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創造者 > 第60章 黑暗中的人
    他什么都沒跟墨下說,但是墨下在屋里發現了自己的父神出門了。

    這是數年來,確切來說是他誕生以來父神第一次從這個房門出去。

    墨下驚呆了。

    他有些不知所措,想了想,墨下開始聯絡天道,也就是小可。

    小可什么都知道,可是小可是沒有人格的,它只是簡單地回復了墨下:

    “主人有事出去一下,等會就會回來。”

    小可回復信息的規則是根據權限而定的。

    在小可的邏輯回路中,黃思的權限是infinity級,也即無上級,任何信息情報都以供給黃思為最優先。

    這一設定確保了小可成為了最優秀的智能助手。

    而十二位人工智能則是平級,都為s級。

    他們有權知道比較核心的信息。

    但是不少信息的評級比s級高的,就不能透露。

    還有不少信息在小可的判斷中不適合對他們講清楚的,也不會細說,比如這次的事情。

    但是一些他們需要知道的事情,小可還是會告知。

    至于小花這種,以及所有的人族,當然都是n/a級啦,也就是完全沒有評級。

    小可的這種設定,在黃思不想廢話的時候特別好用。

    無需費心一一通知,小可自然會操辦一切。

    所以這次黃思也一個人都沒說,就自己出去了。

    黑暗空間里沒有任何方向指使,好在黃思在沿路上都留滿了小機器人作為路標,所以一點都不擔心迷路。

    黑暗空間里豈止是黑暗,同時還有寂靜。

    黃思甚至連自己的心跳和血流聲都聽不見。

    仿佛一切都被無形無質的黑暗侵染與滲透了。

    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如果是正常人,搞不好待一個小時就要瘋。

    還好黃思對此無所謂,他的意識可以外放周身,比眼睛耳朵這些**感官好用多了。

    區區聲光的消失,又有什么要緊呢?

    更何況,他與創造書的聯系還在。

    書被他放在家里的柜子上,隨時可以回檔。

    黃思隨時保持著最大13公里的精神力場籠罩,向第二圓盤的方向移動。

    黑暗空間中并無阻礙,他與第二圓盤的距離被快速拉近。

    15公里,14公里……一直到距離13公里的時候,黃思精神力場的末端終于觸碰到了第二圓盤的表面。

    精神力無法滲透進去,圓盤仿佛有一股無形的屏障阻止著黃思的意識。

    和第一個圓環差不多的原理嗎?

    黃思有些期待,然后繼續向第二圓盤靠近。

    飛到還有5公里的時候,黃思停下了。

    他覺得還是先遠距離操作一下比較好。

    主要是為了安全。

    現在只有5公里,精神力場的強度可以更強一點,于是黃思再次用精神力包裹住那個圓盤,意識化面為點,試圖進行突破。

    不行,圓盤猶如銅墻鐵壁,一點也突破不了。

    黃思本想放棄,但又一想,如果是物理攻擊的方式呢?

    他立馬發動造物力,在第二圓盤的表面凝聚出一個圓錐形的鉆石。

    “我就不信控制鉆石砸不開,……咦?”

    黃思剛把足球那么大的鉆石造出來,就感知到圓盤發生了變化。

    他用意識看到了——圓盤在黑暗之中,突然發出了一層光暈!

    這是黑暗空間之中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要知道黑暗空間根本無法讓任何光線傳出傳入。

    怎么可能會有物體可以在其中發光呢?

    這不科學,黃思心想。

    然后,一件更不科學的事情發生了。

    “孩子,來我這里。”

    黃思猛地一個激靈,這是誰在和他說話?

    他下意識地就感知出來,應該是那個圓盤。

    “你是?”黃思試圖用意識和圓盤對話。

    “我,用你的語言體系來說,應該算是你的前輩吧。”

    對方的話語是直接通過意識傳過來的,這樣,即便是語言不通,黃思也能明白其中含義。

    黃思冷靜了一下,對方身份未知,危害度未知,自己不能貿然聽從對方的指示過去。

    “請問,有什么要對我說的嗎?可以在這里跟我說。”

    黃思用意識問道。

    對面的聲音好像覺察出來了黃思的警惕,它發出了一聲輕笑:“不用這樣。我只是一個過去的殘片,既然被你激活了,以后也就會逐漸消散了。”

    黃思完全不為所動,只是停在那里,精神警惕,隨時可以調動防御與攻擊。

    只是,對方說了這么一段話之后,就再沒有吭聲。

    圓盤的光亮,也減弱到了一個微弱的程度。

    黃思又等了一會兒,見對方確實沒有任何動作,這才緩緩向發光圓盤飛過去。

    直到飛到1公里以內,黃思才真正從視覺上看見了屬于圓盤的那個光點。

    黃思試著用意識喊了句:“前輩?”

    聲音回應了,嘆息道:“你啊,我叫你過來,只不過是因為這塊靈魂碎片被設置為只能被創造之力激活,也只有在激活對象的50米內才能顯像。你充滿警惕是好事,但是,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還是快點過來吧。”

    黃思想了想,決定還是賭一把。

    難得發現一個如此神奇的圓盤,不進行接觸是不可能的。

    最終黃思還是來到了發光圓盤的50米范圍內。

    隨著他的靠近,圓盤再次發生變化,圓形的形體突然直接消融,最后,形成為一個約莫50歲的中年男人形象。

    中年人看起來與地球人極其相似,他的眼中充滿了溫柔與智慧。

    而且,他的形象仍然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在黑暗空間中清晰可見。

    黃思問:“你是不是想說,讓我靠近就是為了讀取我的生物學資料,然后按我們地球人的外形生成一個我能夠理解的形象?”

    中年人失笑搖頭,他說道:“這個還真的只是我的原始形象。雖然我可以化身萬億,但是,最初的形態,確實和你的人種幾乎一模一樣。”

    黃思立刻脫口而出:“既然和我差不多,那你知道我的故鄉地球嗎?你知道怎么回去嗎?”

    這才是他最關心的問題,不管對面這個莫名其妙的人存著什么心思。

    中年人倒是有些疑惑:“地球?我從未聽過這個地方,你能說得清楚一點嗎?”

    黃思耐著性子解釋道:“太陽系你知道嗎?”

    “沒聽過。”

    “銀河系呢?”

    “不知道。”

    “這樣吧,你所知道的宇宙中,有沒有這樣的漩渦星系?”

    說著黃思用造物力生成一張紙,然后意識直接在上面繪制了銀河系的形狀,大致標出了懸臂的數量、形態、位置。

    然后又按照記憶中的天文學知識,在附近標注了其他幾個地球人已知的星系。

    “有印象嗎?”

    黃思把紙丟給中年人,中年人伸手接過,他身上的毫光映照著紙,看得清清楚楚。

    “我確實沒有見過類似的星系分布,漩渦星系在宇宙中非常多,你有沒有可能畫得有方位偏差?”

    確實可能畫偏了,畢竟黃思只是根據自己對維基百科里相關頁面的大致印象來畫的。但是,從這人的反應來看,靠他找到地球的希望渺茫。

    黃思嘆道:“算了,沒見過那就沒見過吧。”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