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創造者 > 第243章 無法相比的二人(1/2)
    正文

    墨下在一旁說道:“父親,她應該是完全聽不懂。”

    “我講得明明很好懂,我看是她在假裝不懂。”黃思說道,“因為她的心中存有階級差距,不想承認我的話是真理。”

    管夢擦桌子擦得更加大力了,她好窩火。

    墨下:“其實我覺得,主要是因為父親自己在一旁吃土豆,還讓她好好勞動吧……”

    黃思又拈了一塊土豆吃,“我不一樣啊,我是資本家……噢不對,我是雇主。”

    聽到墨下在那邊說話,管夢有些好奇地看著他。

    第一眼看到墨下的時候,她就覺得這簡直是一位容貌極美,姿態高雅,卻又偏偏有種淡漠氣質的絕世美人。雖然一看就知道她不會武功,但卻讓人生不出一絲輕視之心。

    結果,這位美人一開口,管夢懵了。

    最開始在門口說話的時候,管夢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現在,多聽幾句,管夢確定了,這是男的。

    這人聲音是完完全全的男性嗓音,低沉而有磁性,非常好聽。

    可是看起來明明就是女的啊!

    管夢的內心裝滿了問號。

    就這樣,在管夢辛勤的勞動之下,這間大院子中的一間廳堂被她收拾得窗明幾亮,不但達到了黃思之前所說的能坐人的程度,甚至猶有過之,簡直就是干凈清爽,讓人看了就舒服。

    管夢平時都沒做過這些事,現在,全憑內心一股堅韌不拔的志氣在做,越是受到折辱,她越是要好好完成父親的囑托,把事情做好。

    黃思坐在干凈的椅子上,看看四周的環境,滿意地點頭。

    “管夢,過來。”

    雖然內心極度不情愿,但是管夢身為一個訓練有素的圣女,依然還是按捺住內心的悲憤,來到黃思的身前。

    “你合格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這間院子的專屬工作人員了。來,拿著這個。”

    黃思說完,掏出一根金條遞給管夢。

    “自己去找附近的房子,買也好,租也好,自己住下來。搞定之后,就回來我這里報道。”

    聽了這話,管夢倒是松了口氣,她還以為這人要把她留在院子里,那樣的話……管夢不免會有很多可怕的想法。現在明顯這人是不打算讓她住一塊了,倒是讓她輕松了不少。

    黃思卻是為墨下考慮,墨下不喜歡與人相處,只除了和他。所以肯定不能讓管夢留宿在院子里了,那樣會讓墨下很不習慣。

    管夢走出院子大門,把門合上。

    她四周一看,張永居然還留在外面,正好奇地看著她。

    雖然明知道這人應該是不曉得院子里發生了讓堂堂魔宗圣女臉上無光的事情,管夢還是立刻帶上了面紗,并且狠狠撂下一句:“看什么?再看把你眼珠挖出來。”

    張永訕訕的有些不好意思,他好歹也有個40歲了,年齡一大把,這圣女年齡都足以當他女兒了。他本來只是好奇才跟蹤黃思,現在卻顯得像個登徒子,完全沒有正道俠士的風范。

    想及此處,張永便走了,他得去通知其他的江湖同道,小心這里住著的人。一開始他只是以為這人仗著武功高欺壓良善,卻不料他還與魔宗的人有關系,那么,其邪道身份更是坐實,必然是什么了不得的大惡人,得回去打聽商量一下才好。

    管夢也不管這人了,她匆匆而去,只想趕緊回去找父親問清楚。

    ……

    一個怒目圓瞪,帶著血污的頭顱,被宋鴻給摜到了柜臺上。

    “交貨了,涂胖子。”

    涂化抬了抬眼,嘆道:“宋鴻,你能不能別老整這么血腥,你看,直接丟腦袋,把我給嚇了一跳。”

    宋鴻遞上竹牌,聞言鄙夷地道:“別跟我裝,你會不會被嚇到,當我不知道?”

    “我嚇不到,可人家小秋姑娘被你嚇到了啊。”

    涂化接過竹牌,檢查了一下人頭,然后拿出算盤,噼里啪啦的開始結算報酬。

    宋鴻看了小秋一眼,小秋連忙挺起瘦弱的脊背,站好。

    “她若是能被嚇到,說明定力修為還不夠,需要好好再練練。”宋鴻不在意地說道。

    涂化一邊算賬一邊注意著小秋,他的觀察力比宋鴻要敏銳,看得出那姑娘望著宋鴻時眼中的那一點崇拜與期盼。

    他搖頭嘆息:“真不知道你是為了什么才收她當徒弟,若是夏姑娘知道你……”

    這一句話,可就捅了馬蜂窩。

    宋鴻沖著涂化就是一拳,拳頭夾帶著風聲。

    涂化瞪圓了眼睛,大叫一聲:“你來真的啊!”整個人連忙一個后仰,將拳頭間不容發地避了開去。

    宋鴻一拳沒有得手,手又連續變招,劈,抓,打,一套招式下去,涂化搖晃著他肥胖的身體,連連避讓,雖然驚險萬分,卻一毫都沒讓宋鴻碰上。

    “你這人有毛病!開個玩笑這么認真!”涂化哇哇大叫。

    宋鴻終于停手了,他的表情變得有些猙獰:“你再把我師父和別人放一起比,休怪我翻臉用劍!”

    涂化忙道:“不敢不敢。”

    宋鴻最擅長的還是劍法,手腳功夫并不算最強,他沒出劍,就代表他并不想真的對涂化動手,這點涂化還是清楚的。

    涂化偷摸看了眼小秋。

    果然,那丫頭的臉色有些黯然。

    應該是那句“和別人放一起比”的原因吧。

    涂化心中暗自搖頭,卻也明白,這事,他管不了。宋鴻的師父,就是他心中的一塊逆鱗,誰碰誰死。宋鴻為什么收小秋當徒弟,其原因涂化清楚,宋鴻也清楚,只是這種事,不能捅穿。要不是看在涂化是多年老友外加一幫之主,只怕宋鴻真的要動手砍人了。

    算好帳之后,涂化遞給宋鴻報酬,一兩金子,十二兩銀子。就這些報酬,足夠普通的三口之家五六年的用度。不得不說,黑活兒就是來錢快。

    兩人交談了一陣,宋鴻再次接走了一個任務。

    出了這地方,宋鴻并沒有急著做任務,而是一轉身,向著一條熱鬧的街道走了過去。

    不多時,他就出現在了一家酒鋪之中。

    扔下一串錢,要來三壺酒,宋鴻坐在桌子上,提起酒壺,對著嘴就往喉嚨里灌。**辣的酒液只穿入喉,將喉嚨燒灼得微微疼痛,但宋鴻卻仿佛渾然未覺,只知道不停地喝著。

    小秋抱著布袋坐在一旁,擔憂地看著師父。

    她師父沒有給她點飯,她也沒自己去要,只是坐在一旁守候著。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