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寒門醫女 > 37章 爭
    趙家夫婦都是很實誠善良的人。

    既然他們不收診費,夫婦倆天還沒亮就悄悄起來,摸到雞窩里,雖然不舍卻很堅定的一刀要了大公雞的性命,然后又去外面敲了兩家鄰居的門,借了雞蛋和面粉回來。

    蘇馨一大早就聞到了茶葉蛋的香味,起來后一日不落的打了拳,這才去廚房吃飯。

    香噴噴的雞湯面,不用過多的調料,也足夠鮮美。

    他們四個人都忍不住吃了兩大碗。

    等到離開的時候,趙家夫婦把茶葉蛋和一些南瓜餅塞給他們,很熱情的邀請他們下回再來。

    等到騾車快要看不見了,趙嬸子才回去收拾他們住過的房間,發現了蘇馨在床頭還留下了一兩銀子,讓她忍不住紅了眼眶:“這,這也追不上了啊?蘇姑娘真是好人……”

    蘇馨他們中午是在官道邊的食肆吃的,等到下午的時候,終于來到了昌和城。

    巍峨的城墻,城門口川流不息的車水馬龍,進入城內,劉老三就下去問了路,來到平安街,騾車就更慢了下來。

    街道兩邊叫賣聲此起彼伏,一派盛世景象。

    劉老三停在一家小客棧門口,轉頭低聲問:“姑娘,這個客棧可以嗎?”

    他是真的擔心蘇馨手里的銀子不湊手,就起了去占山為王或者是攔路搶劫的勾當。

    可憐他一個混混的小頭子,現在都在盤算著怎么節儉點用。

    車廂里的蘇馨湊在車窗里看了看,很淡然的道:“找個氣派點的大客棧,人要衣裝,佛要金裝,我們是要被知府請去揚名立萬的大人物,這么也要有不差錢的樣子。”

    余老道趕緊點頭:“您從現在起就是學藝有成,跟著外祖父和舅太公出來去四處游歷,記住了嗎?”

    “要是有人問起你的師承,你就是江南怪醫柳易正的小徒兒。”莫老想了想,也給她找了塊虎皮讓她扯大旗:“他醫術高超,性子卻古怪,看得順眼哪怕不給錢也給你治,看不順眼萬金不治,合眼緣了就愿意收徒弟,我記得他有好幾個女弟子,順手指點的女弟子那就更多了……”

    蘇馨記得很認真。

    余老道卻在邊上酸溜溜的道:“這人肯定沒成家,要不按著他這性子,后院早就起火了。”

    外頭劉老三又停了下來:“姑娘,這平安客棧行嗎?”

    蘇馨看了看外面氣派的五間三兩層的客棧,點了點頭:“那就這里吧?”

    他們進去的時候,大廳里人還不多,蘇馨很干脆的要了四間地字號的房間,連著定金就交了三兩銀子。

    四個人都先去房間沐浴更衣。

    這地字號的房間十二個時辰,相當于一天一夜,雖然每間房間要五錢銀子不便宜,可是里面的設施卻很不錯,浴桶澡豆什么的都有。

    蘇馨沐浴后,順便把自己的衣服也洗了,心里已經在盤算著,等自己有錢了,一定要去天字號的房間住著享受一下。

    外面余老道敲了敲門:“我們先下去了,在大堂等你吃晚食。”

    蘇馨應了一聲,也很快就收拾好下去。

    余老道他們已經點好了菜,伙計先送上一盤煮花生,還有一盤毛豆,以及一壺酒和一盤鹵豬頭肉,三個人已經就著小酒在那吃上了。

    蘇馨過去坐下,夾了一筷子香噴噴的豬頭肉,這才看著大廳上已經坐了一半多的人。

    他們這位置比較偏,卻能看清楚附近幾桌的人。

    “小蘇,你看你對面的那個男人!”

    莫老低聲和她說話:“你覺得他有什么病?”

    這吃飯還要順便考教她,真是好師父啊。

    蘇馨很仔細的看了他幾眼,才開口:“不正常的消瘦、顴紅潮熱,應該是陽強不倒……”

    莫老滿意的點了點頭:“你覺得他這癥狀怎么治好?”

    蘇馨想了想才開口:“如果是腎陰虛,那可以用六味地黃丸,消渴,潮熱的療效較好,還可以用麥味地黃丸,有滋腎養肺的功效;如果是單純的腎虛可以用歸芍地黃丸,滋肝腎、補陰血、清虛熱……”

    上菜的小二端著托盤過來,聽到蘇馨的話,忍不住愣了愣,下意識的多看這一桌的人幾眼。

    不為良相,便為良醫。

    大周對于大夫還是很尊重的,就算是皇宮里也很少因為治不好,就把御醫拖下去砍了。

    皇帝要是敢這樣做,眾大臣和御史就能跪說的皇上都暈過去。

    而御醫追求的都是離開皇宮的那一天,能得到皇上御賜的墨寶‘杏林春暖’,或者是‘懸壺濟世’,‘妙手回春’這些,就表示你能回老家開醫館了,順便能收弟子了。

    這樣就很大程度的杜絕了庸醫害人,又能造福鄉里。

    當然,你要是從別的地方學到醫術,朝廷也不禁止你開醫館,可是這名聲口碑就輸了人家一大截,很少能競爭的過御醫告老還鄉后開的醫館。

    不過,大姑娘小媳婦懂醫的就很少了。

    莫老滿意的點頭:“不錯,來先吃點墊墊肚子。”

    蘇馨覺得要不是自己心態好,這美味的菜吃下去都會消化不良。

    余老道在邊上聽著蘇馨一連說了好幾個客人的癥狀都是有條有理,雖然沒有上手把脈,可是莫老也都沒有反駁,心里就有了自己的小九九。

    自己也是蘇馨的師父啊,怎么能落在老莫的后面呢?

    因此,他也開口了:“小蘇啊,你看進門的那個漢子,眼睛一單一雙,鼻頭較大飽滿有肉,左右耳高聳立朝向左右眉,耳的上端高過眉位,這是就是貴相長命相;這個人八成是當官的,而且還有財運,你要是遇到這種面相的只管放心去治,十有**都是長壽的。”

    “你再看跟著他的人,額頭寬,眼角帶赤紅,就是心性高,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又看不上別人,事業心強卻運道不順,一不小心就會孤獨一人,晚年比較悲涼。”

    “還有那位姑娘杏眼有神卻輕佻,眼帶桃花不散,夫妻宮卻不顯,易受情傷,很容易走極端……”

    蘇馨聽著余老道點評了十來個人后,趕緊給他倒了酒,好奇的問:“那你替我瞧瞧我的面相,看看我什么時候會發財?什么時候能武藝有成?什么時候能有男人……”

    余老道原本因為他們三人都聽得如癡如醉,心里還在臭美,很有風范的開始喝徒弟給自己倒的酒,可是聽到她那句‘什么時候有男人’,呼吸一岔,就被酒給嗆到了。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