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劍破拂曉 > 0369 冷漠人情在 轉眼各東西
    正文

    洪柏和夢義,不容許刑真反駁。二人強硬做主,絕不容許透露刑真連累大家一事。

    若真過意不去,能或者到達龍斷州。刑真隨意去說,有人要怪,夢義和洪柏絕對袖手旁觀。

    臟活累活歸夢義,他一手抓著仲良的尸體,一手拎著活著的仲裁。

    啪嘰兩聲,將二人扔到甲板上。清了清嗓子,開始了他的長篇大論。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時,想要的團結并沒有出現。關窗的仍然關窗,探出頭的一致冷漠。

    想法不約而同的保持一致,既然花錢買了船票,渡船就應該保護船客的安全。

    冷漠歸冷漠,洪柏和夢義并沒有怪罪于他們。為了自己而自私,并沒有錯。他們也的確花了錢,該受到應有的保護。

    自私之心與生俱來,誰都有,只是表現的地方不同而已。

    兒時為了一口飯去爭搶,長大讀書識字想將更多的知識納為己有。這些也可以算是自私,只是他們用在了對的地方。

    此時密密麻麻的鐵鱷黑壓壓一片,覆蓋了整座渡船的大陣。正趴在上面,不斷的啃咬。

    鐵鱷瘋狂不計后果,牙齒崩碎滿嘴鮮血依然不停。這也導致,通明的陣法流淌一道道鮮紅的血流。

    冷漠的人只知要渡船保護,卻不知錢幣總有用盡時。或許鐵鱷族真正的強者出手,護船大陣未必能扛得住。

    那時也許會為自己的冷漠而后悔,沒有團結一致共同對敵。被鐵鱷群一擁而上,所要面對的后果,無非是成為這些妖物的腹中食。

    洪柏無奈搖頭道:“我去和鐵鱷族談談吧,繼續下去,渡船沒有更多的龍紋錢支撐。”

    夢義搶道:“外面太危險,我去。”

    洪柏微微一笑:“一起吧,不用爭搶了,你來保護我。”

    夢義點頭,而后自身劍氣勃然迸發。貼服在陣法外的所有鐵鱷,轉瞬間被劍氣震蕩飛出。

    力道掌握的極其精準,不傷鐵鱷分毫。而后不知哪來的膽魄,突然拉起洪柏的手掌。另外一邊,肩抗被封欺負仲裁,手拎仲良尸身。

    洪柏微微的凝滯,而后裝作若無其事。沒有反對,算是默認。

    夢義周身劍氣蕩漾開來,圍繞周身一丈外。劍氣雷池凝聚,外放的絲絲縷縷冷冽氣息若隱若現。

    二人踏步走出陣法外,夢義靈氣灌注聲音宏大出音:“不想殺生只為自保,逾越雷池者,死!”

    “鐵鱷族誰說了算,出來說道說道。”

    二人鎮定自若前行,十余呼吸便已被鐵鱷包圍。不過這些鐵鱷知道劍氣雷池的危險,沒有貿然接近。

    遠處走來一位壯碩男子,站定二人十丈外。饒有興致的打量了一下洪柏和夢義,抬起手臂勾了勾手指。

    夢義會意,隨手拋出去仲良的尸體,說道:“是他們燒烤的鱷魚肉,任由你們處置。”

    鱷川接住后放到鼻尖聞了一下,點頭承認:“的確是他,還有你手中的那人吧。”

    夢義聳了聳肩不置可否,洪柏繼續說道:“這人暫時不能給你,我們需要一個停戰的承諾。”

    鱷川隨手拋出仲良尸身,腳下鐵鱷族一擁而上。一具晚好的尸身,瞬間支離破碎。海面被血水染得通紅,啃食到尸身的鐵鱷吧唧大嘴意猶未盡。

    “呵呵”鱷川意味不明的笑了兩聲,而后問道:“重要嗎?”

    洪柏拉住想沖上前干架的夢義,踏出一步站到夢義前方。

    開口道:“重要,我們一直行走這條航線。與鐵鱷族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你們今日之舉,就不怕龍斷州的青陽宗發現不妥嗎?”

    鱷川渾然無覺,而后笑聲響徹天地:“幼稚,既然敢于出手,難道會傻到不提前做好各種準備?”

    “你們都死了,空口無憑的,青陽宗又能奈我何。”

    “哼,狗屁的規矩,鐵鱷族喜歡吃肉,偏偏不讓我們吃肉。憋屈在海里,每天吃食各種腥味濃重的海物。既然青陽宗不給我鐵鱷族活路,又何必順著他們的意思?”

    “區區下五境,以為擁有一座破護船大陣就能攔得住我嗎?無知的蟲子,睜大你們的狗眼看看,有什么資格和我談條件。”

    洪柏聞言陰沉如水,一雙眼眸金光流轉。先是抬頭望天,而后遙望四面八法。

    臉色越發的凝重,小聲道:“他們一直圍而不攻,是在布置隔絕天地禁制。現在完成十之七八,很快便可成功。”

    夢義瞳孔收縮,他對洪柏的話沒有絲毫的質疑。越是看不到的禁制,說明布置之人越發的強大。

    沉聲道:“他是鐵鱷族族長鱷川吧,現在出來露面,也是在拖延時間。等隔絕天地禁制全部完成,便會凌厲出手擊殺我等?”

    洪柏安然點頭:“不錯。”

    “啪啪啪”對面響起了鼓掌贊嘆,鱷川嘖嘖道:“千里眼果真不凡,就是長得不咋地。人留著沒什么用,眼珠子得完好保護起來。”

    “你們知道了我的目的也無妨,現在交出手里的人。滾回去,給你們一個時辰的喘息時間。”

    洪柏尤為的不甘心,確認道:“真的必須開打?”

    鱷川沒頭沒腦來了句:“我身不由己。”

    隨即感慨道:“既然你們已經知道隔絕天地禁制尚未完成,我也就不拐外抹角。交出人滾回去吧,好好享受所剩不多的時間。”

    “我們可是南濱城的唐家,和龍斷州也有往來。一旦被發現蛛絲馬跡,你們鐵鱷族難免會承受滅頂之災。”洪柏繼續勸說,拿出了唐家和壟斷州做大旗。

    “哼,我說了身不由己,也別拿唐家和青陽宗來威脅我。殺的就是你們唐家的人,多說無益,我現在不想開打,回去等著便是。”

    冷哼后的鱷川,越發的沒有耐性。不想在過多言語,語畢后揮手趕人。

    夢義眼神如同劍氣一般冷冽,低聲問:“現在和他打一架,會不會驚動龍斷州那位?”

    洪柏無奈搖頭:“看到腳下的鐵鱷族了嗎?圍而不攻就是為了困住強者殺出和他拼死搏殺,鬧出太大動靜被發現功虧于潰。”

    “你現在殺過去,只會被腳下無盡的鐵鱷圍攻。”

    夢義頗為認可,體內靈氣卻暗暗運轉。毫無征兆下,一柄如水紋流淌的本命飛劍坑突出現。

    沒有絲毫的耽擱,飛劍激蕩,所過之處,好似割裂出一條真空地帶。

    鱷川瞇縫著眼眸,眉心處電弧一閃而逝。而后一座小型雷池突然出現在眼前,如張開大嘴的惡獸,等待飛劍自行進入。

    夢義驚恐,破口大罵:“奶奶個腿,他早有準備。居然攜帶困劍雷池,這還怎么打。”

    洪柏無奈苦笑:“誰讓劍修的殺伐太過凌厲,即使上五境也不得不防。有了防備,自然功虧于潰。”

    隨后關心問道:“你的本命飛劍取不回來了吧?”

    見夢義承認,洪柏道:“把仲裁給他吧,本就犯錯無需保護。”

    “先回渡舟,商議后再說。”

    夢義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只能聽從洪柏的建議。

    迎接無功而返這二人的,只有刑真、蒲公齡和小狗崽兒。

    五層高的樓房,要么門窗緊閉,要么探出腦袋的事不關己。

    更多的人看出了此戰不可力敵,等著渡船和鐵鱷族真正廝殺起來,找機會趁亂逃跑。

    回來后,略微的思索,洪柏猜出了一個更為驚人的事實。

    “隔絕天地的禁制,并不是鱷川所布置。他的身后,還有更厲害的人物。”

    夢義懶得研究這些,無所謂道:“管他的,若是能在禁制布置完之前擊殺鱷川。或者和他激戰,鬧出大動靜,我們或許有條生路。”

    刑真看了看四周,又看向洪柏和夢義。

    后者瞬間明白意思,壓低聲音道:“但說無妨,護船大陣隔絕聲音,外面的鱷川聽不到。”

    刑真仍是不敢大意,附耳低語。

    夢義躍躍欲試,想試驗一下刑真的方法。

    洪柏凝重:“會不會太危險,刑真安全如何保障?”

    刑真撓了撓頭:“早晚都是死,談安全太奢侈。”

    繼續補充道:“也許正如我所說,事情的前后后都和我有關系。想逃,恐怕他們也不允許。”

    蒲公齡拍了拍刑真肩膀,沉聲道:“始終是我認識的兄弟。”

    小狗崽兒一雙圓溜大眼中盡是不舍,生怕開口說話流露出哽咽。該換做犬吠“汪汪汪”,聲音依舊低沉,也有些斷斷續續。

    “我做一回主,我和刑真去試試。”該承擔的時候,夢義不含糊。直接越過洪柏,自作主張。

    拎著刑真走出護船大陣,本想再次和鱷川交談一番。然而對方不給絲毫的機會,直接命令無盡的鐵鱷一起圍攻。

    夢義苦口婆心,不斷心湖傳音。站立在遠處的鱷川充耳不聞,打定主意不允許夢義接近。

    鐵鱷族數量太過龐大,僅憑夢義一人想要殺出重圍,時間根本不允許。無奈下,夢義只得拎著刑真回返。

    很是不客氣,啪嘰一下將刑真扔在甲板上。

    蒲公齡和小狗崽兒怒目而視,不戰外敵,內部差點先打起來。

    還好洪柏在旁耐心勸阻,才避免了一場風波。

    夢義頹然道:“沒得辦法,我一人實力不夠,無法盡快殺出包圍。”

    他急躁卻沒耐性,實力足夠,但是遇到困難時,性格使然不愿去多想。

    洪柏則反之,顯得不像夢義那般頹廢。平淡道:“我來想想辦法。”

    她的真正實力,并不弱于夢義。不過是神修,殺伐力不如劍修那般強悍罷了。

    聲音不大,卻能傳遍整艘渡船:“我有些許辦法退敵,但是需要有人幫我們殺退鐵鱷群。成敗在此一舉,在下懇請諸位伸出援手。”

    隨即,洪柏親自走到渡船邊緣,以身作則:“我第一個參戰。”

    蒲公齡看了看地上的刑真,不忍又別無選擇:“我參戰。”

    小狗崽兒低著頭,走到了渡船邊緣。

    隨后,上萬人的渡船燕雀無聲。

    整整等了百余息時間,仍是沒有聲音出現。洪柏堅定道:“就我們幾人,拼了!”

    突然,一層樓房打開一扇窗戶。說書老人抱著琵琶緩緩走出。

    幾乎同一時間,五樓打開一扇窗戶,刁帽漢子步剛一躍而下。

    劍破拂曉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