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創造者 > 第38章 超越于時代之人
    綠色世界時間,四個月后。

    黑子的蹤跡被人族發現了,他逃到了先前曾經被派過去,然后又逃出來的那個猿人族群。

    這一次,黑子帶給了那些猿人許多意外,這些是他精心準備,準備拿出來裝神弄鬼的。

    從實驗室里偷來的極為鋒利的水果刀、會自行發光的太陽能小電筒,等等這一些實際用處不是很大的小物件,正是黑子逃出來后的依仗。

    靠著這些東西唬人,黑子做了猿人族群的頭兒。

    綠色世界的原始猿人盡管愚蠢,但戰斗力并不差,用起蠻力來,也可以與手持木制、石制武器的人族拼個幾回合。

    藏身于猿人族群中數月后,黑子還是不慎被人族的探子看到了。

    這個消息報了回去之后,人族中不少人都嚷嚷著要找黑子報仇。

    這其中自然有樹子,有小花的親屬,同時也有一些先前追隨黑子出來的人。

    那些人來到樹子這邊才意識到,自己當初是被利用了,黑子不過只是拿他們的尸體為自己鋪路罷了。比起普通族人,這幫人對黑子仇恨更深。

    再加上,已經立穩腳跟的人族,原本就需要對外擴張區域。而擋在擴張路上的那個猿人聚落,則正好是一個需要下手的目標。

    于是,留下一部分戰士看守方山后,樹子帶著一百多名最為優秀的戰士,向著北方的猿人族群而去。

    一開始,不論是黑子,還是猿人族群都沒把這些人放在心上,畢竟那個猿人族群可是個大群落,有一千多號猿人。

    而且猿人族群作為本地土著,占據地利,可以利用只有它們才熟悉的優勢地形擊敗來敵。

    晚上。

    樹子帶著一百多戰士靜靜地埋伏在猿人族群外圍,這一天風很大,但好在風向是往右邊吹的,上風口不在他們這邊,不虞因為氣味而被發現。

    很快,探子回來報告,前面的猿人聚落中大多數猿人已經睡熟,只有幾個人在看守。

    “黑子在哪?”樹子低聲問道。

    探子搖搖頭:“沒看見黑子。”

    “一起上吧。”樹子最終還是決定直接動手。

    十幾分鐘之后,原本安靜的猿人聚落,很快就被戰斗的聲音所充滿,火焰在其中熊熊燃燒起來,火光沖天而起,照亮了附近數公里的距離。

    黑子慌不擇路地逃竄著,他沒想到猿人敗的這樣快!

    這個地方已經沒救了,那些人竟然如此狡猾,利用智力上的優勢,對猿人進行了突襲。

    猿人主要還是依循本能進行戰斗,雖然人族的身體素質可能不如整天在樹林里覓食的猿人,但在晚上,剛剛被吵醒的時候,猿人們還處于迷糊狀態,卻是遠遠勝不過拿著武器的人族。

    更何況,人族還有神弓!

    黑子不由暗恨那位曾經救過自己的天神,憑什么別人的神靈可以給樹子那么好用的武器,他就只能像耗子一樣四處逃竄?

    他可也是神眷之人啊!

    嘴里不干不凈地詛咒了幾句之后,黑子咬著牙繼續往前跑。

    他還有機會,只要他能逃到下一個猿人的聚居地,就能繼續利用手里的小物件來唬人,從而繼續做他的人上之人。

    “咻!”

    一只箭陡然破風而來,插在了黑子的肩膀上。

    黑子劇痛之下,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

    他向后看去,在閃閃的火光中,他看到了一個人,正握著神弓,威風凜凜。

    是樹子!是他渴望殺掉而又沒殺死的那個人!

    “該死,小花該死,你也該死,為什么我當初沒有殺掉你!”黑子恨得咬牙切齒,整個人連滾帶爬地向后退,想要脫離弓箭的攻擊范圍。

    然而,第二只箭又立刻射到!

    “哚!”的沉悶一聲,黑子的右腿再次中箭!

    黑子痛呼,緊接著,第三箭當胸射到,直接要取他的性命!

    黑子急忙一個扭身,堪堪避開了要害,箭頭沖入他的腹部,強大的沖力帶著他的身體向后拋飛。

    伴隨著凄厲的慘叫,黑子直接掉下了懸崖。

    “族長,他掉下去了,應該活不了!”

    “追,不看到他的尸體,我不放心!”

    樹子帶著幾個人,尋找著下懸崖的小道。

    黑子中箭的身體重重地摔落在地上,巨大的沖擊力瞬間便摧毀了他的生機。

    血從他的頭顱上溢出,污染了他的視線。

    “死……我死了嗎?……神啊,救我,快救我!”

    喉嚨被大量出血堵住的黑子,不能再發出一絲聲響,而只能在心中拼命地嘶吼。

    黃思其實一直在旁邊看著。

    他來這里,就是想見見黑子最后一面。

    這個人,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

    黃思輕聲說道:“我已經稍微看見你的靈魂了,所以,你應該快要死了。”

    黑子想:聲音?他聽見了聲音,是神?是神來救他了!

    他的喉嚨里發出呼嚕嚕的聲響,想要說出話來。可惜,那只是血液混和著氣泡的響聲。

    “其實,把你留到現在,只是我個人的一點興趣而已。”黃思隨手捏了一具自用的義體,然后在黑子旁邊坐下,觀看這個世界上他唯一最為關注的人族的死亡。

    其實在黃思看來,無論是樹子,還是小花,還是千千萬萬的人族,都沒有什么太特別的地方。他們是生是死,命運如何,黃思都不過當作歷史進程的一部分來看待。

    但是,無關道德與否,黑子確實是他比較關注的一個人。黑子自稱受眷顧,從某種意義上也沒有說錯。

    “你知道你為什么會死,為什么會輸嗎?”

    為什么?黑子在心中怒吼著,不是因為你嗎!因為你沒有給我神器,沒有眷顧我,我才會落得如今這副田地!

    黑子的靈魂如今已經微微出現離體征兆,黃思甚至可以透過這個靈魂看到他的情緒波動。

    黃思沒有打算出手做什么,只是平靜地說了下去:

    “那是因為,你的思想與行為,超越了你所在的時代。”

    “你很聰明,懂得利用手頭的一切資源。”

    無論是在地界那安逸的生活中,還是出來之后的日子里。

    “你是階級壓迫的實施者,你是宗教恐怖的萌芽,你愚弄了大眾,宣揚了君權神授的謊言。如果你晚生數千年,你會過得比現在更好。”

    “然而,現在是原始社會。”

    黃思抱著雙膝,看向遙遠的星空,這個世界里的星辰也很美麗嘛。

    “過于原始的生產工具,過于低下的生產力,讓人類族群無法提供足夠可供剝削的剩余價值,既然根本沒有剩余價值,也就無法建立基于剝削、聚斂與壓迫的階級統治。”

    “在地界培養部的時候,你們獲得的所有食物都有機器人幫你們種植,等你們采收,相當于是被供養著。這個時候的人族有著可以被你剝削的剩余價值。”

    “然而,一旦他們和你一起逃出去,不再擁有伊甸園般的生活之后,你的欺騙與壓迫就無法長久,或早或晚,其他人終將離你而去。”

    夜風從二人的身邊掠過,刺啦作響,刮去了原本糊在黑子眼珠上的血漬。

    仿佛是彌留之際,回光返照一般,黑子掙扎著抬起頭來,看向黃思的方向。

    他的喉嚨斯斯作響,然后,最終擠出一句不成語調的話來:

    “原來,你是這個模樣……那,告訴我,你是神嗎?告訴我,你到底是真正的神靈……還是……只是我將死之時的幻想……”

    黃思看著他,說道:“我是普通人。”

    聽到了這個完全不曾預料到的答案,黑子的軀體又掙扎了一下,然后,就徹底無法動彈了。

    黃思看著黑子的靈魂從他的軀體上冒出來,然后漸漸消散。

    他伸手抹上了黑子的眼皮。

    “不同化你,是我對你的尊重。”

    尊重這個有趣的靈魂。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