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創造者 > 第253章 誰給小說找了槍手?(1/2)
    正文

    “靠這是誰編的故事,未霽怎么可能會干這種事啊。”黃思很不爽,那么老實的未霽居然被人族編排成這樣,屬實過分。從文字記錄來看,估計是因為龍國滅亡之后,崖國的巫師們把前朝的神靈給摸黑了。

    以后一定要讓小可暗中操作一下,把人族的觀念扭轉過來。

    黃思看書特別快,很快就翻完了這本神話,然后又開始尋找下一本有趣的書。

    可惜,這書鋪里并沒有多少像神話故事集那樣有意思的書,最多也就一些志怪故事還能看看。以黃思的閱讀速度,這些書也沒能堅持幾分鐘。

    他在書鋪里翻箱倒柜,把每一個柜子和抽屜都打開來。這間書鋪不止有前面的鋪面,后面還有好幾個房間,里面也有不少儲存用的柜子和書架。黃思一個房間接一個房間地搜索過去,有時候遇到上鎖的柜子和抽屜,他直接一掌劈開,讓柜子變成木柴,再把里面的東西拿出來看看。

    “可讓我給找到了!這誰寫的垃圾小說!”

    黃思終于發現了他之前在路上看到的草紙上的連載小說《冷酷王爺俏丫鬟》的其他章節。

    但是,它們不是用草紙寫的,而是用一種一看就很高級的白紙寫就。

    如今的人族雖然莫名其妙的有了造紙術,但是好歹還沒有印刷術,所有的書全靠手抄。這里塞著的幾份文稿,雖然也是手寫,但是從紙質上來看,很有可能就是最初的原稿。

    黃思把白紙攤在一旁的桌子上,捋了捋順序。

    從第一回,到第十八回,都有。但是,沒有他剛才看到的第十九回。

    于是黃思再次單手劈開了這間屋子里剩下的幾個柜子。

    最后,他可算找到了第十九回。

    本來黃思是打算找齊罪證統一算賬然后把這些玩意一起付之一炬的,但是,找到十九回之后,他也隨之找到了第二十至二十五回。

    黃思看著攤在桌子上的垃圾小說,感覺有點怪。

    前面第一至第十八回,是用上好白紙寫的,紙質潔白,但是字跡就很丑陋,感覺簡直是一個不會寫毛筆字的兒童隨便寫出來的。

    而后面第十九至第二十五回,紙質就差很多,但是很奇怪,字跡反而工整文秀。

    黃思又看了一遍后面那六回,發覺即便是這六回,也分為兩種字跡。

    本來,黃思對這種垃圾小說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是,現在卻仿佛有一個未解的謎團擺在他面前,讓他陡然感興趣了起來。

    為了搞清楚是怎么回事,黃思拿起小說,強忍著對劇情和人物的不適,讀了起來。

    這是一個極其見鬼的故事。

    黃思硬著頭皮讀下去,這個故事講的是出身貧寒的女主人公與冷酷霸道王爺復雜的感情糾葛,其中還穿插著三個男配角對女主的追求,以及各種女配對王爺的覬覦和對女主的陷害等等。

    但是,這個故事似乎意外的吸引人。

    原本黃思只想批判一下,但是因為書里面一直有懸念吊人胃口,老讓人想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所以他不知不覺地順路看了下去。

    每一回都是兩萬字,黃思居然不知不覺就這樣連續看了十八回。

    靠,這小說看得停不下來啊!

    可是,當黃思迫不及待地拿起第十九回,準備繼續搞清楚男主的私生子到底是不是女主親生的、女主五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現在她這么牛逼等等問題的時候,他發現書好像變了一個味道。

    還是那熟悉的裝逼、打臉套路,但是熟悉的有點過分了。而且味道也不太對,沒有之前那種有趣的感覺了。

    他匆匆翻完剩下的六回,后面這六回不但不好看,風格也變了兩次。

    結論出來了。很明顯,這本書,有三個不同的寫作者。

    “這什么垃圾老板!居然不讓原作者繼續寫這本小說了!”

    黃思把小說摔在桌子上,憤憤不平地道。這明顯是找了別人續寫的,而且續寫者根本沒有原作者的功力,就只會照樣模仿,后面六回寫得一點也不好看。

    別讓他發現是誰寫的,又是誰出版的,不然他一定弄死老板和續寫者。

    過了一會,黃思忽然又醒覺過來。

    不對啊,這不是垃圾小說嗎?它怎么看都是角色失真,情節扯淡,三觀爆炸,為什么看得他欲罷不能?

    垃圾小說太可怕了!

    用懸念惡意拖住讀者,再用套路惡意挑撥讀者情緒,讓人不知不覺地進套,從而無意中接受了神奇的情節與炸裂的三觀。

    這樣的書,擱現代還好,若是出現在古代,毫無抵抗能力的人族多半會被直接洗腦!

    就在黃思為了垃圾小說的危害而煩惱的時候,書鋪的門口,終于來人了。

    外面,有人運起內力,用極其洪亮的聲音沖著書鋪內叫道:

    “書鋪里的那位朋友,既然來砸場子,何必藏頭露尾,不如出來和我們見見?”

    黃思之前已經翻閱過管明等人的記憶了,對目前人間的武林情況有所了解,也惡補了一下關于武功的知識。

    現在他也知道怎么用內氣讓聲音變得更響,以及還有聚音成線,稍遠距離傳音等等技巧。

    只不過黃思根本沒興趣用這些技巧。

    他從書鋪里間出來,看到書鋪門口站著三個人。

    其中一個是前天見過的張永。

    還沒等他們繼續說話,黃思搶先開口了:“你們叫什么名字,趕緊講。”

    除了張永外,其他兩人都是一愣。

    好在杜則畢竟是昌國宗室出身,經驗豐富,為人穩重,不會輕易被人打亂陣腳,他輕咳一聲,說道:“在下乃是本國宗室,姓杜名則,這兩位友人都是正氣樓內的江湖豪俠,不知這位朋友來自何方,師承何人,又因何故砸了王家的書鋪?”

    黃思聽完杜則的這段話,輕輕拍手,贊揚道:“講得很好!”

    杜則是真的沒想到他會這樣說話,愕然問道:“怎么?”

    其實黃思是很滿意他這句話的武俠風味,但這話卻不必講出來。

    “你這人不錯,很直爽。那么,”黃思看向另一個人,“你又叫什么?”

    黃思是真的感覺挺不錯的,地球那邊其實算是無武世界,而傳統的武俠小說應該算作低武世界,而他,居然在綠色這邊培養出了一個低武的社會環境,不知道這樣的低武世界會有怎樣的發展,以及未來會衍生出怎樣的社會結構,想想就令人期待呢。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