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在美漫精神病院有間房 > 第10章 自閉了
    通道內。

    邁克爾追上杜文杰后,道:“杜,那位漢尼拔先生是一個紳士,你剛才太沒教養了,你應該跟人家道歉的。”

    說完后,邁克爾才發現,杜文杰走路一抖一抖的,時不是肩膀還一抽一抽,就好像,就好像癲癇病即要發作一樣。

    “杰,你怎么了?”邁克爾急忙走到杜文杰面前,關心道。

    可他頓時就被杜文杰臉上那怪異的表情嚇懵了,這是一個什么樣的笑容,明明笑容表達的是喜悅,可為什么這么滲人。

    “我這表情很嚇人吧!”杜文森嘿嘿直笑。

    “你在故意嚇我?”邁克爾頓時怒氣沖上來。

    杜文森從鼻子里噴出一聲冷笑,靠在旁邊的管道上,給自己點燃了一根煙,深深抽了一口后,問道。

    “想不想知道我為什么會知道你要越獄。”

    邁克爾點了點頭,這個問題他一直沒機會問。

    “因為你的眼神,眼神是每個人的心靈窗口,你仔細看其它人,他們的眼神中無不透露著瘋狂,麻木。只有你,眼中充滿著希望。”

    邁克爾無言以對,他無法反駁。

    “謝謝,我以后會注意的!”邁克爾突然感覺杜文森似乎也不那么壞了。

    杜文森嘆了口氣,失望道:“你看,你就這么好騙,我隨便扯上一句話,再配合一些表情,就改變了你對我的想法,真傻啊。”

    邁克爾氣得腦袋中的血管都在突突響,他一把擰住杜文森的衣領,揮起拳頭道:“你……。”

    然而他在杜文森臉上沒看到任何愧疚的表情。

    “我明天就去找監獄長調換牢房,一定!”邁克爾氣沖沖向前走去。

    “我只是想告訴你,在這所監獄里,你永遠不要輕易相信你看到的,聽到的,否則你就會成為別人的傀儡!真是浪費我的一片好意啊。”杜文森搖了搖頭,彈飛了煙頭。

    邁克爾停了下來。

    “我再也不會相信你的話了,杜。”說完再次邁出了堅定的步伐。

    兩人回到牢房后,剛把洗漱臺擺好,警衛隊長突然走了進來。

    “你們倆為什么不去用餐!”警衛隊長仔細打量著道。

    “減肥!”

    杜文森打了個飽嗝。

    “不餓!”

    邁克爾肚子傳來“咕嚕”一聲響。

    警衛隊長更懷疑了,他在屋里仔細看了看,這里摸一下,那里推一下,卻又沒有發現什么問題。

    不過當他走到杜文森身邊時,卻忽然聞到了一點香味,靠近后仔細聞聞,頓時臉色大變。

    “說!你剛才吃了什么!在哪里吃的。”

    杜文森咧嘴一笑,張開大嘴道:“要我吐出來給你看嘛!不就是吃了一塊牛排,二塊鵝肝,你在擔心什么呢?”

    警衛隊長如臨大敵的看了杜文森一眼,轉身走了出去,向一位獄警吩咐道:“守在這里,我要去向監獄長匯報!”

    邁克爾悄悄捅了下杜文森,小聲道:“怎么辦?我們會被查出來的,肯定會。”

    “不會,那位漢尼拔先生不是告訴你他會處理好的嗎?”杜文森說完便往床上爬。

    “他不是那意思,不對,你怎么知道他對我說過這句話,你當時已經離開了。”邁克爾吃驚道。

    杜文森停了下來,坐在邁克爾的床上。

    “來,我告訴你我是怎么知道的。”

    邁克爾期待不已,他很想弄清楚杜文森為什么似乎什么都知道。

    “觀察!你得善于仔細觀察。”

    “一個在牢房里還頭發一絲不茍的人,說明什么?”

    邁克爾想了想,道:“說明他愛干凈。”

    “蠢貨!”

    “哦,抱歉,引用某個人的一句話。我并不是罵你,我的意思世界上絕大部分人都是蠢貨。”杜文森又趕緊解釋道。

    邁克爾很想揍人,可他還是強忍住說道:“請你告訴我!”

    “潔癖,那位漢尼拔先生有嚴重的潔癖。”

    “你再觀察他的穿著,一絲不茍,你想到了他什么身份?”杜文森又問道。

    “律師?軍人?”

    “fauk!醫生,是醫生,所有的醫生都有潔癖,連坐牢都穿著整齊,所以他是一個有強迫癥的心理醫生。”杜文森一臉失望的看著邁克爾。

    邁克爾知趣的閉上嘴,雖然他很想知道,只是穿著整齊一些怎么就看出來人家是有強迫證的心理醫生。

    “你第一次見到他,就從心生產生好感,可他見到你卻分泌了大量的唾液,你知道這代表著什么嗎?”

    “因為你搶了他的食物,他很餓!”邁克爾鼓起勇氣道。

    “不對,他不缺食物,他做的食物只喜歡給別人吃,所以他哪怕討厭我,也不得不因為我喜歡他的食物而忍受我。”

    “你有沒有仔細觀察,發現他其實很瘦?”杜文森提醒道。

    “沒,沒吧,我感覺他身材很好啊!”邁克爾回答道。

    杜文森不滿道:“你又錯了,你們歐洲人到他那個年齡,都會肥的跟一頭豬一樣,可從他身上的肌肉來看,他又不是經常鍛煉的人,所以,他挑食!”

    “他吃的那么好還挑食嗎?”邁克爾不解道。

    杜文森一臉無趣的說道:“每個人對食物的好壞要求都不一樣,人類正常的食物在他眼中已經沒什么興趣了,他最想吃的,是人。”

    邁克爾大驚道:“不可能,就算你上面說的全對,那也不能證明他想吃人啊,或許人家只是不喜歡這里的生活所以沒胃口,還有什么分泌了大量的唾液,你又怎么可能看得出。”

    “愚蠢!能關在那種地方的心理醫生又怎么可能是正常人,人在分泌大量唾液時會不由自主的表現出吞咽動作,你之所以不愿意相信,是因為你已經被他催眠了,從心底相信他是一個好人,你問問自己,為什么對一個陌生人你會有如此堅定的信任,那是你的性格嗎?”杜文森眨了一下眼。

    邁克爾瞬間呆住,仔細回憶下,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因為他驚恐的發現,杜文森一句話都沒有說錯,他已經不知何時將漢尼拔當成了親哥一個級別的信任。

    頓時,邁克爾自閉了。

    (三七中文 www.ajwxgh.live)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