉費他多年來,無止無盡的追尋!

    甚至不需要第二項,要不是忌憚觸怒黃思,宋鴻幾乎就要直接不等他說完便作出選擇了。

    然而,黃思卻給出了第二個選項,一個冰冷殘酷,讓人根本無法將之與前一個選項共同擺在天平兩端的選項:

    “其二,放棄這個機會,永遠無法見到周夏。但我會幫你復活小秋,然而,她無法使用原先的身體,只能借尸還魂。小秋將沒有你熟悉的外表,而且大概率也沒有過去的記憶。”

    熱流在宋鴻的眼中凝住了。

    “成神,實現你多年的愿望;或是讓小秋成為一個和你完全沒關系的人而復活,兩者擇一,自己選吧。”

    兩者擇一?

    這叫他怎么選?

    這種事情,能選的了?

    宋鴻猶如遭到重錘一擊,整個人再次坐倒在地。

    黃思冷冷地看著他。

    這樣就被打倒了嗎?

    選擇成神也好,選擇做一個偉大的犧牲者也罷,都只是一種選擇。人是**的動物,黃思從來不會看不起遵從自己內心**的人。除非他們惹到他了,那另說。

    然而,一個無法面對自己內心的人,連選擇的勇氣都沒有,才是最廢物的。

    這種廢物,不要也罷。

    既然不想管宋鴻了,黃思便打算先處理一下小秋的事。

    其實就算宋鴻不選小秋,黃思也會復活她的,畢竟小秋之死的最初根源其實要算到黍水頭上。熊孩子的鍋,爸爸背了算了。

    他來到小秋的靈魂面前,伸出手來,手指穿過她的靈魂虛影,兩人的靈魂交錯,便能夠與小秋直接對話了。

    “小秋。”黃思呼喚著她。

    強大的意志藉由靈魂的交錯直接貫入小秋的意識之中,她終于微微側頭,看向了黃思。

    “小秋,你如果還對人世有留戀的話,就認我為主吧,我會復活你的。”

    小秋垂下頭,似乎在思索著什么。

    然后,她望著黃思,緩緩點了點頭。

    “好,自己認主。”

    小秋顯得有些迷茫。

    “不知道怎么做嗎?”黃思覺得有些麻煩,這小秋,大概沒有靈魂記憶,反應比較遲鈍,“也罷,那么,你信奉哪位神祇呢?將我當作祂,將你的靈魂完完全全地交托給我,便可。你愿意認我為主嗎?”

    小秋的靈魂,終于,在長期的沉默之后,嘗試著開口了,她發出了極其微弱的靈魂之音:

    “主人……我,愿意……”

    黃思用手虛按在小秋的靈魂中,金光閃爍,同化完成。

    出奇的順利,小秋是主動認主的。

    同化完成之后,黃思就看到了小秋迄今為止的全部記憶。

    “這特么是個渣男啊。”黃思忍不住說道。

    因為找不到周夏就開始墮落,醉酒賭錢找感情替代品還從精神上折磨人家小姑娘,這也太特么渣了。

    黃思正準備抓著小秋的靈魂就閃人,沒想到,宋鴻卻開口了,他用嘶啞的聲音說道:

    “黃大人,還請您幫我復活小秋。”

    “你選遲了,晚了。”

    宋鴻慌了,他伸手拉住黃思的衣角,近乎哀求地說道:“黃大人,我別的什么也不要,求求你復活小秋吧!只要小秋能活下來,怎樣都好,我什么都不要了!!!”

    黃思本來想直接走人,但是又忍不住問道:“你不是知道我不是人族嗎?我說的話,都能實現的。成神不好嗎?見周夏不好嗎?為什么要讓一個和你已經沒關系的人復活?”

    沒錯,黃思就是在惡意考驗,不然干嘛給那么懸殊的兩個選項。

    “找了周夏二十年,現在直接放棄?你的執著就這么隨便放棄?更何況,你是為了周夏的長相才收小秋當徒弟,就算她復活了,也不會有過去的外表,更不會記得你,對你來說只是一個陌路人而已,你為什么還要選擇讓她復活?”

    對啊,這根本就是不對等的選擇。

    人性經不起考驗,有時候,天平不曾歪斜,只是因為籌碼還不夠高。

    所以黃思就在天平的一側,加多點砝碼,看它歪不歪。

    一句又一句的話語貫入宋鴻的腦中,撕扯著他的心。

    但是,他依然跪了下來,在泥水混著殘雪的地上,聲音嘶啞地說道:

    “對,我自己什么都不要了。是我害了她,我對不起她,她一點錯都沒有,她不該就這樣死……所以……”

    宋鴻的手指按在地上,指節已經凍的又紅又腫,他斷斷續續地吐出最后幾個字:

    “只要她還能活著就行。沒有,我,她,她只會過得……更好……”

    宋鴻跪在地上,唯恐黃思不答應,拼命地磕著頭,只求能夠換來一絲垂憐。

    “所以,大神,請救救小秋。”

    他已經放棄了所有,過去,執念,尊嚴,身份,機會,未來,只為了換取讓小秋復活。

    哪怕他自己什么都得不到,失去一切,也在所不惜。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