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53. 黃泉死海
    黃泉死海不是秘境……

    事實上,蘇安然也搞不清楚黃泉死海到底算是秘界還是殘界。

    秘界最大的特征,就是進入方式和開啟方式不固定,虛無縹緲,能不能進入全憑氣運機緣;而殘界,則是來自于前兩個紀元破滅時殘余下來的舊時代陸塊,面積有大有小。

    黃泉死海不是秘境,但是你要說它是秘界吧,它卻是有著某種不為人知的固定出入方式;可你要說它是殘界吧,這個陸地板塊看起來一點也不殘缺。

    蘇安然有些搞不懂。

    不過仔細想想,他又不是來這里做研究的,這里什么樣跟他有什么關系嗎?

    完全沒有。

    還是找青魂石比較重要。

    想明白這一點后,蘇安然就邁步離開渡口。

    而隨著他離渡口越來越遠,他也發現自己的身體正在開始逐漸復蘇——青灰色的肌膚漸漸恢復血色,幾乎快要停頓的心臟也重新恢復了跳動,生命的氣息正從他的體內開始復蘇。

    蘇安然呼出一口氣。

    終于不再是帶著冰霜的氣霧了。

    他回頭望了一眼渡口,那里有著一個與黃泉島一模一樣的破舊幡旗,一樣給人兇厲可怖的感覺。

    蘇安然沒再去理會,不過倒是默默記住了這個地方,畢竟如果之后要離開黃泉死海的話,恐怕還是得從這里召喚黃泉擺渡人過來,就是不知道這兩枚黃泉冥幣要去哪找。

    ……

    黃泉死海給蘇安然的感覺,就是荒涼死寂。

    不過這里并沒有遮天蔽日的濃霧,一眼望去周圍的情況都顯得非常了然——從渡口出來后,周圍就是一片平原地形,并沒有森林,只有在不遠處有一片枯木林,所以整體上視野還是顯得相當遼闊。蘇安然甚至能夠看到,在視野盡頭處,有一條巨大無比的山脈橫亙于前,似乎將整個陸塊都分割開來一樣。

    在山脈的上空,則是漆黑低沉的烏云。

    并沒有電閃雷鳴的現象,但是蘇安然看著那片天空的時候,卻還是有一種非常心悸的感覺,仿佛靈魂都要被吞噬了一般。

    這一瞬間,他就意識到了,那條山脈恐怕只有凝魂境強者才能夠翻越。不入凝魂境之前的修士,都只能在山脈的這邊土地上進行活動——換句話說,那就是黃泉死海這個地方,不同境界的修士都會有一個固定的活動范圍,任何人如果想要逾越這個活動范圍的話,那么就要做好最壞結果的心理準備。

    蘇安然很快就收回目光。

    他對自己的目標非常清楚,那就是尋找青魂石,然后離開。

    不過現在,則是多了要去弄到兩枚黃泉冥幣的想法。

    自古以來,玄界只有傳聞在北海劍島這里會經常莫名其妙的進入黃泉死海,但是關于怎么從黃泉死海離開的事,卻從來就沒有聽人提起過。似乎每一個離開的人都遵循著某種默契,絕口不提黃泉死海的事——不過蘇安然現在想來,恐怕并非如此,而是那些莫名其妙進入了黃泉死海的修士,絕大多數最終結果必然是都死在了這個秘境里。

    蘇安然行走在這片大地上。

    黃泉死海的大地并非是土黃色的,而是一種宛如鮮血般的赤紅色,空氣里到處都有淡淡的血腥味在彌漫著,似乎這些血腥味就是從這片土地上散發出來的氣味。只不過黃泉死海的這片大地,比起黃泉島的情況明顯要結實不少,并沒有那種被徹底風化腐蝕的感覺。

    所以當蘇安然走在這片土地上時,并不用擔心什么時候自己不注意就會踩陷。

    只不過……

    “嗖——”

    一道極為輕微的破空聲驟然響起!

    蘇安然猛然側身回避。

    頓時間,只感到臉頰傳來一陣火辣辣的刺痛感。

    這道破空銳響竟是劃破了他的肌膚!

    蘇安然心中一驚。

    他雖未修煉任何外家橫練功法,但是以他如今的境界,哪怕就算是蘊靈境修士都很難傷得了他,蘊靈境之下的修士更是不用說了,怕是連他的皮毛都傷不了。而下品法寶里除非是專門強化攻擊能力的類型,否則也同樣休想對他造成任何損傷。

    可是現在,他居然被輕易的劃傷了肌膚!

    蘇安然定睛一看,只見那道夾帶著破空聲的物體竟是一條通體赤紅色的小蛇。

    之前正是因為這條小蛇的顏色與黃泉死海秘境的地面色澤一樣,而且蟄伏起來的時候沒有絲毫氣息外泄,猶如死物一般,所以蘇安然才會一不小心遭到偷襲。

    不過真正令他感到驚訝的,卻是這條小蛇一擊未中之后,身體懸于半空時本該是無處借力,正是破綻最大的時候,但蘇安然還沒來得及出手,就見小蛇尾巴在半空中一抽,頓時發出一陣噼啪炸響,居然身形就這么一變,迅速落地盤起,然后蘇安然失去了進攻的最佳時機——這個時候,他才剛剛取出晝夜,甚至還沒來得及出鞘。

    好快的速度!

    好快的反應!

    赤色小蛇吐著蛇信,眸子陰冷的盯著蘇安然。

    毫無疑問,這是一只妖獸。

    蘇安然心中臥槽,不敢有絲毫的松懈。

    這條小蛇帶給他的威脅感并不如何強烈,就感知上而言也沒有本命境——不管是妖獸還是兇獸、靈獸,一旦渡過雷劫晉升本命境后,就會內結妖丹,擁有本命神通法術,之后的修煉基本就轉為以妖丹修煉的方式為主。而擁有妖丹的妖獸、兇獸、靈獸,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會截然不同,這點感知是無法隱瞞的,除非對方是妖族,那才能通過化形的手段來隱瞞內丹所獨有的天道氣息。

    小蛇不是本命境妖獸,可卻能夠讓蘇安然破皮受傷,這就非常的不可思議了。

    “嘶——嘶嘶——”

    赤蛇吐信,有異樣的雜音響起。

    蘇安然陡然間,覺得有一點眩暈,腳步不由得虛軟了一下。

    毒!?

    蘇安然心中再度一驚。

    玄界的毒素,非比尋常,而且隨著修士的修為境界越強,對毒素的抗性只會越來越大,一般想要中毒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此刻,蘇安然覺得自身的癥狀不管怎么看,明顯都是中毒的癥狀。

    “嗖——”

    破空聲,再度襲來。

    那條小蛇又一次發起了進攻。

    蘇安然急忙抬手拔劍,劍身豎于身前。

    “叮——”

    一聲輕響。

    小蛇撞在了晝夜的劍身上,強大的震蕩力道也遠超蘇安然的預料——他不知道是因為自己中毒,所以導致力量有所下降的緣故,還是說這條小蛇的力量就是如此之大,這一次碰撞竟震得她差點拿不穩晝夜。

    不過這一下抵擋,也并非全然無用之功。

    赤蛇的撞擊并未討得任何好處,甚至因為這一撞的沖擊力而使得它也同樣有些暈沉。

    蘇安然強忍眩暈感,手腕猛然一轉,趁著赤蛇暈沉來不及閃躲之時,手中長劍猛然斬落,當即就將這條赤蛇的蛇頭斬落。

    尸首分離的赤蛇摔落在地,開始瘋狂的扭動起來,腥臭的黑色濃血從蛇身上斷口上流淌出來。

    蘇安然剛一聞到這股味道的瞬間,眩暈感加劇,當即意識到赤蛇的血液用劇毒,于是急忙屏住呼吸,迅速遠離,根本不敢繼續逗留在原處。同時從儲物戒里拿出大師姐方倩雯之前給他準備的解毒丹,迅速吞服下去,然后開始借助藥力運轉真氣,驅除體內的毒素。

    片刻后,蘇安然才感到自己的眩暈感有所消退。

    但是身體上的乏力,卻依舊有所難免。

    “好強的毒性!”蘇安然心中震驚。

    以他如今本命境修為,都差點在這里陰溝翻船,若是當初只有通竅境的話,恐怕此時已經成了那條赤蛇的盤中餐了。

    黃泉死海的危險性,由此可見一斑!

    蘇安然望了一眼那條赤蛇的尸體,想了想還是上前,打算看能不能裝一些血液回去給大師姐研究一下。

    不過待他重回到赤蛇死亡的地方時,神色卻是再度微變。

    原本赤蛇死亡的地方,竟是被一群類似螞蟻一樣的生物覆蓋著。這些螞蟻似乎根本不怕赤蛇的劇毒,它們覆蓋在赤蛇的身上涌動著,看起來異常的猙獰和惡心,然后不消片刻的時間,這條赤蛇的所有鱗片、肉、骨頭等等,居然就全被這些赤紅色的螞蟻分割完畢,地上也只留下一灘近乎干涸凝結的黑色血跡而已。

    然后這群螞蟻,就在蘇安然的眼前,開始原地打洞,紛紛鉆入這片大地里。

    而且不同于一般的打洞情況,這些類似螞蟻一樣的蟲子鉆入地面后,地面竟然沒有留下坑洞,仿佛這些螞蟻不僅會打洞鉆孔,同時還會把這些坑洞重新填補封實。

    蘇安然甚至出劍轟了一下這些螞蟻鉆入的地面,炸碎出來的土坑里也沒有這些螞蟻的痕跡,根本無法知道這些螞蟻鉆入地底后就跑到哪去。

    蘇安然的臉色變得更加凝重了。

    整個黃泉死海秘境,似乎處處都透露出一種詭異而又危險的氣氛。

    此時他還有一種輕微的虛弱感,體力并未徹底恢復,蘇安然想了想也不再在原地耽擱逗留,轉身立即離開。

    不過他也不敢前往前方那處顯而易見的枯木林,雖然蘇安然的直覺并沒有發現拿出枯木林有什么危險,可是在遇到這條赤蛇之前他也同樣沒有察覺到任何危機。這讓蘇安然意識到,他的直覺感知在這個秘境里恐怕沒什么效果,所以他想盡可能的回避這些明顯帶有強烈危險性質的區域。

    反正,青魂石也不需要太過深入黃泉死海。

    蘇安然此時的目標,依舊是以優先獲取青魂石為主。

    至于黃泉冥幣,等先弄到青魂石后再做考慮。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