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在美漫精神病院有間房 > 第17章 我的身份有點多
    “不,不對,你快看,飛機發動了!你不是說駕駛員已經死了嗎?”阻擊手又喊道。

    “我親自割斷他脖子的,怎么可能不死!難道那個人還會開飛機不成?”觀察手也不解道。

    就在他們議論時,飛機已經飛了起來。

    阻擊手看著頭頂的飛機,大喊道:“快,快按下引爆按鈕,他們飛上天了!”

    “咦?我們身邊好像掉了個什么東西!”觀察手疑惑道。

    “別管這些,再不按飛出遙控距離就全完了!”阻擊手催促道。

    “好!”觀察手趕緊對著紅色按鈕按下。

    “轟!”

    一陣火光沖天而起,兩人被炸成了碎片。他們至死都沒明白為什么裝在飛機上的炸藥會在自己身邊爆炸。

    飛機上,布蘭頓看著后方爆炸的火光,起了一身冷汗,這爆炸的威力要是在飛機上,那他死定了。

    他很想問身邊的杜文森是怎么會找到藏得這么隱蔽的炸藥的,他更想問為什么你還會開飛機。

    不過他現在最想知道的是,杜文森是怎么知道這一切的?

    “還記得我們出城的路上一共經過了十個紅綠燈嗎?”杜文森突然問道。

    “是,是的嗎?”布蘭頓疑惑道。

    “十個,每個紅綠燈都有人裝著行人的樣子,在用手機對我們拍照。”

    “……。”布蘭頓滿臉震驚。

    他自認為也是一個優秀的保鏢,觀察能力也算得上敏銳,可他也不會想到到一路上去記下有多少個紅綠燈,更不會變態提防那些玩手機的行人是否在做什么。

    “我能請問一聲,這你是經正常的觀察,還是因為你從監獄逃出來后的警惕?”黑裝大漢忍不住問道。

    “在你們眼中,這個世界神秘莫測,充滿了不可預料。可在我看來,所有的人與事物都由一根根蜘蛛網互相聯著,我輕易便能看清這一切。”杜文森說道。

    “不可能,沒有人能這么厲害,你一定是胡說的。”布蘭頓不敢相信道。

    杜文森轉過頭掃了他全身上下一眼。

    小腿與腰上有兩根狗毛,衣服跟褲子是新的,出門刮過胡子,洗過澡,灑了些香水。手有點顫抖,眼神中帶著驚慌,心跳過快,

    “等會下飛機后要去見一個女人,可你并不喜歡她,因為她討厭你的狗。”

    “但你又不得不去討好她,因為她就是安德魯的秘書,對嗎?”

    “你,你怎么會知道?”布蘭頓驚慌道。

    哦,心跳又加速了,更緊張了。

    杜文森腦袋快速轉動起來,在美利堅與上司的秘書偷情這并算不了什么,可這家伙表現得如此緊張。

    上飛機前的一幕出現在杜文森腦中。

    等等,不對,不僅僅是這樣。

    杜文森的腦海中又出現了那個艾麗的影子。

    頓時一切都想通了。

    哦!原來是這樣。一切都推斷錯了呢,看來有機會得親自跟她道個歉。

    “沒什么!我只是隨便猜猜而已,你可別緊張的把我殺了哦!”杜文森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道。

    布蘭頓偷偷擦掉額頭上的汗水,道:“杜先生,這個玩笑可不好笑,我是安德魯先生派來保護你的,怎么可能會傷害你。”

    “嗯!那么你現在能否告訴我,我們等會該去哪個機場降落呢?”杜文森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去打個電話給安德魯先生,隨便休息一下,在飛機降落之前我一定會告訴你的。”布蘭頓疲倦的起身道。

    回到機艙內的布蘭頓急忙拿出手機,發出了信息。

    “你們在搞什么?不是說好上飛機之前干掉他的嗎?還有為什么飛機上會有炸彈,難道你樣要連我一塊炸死?”

    “我們已經提醒過你不要上飛機。”

    “你以為我想嗎?那個臭女人一定要我過去,我難道能拒絕嗎?”

    “不必說了,現在當務之急是,你必須要替我們好好監視那個杜文森的一舉一動,他有任何情況都得隨時匯報。”

    “不可能,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么恐怖,在他的注視下,我仿佛就像是被看穿了一樣,我甚至感覺他已經猜到了我跟艾麗的關系。”

    “猜到又能如何,連艾麗都不知道你的身份,他又怎么可能會想得到。”

    “不行,直覺告訴我呆在他身邊有危險,我要求你們派人去機場,等我們下飛機就將他干掉。”

    對方沉默了幾分鐘后,才回來信息道:“可以!”

    布蘭頓這才長長松了口氣,關掉手機,背靠在坐位上喃喃道:“干完這次,我一定要去找個心理醫生看一看。”

    休息了大約半個多小時后,布蘭頓突然感覺飛機正在向上爬升,嚇得急忙系上安全帶。

    “這個瘋子又要干什么?”

    很快,布蘭頓就知道了。

    飛機螺旋上升,直沖云霄,僅僅十多分鐘就整得他幾乎要嘔吐了出來。

    眼看飛機越飛越高,已經完全超過正常航行高度后,飛機突然熄火,頓時如同一塊石頭一樣向下摔去。

    布蘭頓嚇得大聲呼喊,卻被杜文森的怪笑聲完全掩蓋,當眼看地面越來越近,布蘭頓只能閉上了眼。

    “萬能的主啊!救救我吧!”

    十多秒鐘后,布蘭頓睜開眼,發現飛機又已經正常飛行了。

    不對,這完全不是正常飛行,以布蘭頓的經驗來看,這件飛機已經飛到了它最高的時速。

    飛機在空中雖然不會出現汽車那樣相撞的交通事故,但全速飛行下的危險依然非常大,極有可能因為某一個零件承受不住壓力而機毀人亡。

    等緩過來后,布蘭頓解開安全帶,來到駕駛室,向杜文森質問道:“你在做什么!”

    “熟習駕駛流程而已,有什么問題嗎?”杜文森回頭露出滲人的笑容。

    “沒,沒什么問題,只是提醒你別飛太快了,我們距離紐約還有多遠?”布蘭頓立即扯開話題道。

    “大約十分鐘。”

    “好,我們就在一個叫瓦拉的私人機場降落,你能通過無線導航找到嗎?”布蘭頓擔心道。

    “請放心,這比駕駛戰斗機在伊拉克尋找轟炸目標要容易的多,那里可沒有塔臺管制員不是嗎?”杜文森道。

    “你還開過戰斗機?你究竟是什么身份?”布蘭頓驚訝道。

    (三七中文 www.ajwxgh.live)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