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從流量到影帝 > 277 刺激的對賭協議
    正文

    第二天一大早,連夜飛回京市的衛勛帶領著鄒敏、齊東岳二人,來到了紅芒衛視。

    現在回想起來,他上一次親自來這里,是為了賣《華夏好聲音》。

    現在這個綜藝節目,已經成為紅芒衛視的絕對王牌,雖然近一期收視率沒有之前能打,但仍舊能穩壓其余電視臺的節目。

    而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當衛勛提出勛章有一部電視劇想要填《家庭關系》的檔期的時候,紅芒衛視這邊立刻就表示了可以先看看劇。

    但事情好像并沒有衛勛想的那么簡單。

    “臺里早在上周就有了砍劇換擋的意思,目前正在和京城星天地洽談一部電視劇,但對方開價過高不肯松口,所以一直沒談攏。”

    見到衛勛以后,聞濤小聲說道:“暑期黃金檔可是塊肥肉,好多人都在盯著,不止你們一家,所以你得做好被拒絕,或者檔期延后的心理準備。”

    一般來說,經驗豐富的電視臺很少出現收視翻車事件。

    暑期黃金檔上的劇,都是經過慎重挑選的。

    《家庭關系》這部電視劇,似乎質量也不爛,但拍的不夠接地氣兒,沒找對目標受眾,所以一個拔尖衛視臺的黃金檔都帶不動。

    既然帶不動,那就得被砍。

    畢竟電視臺也是要恰飯的。

    這么好的檔期空出來,可真就像是聞濤說的那樣是塊大肥肉,早在衛勛之前,就有人盯上了。

    京城星天地,電視劇行業的三大王牌公司之一,它家的電視劇,出了名的能扛收視率。

    當然,正是因為能扛收視率,所以要價很貴。

    于是剛剛在《家庭關系》上花費大代價,卻打水漂的紅芒衛視領導們,開始猶豫了。

    再花費大代價買進一部劇填檔,如果二次撲街,這個損失就要承受不住了啊。

    聽完聞濤透露的消息,衛勛說道:“多謝聞導提醒了。”

    “一點小事兒而已。”

    聞濤帶著衛勛等人朝著電視臺里走去,調侃似的說道:“你最近在電影圈混的可是夠風光的,何必來小打小鬧的電視圈,有這功夫,多拍部電影就什么都賺回來了。”

    衛勛笑著說道:“總是要全面發展的,勛章的電視劇剛剛起步,我帶著他們探探路。”

    聞濤了然的點點頭。

    一家企業做大了,都會考慮全面發展,多方位添磚加瓦。

    十分鐘后,衛勛在紅芒衛視的會議室里見了臺里的相關購片領導。

    因為之前打過交道,大家也算是老相識了,所以倒是沒有過多扯皮,直接進入看片環節。

    一部電視劇太長了,更何況《回家的誘惑》總共有74集,根本不是當場就能看完的,所以現在播放的就是個故事剪輯版。

    作為電視劇的制片人,齊東岳在旁邊做劇情備注解釋。

    先前他在東恒影視的時候,也曾經和紅芒衛視打過交道,那個時候這群臺里的領導都從來沒正眼瞧過他。

    現在他從東恒跳到勛章,都能和紅芒衛視的核心領導直接對話了。

    不得不說,這就是地位差距。

    半個小時后,那位略顯年邁的陳主任問道:“衛總,你這部劇,心理價位在多少?”

    陳主任名字叫做陳升,目前紅芒衛視購片這塊,都是他來負責的。

    《回家的誘惑》這部劇,本質就是個狗血天雷家庭劇。

    了解電視劇行情的人都知道,這種婆媳撕x劇,最受女人歡迎,而電視劇受眾群體,本身就是中年婦女在扛。

    所以簡單看了個剪輯版花絮,陳升就心中有數了。

    能不能爆暫且不提,但就這個題材,和劇情張力來說,基本盤肯定穩穩地。

    不過再想一想,紅芒衛視本身就是拔尖的電視臺,現在又是胡假,如果不是遇見《家庭關系》這種扶不起來的廢物,隨便換一部相對普通的劇,黃金檔破1絲毫沒壓力。

    因為拔尖衛視都是有著自己的收視率基本盤,以及觀眾群體的。

    衛勛聞言笑著問道:“陳主任,您覺得這部劇價位在多少,我第一次做電視劇,不太了解這個行情。”

    陳升思索片刻,說道:“12萬。”

    12萬的意思,其實就是12萬一集,一口價買斷。

    現在這個時空里,電影行業受到衛勛票補的刺激,開始迅速發展,但電視劇圈子,其實還是相對來說比較落后的。

    《回家的誘惑》總共74集,按照12萬的價格賣的話,基本就是相當于將近九百萬。

    這部劇的成本其實連九百萬的一半都不到。

    沒有大牌演員,基本都是棚內戲,制作的也比較粗糙不走心,如果不是看在衛勛的面子上,陳升也不會直接把價位給到12萬。

    而且這部劇還是用來紅芒衛視填暑期黃金檔的!

    鄒敏和齊東岳聞言眼睛都亮起來。

    很顯然這個價位打動了他們兩人。

    然而衛勛卻搖了搖頭,說道:“低了。”

    陳升笑道:“那衛總您開價。”

    衛勛想了想,隨口說道:“40萬吧。”

    陳升險些要維持不住自己的笑臉。

    聞濤在旁邊也是一臉尷尬,不動聲色的拉了拉衛勛的胳膊,示意他悠著點來。

    齊東岳和鄒敏也有些懵。

    衛勛嘴里說著不懂電視劇報價,可他怎么可能真的什么都不懂呢?

    其實陳升給的12萬,真的已經很良心了,至于衛勛這40萬一開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來砸場子的。

    或者說,從他要價40萬的時候,這個價位其實就沒得談了。

    肯定紅芒衛視肯定不會花小三千萬,來買一部粗制濫造的狗血雷劇。

    然而衛勛畢竟是勛章傳媒的總裁,陳升就算心里不高興,也沒有表露出來,而是訕笑道:“40萬的話,確實是有些高了,不如衛總去別家試一試。”

    這下齊東岳徹底急了。

    12萬的價位已經很好了,還是紅芒衛視的黃金檔,只要《回家的誘惑》打出知名度,那么接下來勛章電視部就有了成績單,下一部劇《鄉村愛情故事》就更好賣了。

    可是……衛總一開口就要人家40萬,這是幾個意思啊。

    到是鄒敏了解自家老總的性格,估計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所以安靜等待衛勛接下來的話。

    果然,聽到陳升拒絕后,衛勛笑了笑,說道:“陳主任不用這么著急嘛,我聽說,電視劇價位談不攏的時候,電視臺會換個方式聊。”

    陳升聞言心中一動,驚訝道:“衛總的意思是?”

    “沒錯,收視對賭。”衛勛笑道:“按照全國衛視34中心城市排名來算對賭,不知道紅芒衛視的規矩是什么?”

    陳升說道:“當一部電視劇播完后,平均時段排名第六或者以上的,報價35萬每集。此后收視每下降一名,單集費用遞減五萬。到第十名的時候,單集十萬,掉出前十,到了第十一名的話,電視臺免費播出這部劇,只用支付這部劇的三費,大概就是一萬多塊錢。”

    這就是魔幻的電視劇收視對賭。

    當收視率排名沖到最高,可以賣好幾千萬,而掉到一定程度的話,電視臺甚至可以免費播出你的劇。

    不過和后流量時代各種收視率造假不一樣的是,這個年代,收視率都是真實的,所以還有收視對賭這樣的協議。

    “這樣,咱們換個玩法。”

    聽完陳升的講解以后,衛勛輕笑道:“《回家的誘惑》收視率第六,我一分錢不要你。在第六名的基礎上,上升到第五,每升一個名次加價八萬,也就是說,當這部劇排名全國時段第一的時候,40萬每集。與此同時,除了排名,我們再看收視率。在收視率破三的基礎上,每上升0.1,你給我加十萬。”

    他話音落下,整個會議室都安靜下來。

    這個對賭條例內容,把所有人都給鎮住了。

    此刻大家心里就只有一個念頭。

    衛勛瘋了。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