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創造者 > 第162章 天罰(2/2)
    來到了荊國國都之后,黃思用意識掃描了一下整個王城。

    “這個點,我看看……嗯,大部分人還是起來了,不愧是古代,晚上不怎么熬夜,早上還起蠻早的。”

    說著,黃思聯絡上了小可。

    “敲鐘,沙漏動畫打開,錄我的聲音。”

    “是,主人。”

    悠遠的鐘聲從天際傳來,在整片人族聚居區震響。

    有的人還在睡夢之中,而有的人剛剛清醒,驚訝地聆聽著鐘聲。

    也有的人意識到了鐘聲意味著什么,慌忙打開房門,向天上看去。

    “荊國溫靈,乃天神轉世,下凡教導人族,卻遭人族之害!”

    “荊國太子,殘害手足,罪大惡極,天罰降世!”

    隨著這冷漠的聲音在全體人族的區域響起,空中的沙漏出現了變化。

    第三縷沙礫從沙漏的上方沿著細細的頸口滑落,為下方的沙礫又舔了一筆,這也就意味著,人族的罪責再添一條!

    黃思帶著溫靈,矗立于荊國王都上空,看著下方慌亂的人群。

    很多人都抬頭看向空中,但是他們很難看清空中的人,畢竟離的太遠,就算沒有云霧影響,最多也就能看到一個小點。

    他們的目光注視著沙漏,并且為伴隨著鐘聲而來的神靈話語而顫抖。

    這是第三次了吧?

    這一次,神靈明確給出了兩個信息。

    其一,溫靈乃天神轉世。

    其二,溫垣殘害手足?

    所有人都明白了,一定是溫垣試圖對自己的親哥哥下手,可是,溫靈卻是奉了使命下凡的天神,才導致這一行為觸怒上天!

    溫裕也從王宮之中出來,驚駭地望著天空,當神靈的話語響起之時,溫裕的心也隨之揪痛。

    他的兩個兒子,一個殘害手足,一個被害?

    溫靈,現在還活著嗎?還是受了傷?

    溫裕再也等不下去了,他大聲呼喚著:“來人,給我把城衛軍調集起來……”

    空中,黃思決定執行天罰,那么首先就是要找到溫靈的弟弟。這當然不需要問他弟弟是誰,就算問了也沒有用啊。作為眷族的靈魂主人,當然是翻記憶來的比較快。

    所以黃思直接從溫靈的記憶中找到了溫垣的外貌特征,然后分心萬用,與王都中所有人的長相作了個比對。

    溫垣正在太子府里,他正憤怒地吼叫著。

    “住口!那一定是假的!那是邪神!是魔神在蠱惑人心!”

    “我沒有……啊!”

    一股無形的力量將溫垣直接揪了出來,越過窗戶。

    溫垣從未有如此刻般恐懼,他的身形在空中劃過,然后被無形的力量甩在了王都中央的一個祭壇上。

    這個圓形的祭壇,并無具體的神靈標志,乃是人族平時做各種祭祀儀式所用。

    天空之中,響徹神音:

    “天罰溫垣。”

    然后,所有人都看見了,在王都的祭壇上空,有一塊黑色的石碑正從無到有,填充形成,而溫垣則被無形的力量壓在了祭壇上。

    就在石碑完成的一剎那,它直線下墜,然后,就是意料之中的血濺三尺!

    溫垣被石碑直接擊殺在了祭壇上!

    周圍的人族集體發出恐懼的驚叫。

    從頭到尾,神靈沒有給予溫垣任何的容情與分辨的余地。目擊此景的人族終于意識到,此乃徹徹底底,近在咫尺的神跡!

    沒有人膽敢靠近祭壇,即便是溫垣的血陸續從石碑下方滲漏出來,也沒有人有靠近的想法。

    民眾們就近跪在地上,向著石碑膜拜,他們為神跡而震驚,更為天罰而恐懼。

    沒有人可以抵御神的懲罰!

    溫靈的身軀高速下墜,他意識到了自己正在被送回王都,于是大聲問道:“尊神,我們還會見面嗎?我要找您的時候,還能再向您祈禱嗎?”

    “不能,因為我一般在睡覺。”

    朱堯已經轉世二十多年,他一直沒有使用向靈魂主人祈禱的那個通道,導致黃思都忘記關掉了。這次黃思本來都已經脫衣服躺上床準備好好睡覺,結果就被溫靈的祈禱打擾了。

    考慮到一覺睡醒搞不好溫靈已經涼了或者社會性死亡了,黃思還是過去幫他解決了這個麻煩。

    順便坐實了溫靈的神靈轉世身份,讓他不必顧慮那么多,好好地當他的人族導師。

    既然都已經是神話時代了,不多幾個臨凡神祇怎么可以呢?

    黃思搞定他的事之后,立刻把祈禱通道關掉,睡覺去了。

    溫靈的身軀輕輕落到了王宮之中,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此時正是寒冬,然而這位名叫黃思的神靈,雖然并非他的父母,卻讓他感覺到了被關照的溫暖。

    溫靈穩定了一下情緒,然后,向著父王的宮殿走去。

    王都之中,祭壇周圍。

    隔了很久之后,一些市民才敢小心翼翼地靠近祭壇與巨大的石碑。

    這個時候,流淌出來的血液已經被寒冷的天氣徹底凍結,覆蓋在地上。

    石碑之上,鐫刻著兩個大字:“天罰”。

    看著這兩個字,再看著石碑下方已經化為冰渣的荊國太子,所有人只覺得寒風徹骨,心頭冰涼。

    半年后。

    “父王,母后,你們與其勸我,不如盡快生個弟弟。”

    溫靈穿著一身平民的教師服飾,坐在宮殿之內,看著圍在自己身邊的父母,心下一片無奈。

    溫垣被黃思一碑砸死,爽快是爽快了,可是后果就是溫裕只剩溫靈這唯一一個兒子了。

    本來今天已經選好地址,買下王都之中一間大莊園,準備改建為教學用的書院,可還沒等他安排好改建的事宜,就被父王一道命令給召進宮中。

    他還以為是什么大事,結果又是父母二人輪番勸他回來當太子。

    聽了溫靈的話,溫裕嘆道:“如今的荊國,除了你已經并無人可以繼承王位,你就算回來掛個名也好啊。”

    溫靈卻神智清醒:“父王,您要我掛名,無非還是想要我哪天迫于形勢接任吧?但我志不在此,還請父王不要再勸我了。更何況,就算父王不再生子嗣,不是還有妹妹嗎?她天資聰穎,想必也能成為合格的女王。至于我,一心只想建立道院,傳道授業而已。”

    炎儀其實也希望自己兒子能夠回來當太子,只是,她又不忍強迫兒子。

    更何況……夫妻倆對視一眼,都明白了彼此眼中的顧慮。

    溫靈是他們兒子,但同時也是臨凡的天神啊!

    去年,命運鐘聲響起之時,神示可是明確說過了,溫靈下凡為的是教導人族,這可是他的使命。

    溫裕與炎儀就算再希望自己優秀的長子可以成為太子日后繼承王位,也確實要考慮違逆天意的后果。

    “爸,媽,真的,你們不如從現在開始起培養妹妹,妹妹現在15歲,正是可教育的時候。”

    “至于我。”溫靈站起身來,隨著他沉穩的步伐,一種強大的氣場隨之而起。他笑道:“父王,母后,你們覺得,這大荊國,真的能束縛得了我嗎?”

    溫裕與炎儀心下震撼,在他們眼中,溫靈的身形正如人中之龍,正要乘風而起,一飛沖天。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