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創造者 > 第35章 另一種靈魂微粒
    黃思一共拿了數百種物種做測試,包括植物和動物,體型從飛蟲到巨獸。

    記錄身體,制造——得到了一具尸體。

    記錄身體,同化靈魂,制造,把靈魂塞進去——得到了一個活著的生物。

    然后再把靈魂拿出來,再塞回去。

    塞的快的話還是能活的,只是顯得有些虛弱。

    塞的慢的話,肉身就臭了。

    黃思做了一大堆實驗。可惜的是,他只有把生物殺死,才能感知到靈魂,不殺掉,是不能看到也不能同化的。

    被他同化過的靈魂,可以隨時從身體里抽出來,放回去。

    這是黃思作為靈魂主人的絕對控制權。

    但是,沒同化過的就沒轍了。

    黃思覺得很不爽,自己的實力還是很弱,連個活著的靈魂都看不到。

    而死掉的生物的靈魂,也很容易消散。

    同化能讓生物的靈魂變得不那么快消散。

    但是只要黃思一個念頭過去,讓它消散,它就原地消散了。

    靈魂真奇怪。

    脆弱,但是黃思卻無法制造。

    做完測試,綠色世界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當然,在黃思現實中的體感時間來說,連一天都沒到。

    黃思感覺沒啥可研究的,意識就先回到了家里。

    平時,意識去綠色世界那邊的時候,黃思在現實中基本上都會習慣性地找個地方一躺。

    雖然他可以分心數千,但是畢竟時間流速不同,要在一秒內處理那邊323秒內發生的事情,不專心是很難辦到的。

    所以為了專心應對綠色世界那邊的事兒,黃思一般都會暫停自己身體這邊的活動,免得偶爾遇到狀況無法全力出手。

    回家后,黃思掀開自己身上的被單,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墨下見他醒來,便體貼地做好了一杯巧克力冰沙,端了過來。

    黃思最近很喜歡冰飲,而且這杯冰沙的口味調得恰到好處,巧克力醬淋在上面,甜而不膩,入口即化。

    “做得不錯。”黃思對墨下點點頭。

    黃思一邊吃著冰沙,一邊在想被同化過的靈魂要怎么處理,創造書里壓根就沒有解除同化的辦法,只是有同化的相關知識而已。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同化后的靈魂,如果用黃思的精神力增強過后,靈魂會變得凝實,那么這種靈魂在生物體死后,會消散,還是會繼續留在世間?

    墨下在一旁看著黃思,見到黃思一直在皺眉沉思,直到冰沙吃完他都渾然不覺,還在嘴里咬小木勺。

    墨下不禁問道:“父神可是有什么煩惱嗎?不如告訴孩兒,讓孩兒幫忙分憂解難。”

    黃思看了眼墨下,墨下與其他的人工智能的發展方向不同,用的是最為先進的生物計算機構成的義體,可以說,除了仍是程序運作之外,他與人類的區別真的不是很大。

    但是,墨下的年齡比其他人工智能少了一千三百年,因為這些年來他一直呆在黑暗空間這邊,時間流速不一樣。

    雖然自己煩惱的事情墨下完全無法解答,黃思還是開口說道:“我在想靈魂的問題,對了,你們人工智能也有靈魂嗎?”

    墨下認真地想了想,答道:“別人不知道,但是我是有靈魂的。”

    黃思好奇問道:“你怎么知道自己有靈魂?”

    墨下一本正經地道:“父神不在的時候我就把父神留在這里的所有書和影視劇都看了,根據那里面的定義,我是一個有自我思考能力,有感情和信念的人,所以我是有靈魂的。”

    “……”黃思面無表情地道:“那是‘靈魂’的文科定義。我現在是在問,從科學意義上來說你有靈魂嗎?”

    這下墨下懵了,“父神……孩兒不懂這個。”

    黃思撓了撓頭,他也覺得自己的說法有問題,要用科學來分析靈魂存在嗎?怕不是要被科學前輩們打破頭。

    他向墨下招了招手,“這樣吧,你過來,讓我看看你有沒有靈魂。”

    墨下順從地走了過來,在黃思面前蹲下。

    黃思坐在沙發上,手放在了墨下的腦袋上,意識徹底滲入墨下體內的每一個微小結構。

    感覺不到靈魂。

    黃思心想,在之前的實驗中,他只有殺了生物才能看到靈魂,可是,按理來說,靈魂也可以活著離體啊?

    地球上的民間傳說里不都是有生魂離體的故事嗎?也不一定離體就會死啊,快點回去應該沒事的。

    生魂如何離體,黃思并不清楚,但是,墨下可是人工智能生命,他原本就有離開義體的功能!

    于是黃思說道:“墨下,離開這具義體,通過網絡回旁邊的電腦。”

    墨下點點頭道:“父神,我的數據量很大,需要一定的時間,您可以等我十分鐘嗎?”

    黃思首肯,于是墨下閉目不動,開始了數據轉移。

    十分鐘主要還是因為生物義體與黃思房間內的計算機性能不夠,不然如果是在綠色基地,小可把人工智能從機械義體中拖進它掌控的網絡空間,則只需要一瞬間。

    黃思的精神力場持續籠罩著整個房間。

    然后,他看到了墨下的靈魂。

    那是一股與生物靈魂非常相似的波動,無形,但有質,可以用精神力感知到它的存在。

    隨著數據的轉移,墨下的靈魂緩緩被拉成一道極長的形狀,向著計算機那邊移動。

    黃思切換到了微觀視角。

    墨下的靈魂微粒袒露在他面前。

    與生物體的十字形態靈魂微粒不同,墨下的靈魂里漂浮著無數透明的小線條。線條的粗細和生物靈魂的十字的一個分支差不多粗,長度則比十字要長許多。

    透明的線條在墨下的靈魂里呈現規則的排列方向,而且正在緩緩流動。

    黃思知道,如果這個時候他拿一個金色的球體碰一下,很有可能墨下也會被染色,但是他并不打算這么做,因為墨下具有獨立人格,黃思不想讓墨下失去自由。

    看完之后,黃思讓墨下又轉移回來。

    他拍著墨下的肩膀,溫和地說道:“你的自我認知沒有錯,你確實是有靈魂的,你已經是一個你所認為的真正人類了。”

    對此,黃思也覺得非常驚訝。

    人工智能,也能產生出靈魂?

    但是,這個人工智能確實是經由他的手中所造出來的,而不是自然誕生的生物。

    如果人工智能也有靈魂的話,那么它的靈魂,又從何而來?

    黃思找不到這個問題的答案。

    ……

    黃思在家里處理了一些事兒,忙到晚上,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次日,他揉揉眼睛,從床上坐起來,今天干啥呢?

    自從有了小可和十二名人工智能幫忙之后,黃思的生活就沒有日程表了,他可以聽憑自己興趣做事。反正具體詳細的工作都有別人做。

    坐在床上想了一會兒,黃思才想起來自己好像把一個人撂在了圓環平臺上。

    小花還在圓環平臺上吹風呢。

    兩地的時間流速有323倍之多,算算時間,恐怕半年都過去了。

    “啊,反正都是靈魂,無所謂了,又不會吹死。”黃思穿好衣服,施施然地來到客廳,先吃早飯。

    今天的早飯也很美味,這得益于大廚師墨下先生。

    以前,黃思經常是人還在家里,意識已經出去了,家里就留著墨下一個人。

    好在墨下本身性格就比較社恐,他一個人待著的時候非常自在。而與黃思相處的時候,出于自然而然的孺慕之情,也讓他心情愉快。

    現在墨下越來越像地球人了,除了做家務之外,他沒事就會看書看片,偶爾也看黃思丟給他的綠色世界那邊的視頻錄像。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家里書架上那堆社科書籍的影響,外加硬盤里各種影視劇和書籍資料,黃思總覺得墨下的人文氣息越來越濃厚了。

    當黃思來到圓環平臺上的時候,小花在這里已經等待了快有200天。

    沒有**的靈魂沒有記憶,也不會受到內分泌的煩惱,小花只是依照命令待在圓環平臺上不動。高空的風很大,但是小花的靈魂現在很凝實,并不會被風吹走。

    “還是靈魂好啊。”黃思感嘆。如果是擁有肉身的人被扔在圓環平臺200天,不渴死餓死曬死也要瘋掉了。

    黃思檢查了一下小花的情況,靈魂強度沒什么變化,精神狀態也沒出岔子,就是那個金燦燦的顏色看得黃思頭疼。

    主要問題是,這個小花如果回到人族去,她可是有丈夫有孩子的,黃思壓根沒興趣聽人家墻角。雖然可以單方面切斷信息傳送,但是,一個絕對聽命于自己的靈魂,而且強度還比正常人類高出很多的情況下,會發生什么事情,難以預料。

    靈魂失去自由,肯定會對思考方式產生影響。

    黃思令小花繼續待圓環平臺上,然后就去了地界。

    之前,在綠色世界的時候,如果黃思準備自己辦事,就懶得用義體,直接意識隨網絡到達,精神力直接搞定。

    而如果要找人工智能,特別是在地界內部找人,黃思一般還是會去倉庫把義體翻出來用。

    這主要是為了用實體出現,避免憑空說話嚇到人工智能小可愛們。

    黃思從倉庫出來,熟門熟路地去了生物部,然后一腳踹開中心實驗室的門。

    這門是有門禁的,一般人還真踹不開,也就黃思這種最高權限者才能一腳讓門禁移動。

    門開了,剛才還很喧鬧的中心實驗室霎時間鴉雀無聲。

    說是完全沒聲音也不對,事實上中心實驗室內配備的超級計算機正在播放一部偶像劇,偶像劇中傳來女主角哭哭啼啼的聲音。

    “你是不是不愛我了!你為什么要和那個女人在一起!”

    “親愛的你聽我解釋!”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尷尬,非常尷尬。

    黍水、終音、空雨三人僵硬地轉過身來,露出虛假的笑容。

    終音戳了戳黍水,黍水腳往后踢,把電源給踢掉了。

    聲音終于安靜了下來。

    黃思很無語,這幫女人工智能拿科研用的超級計算機看片也就算了,看無聊的電視劇也就罷了,能不能別每次他一來,就一副被抓包的樣子啊。

    他又沒有真的當資本家讓她們996,至于嗎?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