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在美漫精神病院有間房 > 第70章 冷
    “耶穌像代表的是犧牲,在上一關中,為我們犧牲的是老實人邁克,那么密碼應該是關于他的。”杜文森嘴角上翹道。

    聽到這個分析,眾人頓時驚喜的看著杜文森。

    “所以密碼應該是,安娜!”

    杜文森飛快輸入:“anna”

    一秒

    二秒

    三秒

    …………。

    鐵門依然紋絲不動。

    杜文森眉頭緊皺。

    “一個人最后念叨的一定就是他最在意的,是我有什么地方忽略嗎?”

    這次的錯誤,對所有人幾乎是毀滅性的打擊,他們已經認識到了杜文森的智慧,可現在連杜文森都猜錯了,那還有誰能知道正確密碼。

    還剩下二次機會!

    再一次,所有人沉默起來,只剩下重重的呼吸聲。

    直到女兵阿曼達的手再次放到了輸入鍵上。

    “我相信我自己!”

    其它人眼前一亮,同時心中默默許愿,希望這次能夠正確。

    “life”

    然而,鐵門還是沒開。

    所有人眼眼變得失落,絕望,空洞,麻木。

    只剩下最后一次機會。

    “哈哈哈!都是廢物,你們全都是廢物,大家都別想出去,讓我來告訴你們什么叫絕望吧!”

    大笑中的杰森突然跳起來,雙手向著輸入鍵上撲去,他要破壞所有人最后一次的希望。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杜文森抓伍杰森的脖子,將他扔了回去。

    “現在,誰能告訴我,在我進來之前,邁克有跟你們說過什么嗎?我希望你們能一個字不要修改的告訴我!”杜文森說道。

    “不是已經證明錯了嗎,你為什么還堅持答案在他身上?”女兵阿曼達不解道。

    杜文森冷冷道。

    “因為,我相信我自己!”

    女兵阿曼達努力吞了吞口水,現在的氧氣量,讓她連思考都感覺非常為難了。

    “我跟他交談過一小會,他說他一個人住在郊外農場里……”

    杜文森打斷道:“不行!你要按照他說話的語氣,一個字不少,一個字不多的說!”

    女兵阿曼達只好模仿著邁克的語氣道:

    “嗨!你好,我是邁克,你叫阿曼達?真不可思議,我女兒長得跟你很像!”

    “小時候她可是非常粘著我的,跟著我上山玩耍,那時候真是棒極了!”

    “自從她長大后,就離開了我,再也沒有回來看我了,所以看到你我就像見到了我女兒一樣!”

    “噢!你問我是做什么的?我在郊外有一片農場,除了寂寞一點,其它都不錯,不過我前幾年養了不小小動物,這讓我的日子又好過了一些。”

    “其中有一只小可愛,她是哈士奇與柯利的串兒,真是太逗人喜歡了,有機會我可以給你看看!”

    聽到這,杜文森臉上露出了笑意。

    “可以了!”

    “你知道密碼了?”女兵阿曼達驚訝道。

    “安娜不是他的女兒,而是一條狗!”杜文森拍拍手,滿意道:“對孤獨的邁克來說,就算他死了,他女兒也不用他擔心,他最擔心的是他死去后,他的狗會因為沒有喂食而死去!”

    “所以,答案應該是”

    說完,杜文森毫不猶豫的敲下三個字母:“dog”

    最后一次機會,這是最后一次機會了,所有人期盼地看著鐵門。

    “咔嚓!”

    鐵門露出了一絲縫隙!

    “哇!開了,門開了!”女學生佐伊激動的抱住游戲天才丹尼,大喊大叫道。

    游戲天才丹尼楞了楞,也緩緩抱住了對方。

    “謝謝!謝謝你!杜先生,如果不是你,我們就會全部死在這,太感謝你了,你救了所有人。!”女兵阿曼達說完,也想給杜文森一個擁抱。

    “不用謝,我只是在玩游戲而已!”杜文森冷漠的推開鐵門。

    突然,一道寒意臨體,眾人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冷到徹骨。

    外面,是一片冰天雪地!

    而他們,身上最多也就一件t桖,甚至腦袋上的頭發都在第一關高溫中化為了灰燼,變成五個大光頭。

    剛才在鐵箱內還不覺得,現在當他們一個個走出來后,頓時冷得全身直發抖。

    腳下是冰層,頭頂還有雪花飄落,旁邊是一棵棵布滿積雪的大樹,遠處似乎還有山谷,這讓他們仿佛感覺進入了一個冰雪森林之中。

    “我們還在屋內嗎?”女學生佐伊震驚道。

    在所有人都走出來后,身后的鐵門突然自動鎖上,這代表著,第三關開始了。

    大家不約而同的看向杜文森,卻發現那家伙正站在一邊悠哉的抽煙,而且杜文森也是他們之中唯一一個穿戴整齊的人。

    腳上還有鞋子。

    眼見杜文森沒有想要幫忙的意思,大家不免有些失望。

    這時,游戲天才丹尼自信的站了出來。

    “我認為,我們應該靠自己,想必大家也看出來了,前二關設計者都給我們留有了線索,這一關也肯定有,只要我們齊心協力,一定能夠成功逃脫。”

    “我贊成!”女學生佐伊開口道。

    “我沒意見!”女兵阿曼達哈了口氣同意道。

    杰森此時還沒從打擊中恢復過來,只是縮著脖子茫然的點了點頭。

    “好,那我們分開去搜索,一定不要放過任何線索,不管是樹上,還是地面,發現任何異常的地方都要記下來。”游戲天才丹尼宣布道。

    “可是,這里這么大,如果漫無目的的尋找,我們恐怕堅持不了多久!”女學生佐伊凍得咬緊牙關道。

    “我認為”游戲天才丹尼說著向前方走去:“我們應該還在室內!”

    光著腳在冰天雪地里行走,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不要說腳上還剛被燒傷,雖然用布裹了一層,但依然痛得丹尼咬牙切齒。

    走了大約七八米,丹尼突然“砰”的一聲撞上了什么東西,他伸手摸了摸,頓時回過頭喊道:“墻,是墻,我們果然還在室內!”

    眾人松了口氣,可還沒來得及高興,墻角下突然打開了一排的排氣孔。

    當帶著霧氣的冷風吹進來,立刻形成了一道道更冷的寒風,讓本來就冷得發抖的大家凍得擠成了一團。

    “…………”眾人臉色一變,再次驚慌起來。

    (三七中文 www.ajwxgh.live)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