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創造者 > 第255章 魔宗(1/2)
    正文

    如今,兩位正道高手,連屈辱的感覺都沒有了,只有恐懼。

    他倆扶起之前的拿刀高手,連滾帶爬地走了。

    這根本不是可以抗衡的對手,兩人準備回去通知同濟,千萬不要再試圖動手了。

    陸錯在辦事的時候,黃思則是站在一旁翻看他的記憶,看了一會,說道:“哎,陸錯,我不該叫你來的。魔界怎么現在連終音都不在,只有南央一個人。”

    陸錯笑道:“可是,主人您也清楚,三界并無紛擾,只有瑣事。我們在不在,都是無妨的。”

    這話倒是沒錯,黃思點點頭,不過以后就未必如此了。

    “走吧,其實叫你來,主要是想讓你幫忙當老師,幫我教三個人。”

    黃思在這書鋪里都等了半天了,打架也打過了,書鋪老板還不來。

    估計是聽到風聲避開了吧,算了,暫時先回去安頓好陸錯,然后他再來追查書鋪的事。

    不搞清楚書鋪老板的情況,黃思實在于心不安。

    ……

    先是正道三人狼狽離開。

    然后是黃思帶著陸錯回家。

    過了好久,旁人都不敢馬上靠近書鋪門口。

    畢竟剛才可是有幾位先天高手對戰,還有人射箭。萬一有冷箭擦到自己就不好了。

    又過了些時候,這家店鋪的真正老板才匆匆來到書鋪門口。

    王柏,王氏家族族長,一個小眼睛的,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身形略微發福,穿著一身絲緞的褂子,神情焦急。

    他一方面,確實剛才不在附近,二來,也是聽說這邊有先天高手打架,不敢馬上過來。

    商人嘛,最重要的是利益,最要緊的是安全。

    現在,那幾人都走了好一會兒了,他才敢過來收拾殘局。

    他帶了幾個伙計,準備趕緊進書鋪看看到底怎樣了,并且,把要緊的東西收拾好,不能讓人發現了。

    可是,遺憾的是,王柏剛剛出現在書鋪門口,并揮手招呼他的幾名手下進去收拾亂七八糟的鋪面,場面又發生了變化。

    一輛馬車在書鋪的門口停下。

    王柏看著馬車,不禁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這馬車干嘛在書鋪大門口停著,怕不是來找事的。

    就仿佛是印證他的想法似的,馬車的門簾刷的一下拉開,兩人一前一后跳下了馬車。

    看到馬車上下來的那兩個人,王柏不由得嚇得目瞪口呆。

    她們……為什么還活著?

    ……

    日頭西斜。

    管夢,魔宗圣女,年僅十八歲,現在,正依靠著自己對魔神的純潔堅貞的信仰,尋找著人生的意義與價值。

    她把這個院子里該她干的活已經干完了,然后,因為魔宗宗主也就是她爹不讓她回去,所以,管夢在放棄一切浪跡天涯以及堅強地留下來執行魔神諭令這兩者之間掙扎了好一會兒。

    最終,她想通了,因為她想起來自己這幾天都完全沒有練武。

    所以管夢在一張椅子上坐下來,閉目打坐,先練內功。

    才不過練了一個小時,管夢就臉色發青,手指顫抖,最終停了下來。

    魔宗傳下來的這門魔功,盡管威力強大,但是也有著極其嚴重的負面效果。

    流動在管夢經脈之中的內力,是一種沉重而可怕的力量。管夢通過呼吸吐納,可以將外部的天地之氣導入自身,然后讓丹田產生魔功內力,只是,這股內力在體內循環流動之后,每一個大循環,都會給身體造成極大負擔,讓管夢有一種透不過氣來的錯覺。

    連續運功一小時,已經是她目前所能做到的極限。

    父親比她的修為要高得多,但是也無法避免這種情況。管夢曾經擔心地向他詢問過,結果父親反而提醒她說:“你知道為何魔宗每一任宗主都活不過60歲么?”

    內功高深者,壽命自然會延長,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維持青春。一般的先天高手,能活至少百歲以上。而即便是未達先天,也很少得病,無形中延長了生命。

    活不到60歲,在先天高手之中,算是極其短命的了。正常的先天高手,活到80歲以上是必然的。內功極為高深者,甚至100歲也可以想一想。

    管夢這才明白自己魔宗這套傳承下來的魔功的重大缺陷。

    它極其強大,乃是魔宗在江湖之中立足的根本,也是魔宗多次經歷正派圍剿依然屹立不倒的原因。可是,它卻是一門需要習練者付出短命代價的內功。

    然而,所謂有失必有得,魔功自身的缺陷,也讓魔宗內部變得極其團結。魔宗之中,并不是所有人都練魔功,其中有無武功的普通教眾,也有練習普通內功者,只有核心層才有修煉魔功的機會。而魔宗宗主,則必須是魔功達致先天境界的高手才能擔任。

    每一任魔宗宗主,功力越是高深,越是無法控制魔功的負面效果,因而,最終都是在用自己的命來換魔宗這個集體的生存。

    正因如此,魔宗上下,空前團結,都對魔宗宗主極為感激。而魔宗宗主,也是真正的為了這個職位嘔心瀝血,奉獻一生。當然,圣女,其實也差不多。

    可是,她依然去選擇了成為圣女。

    哪怕她明知道,成為圣女又多艱難困苦,以及魔功的習練會讓她早死。

    管夢的童年,是在江湖紛爭中度過。

    那個時候,魔宗不斷遭到正派圍攻,總部也岌岌可危。

    自從有記憶開始,幼小的管夢就發現,有好多可親可愛的前輩們,不知道哪天,就會笑著摸摸她的頭,說一句夢兒以后要好好的,然后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她也曾哭著跟父母要爺爺奶奶叔叔伯伯們回來,父母總是搪塞著年幼的她,直到有一天她親眼看到了從外面抬回來的叔叔的尸體。

    那個叔叔,前天還說要去樊河辦事,問她要不要帶禮物。

    她當時笑著對叔叔說,要一個小布偶,她看到別的小孩子有,她也想要。

    那個布偶,現在就躺在叔叔的懷里,從衣襟中露出了一半,身子已經被叔叔的血染成了暗紅色。

    她握著染血的布偶,撲在叔叔的尸身上嚎啕大哭。

    在那一刻,管夢就長大了。

    她明白了為什么那么多前輩永遠不會再回來。

    就是因為他們已經不在了,所以像她一樣的小孩子才可以平平安安地待在總壇里。

    無論是她寧靜的早晨,還是悠閑的下午,安眠的晚間,都是用他們的命為她創造出來的。

    從此之后,管夢再也沒有放松過自己。

    她接受了魔宗的訓練,也跟著父親修行魔功,后來,更是因為資質卓越而被作為圣女候選而培養。她15歲的時候,父親曾經問過她的志向。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