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最強之軍火商人 > 第190章:誰能賜我一死!
    喬.達羅那死魚眼就這么盯著哈桑,后者頗有點手足無措,他還沒做到跟對方魚死網破的地步。

    你指桑罵槐和你把臉皮子掀開可就是兩碼事了。

    底下坐著的眾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這兩個“神仙”打架,他們只能屏氣凝神。

    倒是唐刀的目光在兩人臉上來回游蕩,最后定在喬.達羅上。

    這老頭…

    好像很不配合呀。

    這讓自己如何開展支線任務?那可是規定要占據南方聯盟武器比例的70%!最重要的是,那獎勵太豐盛了,豐盛到他足夠去冒險。

    比如,把絆腳石給踢開。

    唐刀收回目光,拿起刀叉切著面前的牛排,這金屬撞擊聲很突兀,瞬間把所有人目光都給吸引了過來,包括哈桑兩人。

    用刀叉插著塊牛肉,放進嘴里,咀嚼著,很舒暢的拖了個鼻音。

    “兩位,只不過是個便餐,沒有必要吵起來吧,和氣生財(thegasgenerative)”。

    對于索馬里之鷹,雙方還是表示最基本的尊重,就算那老孫子,也只是深深看了眼唐刀,抽出張紙,擦了擦手上的污垢,站起身來,旁邊有隨從將拐杖遞過來,幫忙把他攙扶起來。

    “我不管你做什么,但有些人的利益不是你能動的,要不然…后果不是你能決定的。”

    喬.達羅手指敲了下桌子,說完朝著眾人點點頭,“抱歉,各位,我身體不太好,要去休息了,失陪了。”

    這老頭走過唐刀身邊時,伸出手拍了拍他肩膀,捏了下他肩膀,“多吃點,尼古拉斯先生,也許,下次就吃不到這種美味的食物了。”

    站在唐刀身后的小天使聞言,就向前要去討個說法,但他一伸手,示意后者不要沖動,目送著老頭子離開,而其他人見這場面逐漸變得不對勁后,也紛紛告辭了,頃刻間原本很熱鬧的餐廳只剩下了唐刀、哈桑以及他的兩名忠實走狗。

    哈桑這臉上十分難看。

    喬.達羅這是根本不給面子呀。

    他很勉強的擠出點笑容,“尼古拉斯先生,很抱歉…”

    唐刀聳聳肩,“將軍客氣了,沒有什么可以道歉的,我只是覺得喬.達羅先生明顯年紀大了,這都開始說胡話了,你說對嗎?”

    他邊說著,邊割下乳豬的一小塊肉,倒上點芥末,這還真有點重口味。

    “年紀大了,就應該找個地方養老,有些事情,只適合年輕人干,他們這一套思想太老套了。”唐刀生怕自己說的太含蓄,用刀叉猛地插在桌子上,這上好的楠木根本擋不住這鋒利的尖口,被直接刺穿了,還發出一陣哀嚎聲,干脆直接道,“送他去養老。”

    哈桑眼神中一閃。

    他也聽明白唐刀的話了,養老?

    去上帝那邊養老吧。

    “他跟英國方面的財閥有聯系。”他擔憂道。

    “將軍,這兒是索馬里,是北非,而不是歐洲,要是你覺得嫌麻煩,我很樂意辦這件事。”唐刀舔了下嘴唇,掀開西裝,掏出把手槍,拍在桌子上。

    啪!

    這聲響嚇得其他兩個酋長一大跳,互相對視了眼,這心里都開始叫苦了。

    他們想要站起來離開,但這屁股上就像是沾了膠水,兩條腿都在打抖,驚懼的看著唐刀,這是準備殺了喬.達羅嗎?

    唐刀一直盯著哈桑,發現他臉上帶著點意動,但又有些糾結,他就起身,走過去,趴在后者耳邊嘀咕了兩句,后者那眼神一凜,逐漸變得兇狠,咬著牙,“行!這就麻煩尼古拉斯先生。”

    “交給我好了。”唐刀雙眼冒著兇氣,拿起桌子上的手槍,指著小天使,又對著另一名雇員說,“在這兒陪著兩位酋長,可不能讓他們孤單的覺得我不懂禮貌。”

    哈桑也是把腦袋轉過去。

    “不,我…我還沒吃飽,還沒有。”其中一人一激靈,趕緊指著盤里的食物說,然后把腦袋給埋下去,使勁的往嘴里塞著,把嘴巴塞的滿滿的,另外的也董事,連忙跟上,指著嘴嗚嗚叫。

    唐刀親了下手槍,帶著小天使就出門。

    …

    喬.達羅不喜歡住在別人家。

    他覺得毫無**。

    所以他在保鏢的攙扶下準備離開。

    “先生,這樣做會不會…鬧得不愉快?”有他的心腹就輕聲道。

    “哈桑這個人我了解,沒有多少的本事,但卻又有很大的野心,是時候壓壓他的銳氣了,要不然,他還以為這南方聯盟是他說了算,而且…”喬.達羅用拐杖頓了下地板,“他顯然不太明白財閥的恐怖。還有那個亞裔?白癡。”

    南方聯盟的武器指標,可不是一個外來人能夠吃得下的。

    說白了,還是利益問題。

    你以為,就只有唐刀看上索馬里內戰了?

    那幫吃著帶血牛排的紳士會放棄這兒的美金?

    喬.達羅身后的主人,可是在他脖子上套著個圈,要是這事沒干漂亮,到最后受傷的還是自己。

    至于有沒有賣國嫌疑?

    成年人只在乎利益!

    正當他們一行人朝外走時,身后有人一聲喊,“喬.達羅先生!”

    這人的正常意識就是有人喊,就扭頭回去。

    老頭子詫異的轉過身,就看到唐刀疾步走出來,舉著手里的槍,屁話不說,直接扣動扳機。

    砰砰砰…

    子彈從喬.達羅身上穿過去,冒起血霧,而旁邊的小天使端著把斯太爾mpi69沖鋒槍,32發彈夾容量足夠掃射,突突突,子彈打的后側的玻璃也是碎裂一地。

    資深的射手能感受到子彈還剩多少,當感覺快打完后,小天使左手從兜里掏出個彈夾,在下覆蓋部輕輕一磕,把新彈夾頂上去,繼續掃!

    一群包括保鏢在內大約有十余人統統倒在地上。

    其中也包括…幾個酋長。

    喬.達羅嘴角滲著血,眼神迷離,他聽到腳步聲,很努力睜開眼,就看到唐刀走過來,彎下腰,看著他,然后用手槍拍了拍他的臉,“先生,顯然,我能比你多吃幾頓飯,年紀大了,就不要摻和年輕人的事情了,好好睡一覺吧,阿門,上帝保佑。”說著,抬起槍口對準他的腦門。

    這老頭子還沒開口求饒,就看到唐刀扣動了扳機,子彈把頭蓋骨打穿,連疼痛都沒有,陷入一片黑暗中。

    而這時候聽到槍聲的衛隊急匆匆的跑了出來,看到這堆積在一起的尸體,齊刷刷的抬起槍。

    “放下武器。”而這時候,哈桑也改露面了,看著地上喬.達羅的尸體時,瞳孔一縮,對著衛兵擺擺手,“把尸體拉出去。”

    衛兵對哈桑的忠誠度很高,聞言幾人一對,打掃現場。

    “我現在…要怎么辦?”哈桑走到唐刀身邊,他也有點手足無措,后者瞥了她一眼,這家伙還真是一坨爛泥,這越到關鍵時候,越是拉稀擺帶。

    “你現在應該做的是,把喬.達羅帶來的人都留在這里,而且接替他的勢力,然后發展你在南方聯盟的權威,沒有人跟你唱對臺戲了,將軍。現在,這里你說了算。”

    我說了算?

    哈桑心里冒出一股興奮。

    “對,對,我這就讓人去接收對方的勢力,還有哪些酋長的!”他臉上露出陰狠。

    要是有人反抗。

    沙漠上的野狗也餓了。

    唐刀滿意的頷首,至于緊張?

    誰有本事,就能賜我一死!

    ……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