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永夜君王 > 卷一 在永夜與黎明之間 章七十五 殺人之術
    那名世家子弟看到千夜時,以俯視的姿態,冰冷高傲地說:“我叫劉玉磬,記住這個名字,因為我將是劉家中興之主,也將是擊敗你的人。.”

    千夜聳聳肩,感覺和這種貴胄弟子連場面話都可以省下了。千夜依稀記得這家是范唐劉氏的嫡支,以他家實力進入春獵前十算是很不錯了,或許就此給了劉玉磬高漲的信心。

    劉玉磬沉腰坐馬,擺出了秘傳格斗術的起手勢,隨即身上原力光芒耀動,頭頂出現一道淡淡光柱,直上數米。

    這是秘傳戰技一線天,在世家中也算小有名氣。劉玉磬年紀輕輕就能夠把它修煉到這種地步,也難怪傲氣十足。

    不過千夜看到如此嚴謹和一絲不茍的起手勢,心中卻暗自搖了搖頭。看來劉玉磬就是那種天賦不錯,大多時間在家族內勤修苦練,從沒上過戰場的人,他的戰斗經驗基本上就是來自于虛擬格斗系統,最多打打切磋姓質的真人實戰。

    在世家望族中,如此培養年輕子弟的不在少數。雖然帝國建國一千兩百年間沒有一刻停息過戰爭,但境內尤其是各大行省卻是承平已久。以戰養戰,于血火中淬煉心志只是種理想說法,實際上嚴酷的戰場環境會讓許多有天賦但是運氣不佳的人提前戰死,很多世家大族已經不提倡這種修煉磨礪的方式。

    戰將以下,五級是一個分水嶺,一般年輕子弟都會修煉到此,具有起碼自保能力后,才被送入軍中,從低級軍官做起。這時他們已經不會被隨便當作炮灰犧牲,同時還可以在正規軍團中通過一場場戰役逐漸積累經驗。走這條路同樣可以成長,可以上位,最重要的是能夠具備軍隊的指揮經驗。雖然前期個人武力會比那些兵伐決出身的戰士進展慢些,但是之后秘傳武技的優勢會越來越明顯。

    千夜隨意站著,體內黎明原力潮汐已起。他早就決定第一場必須速戰速決,為后面的戰斗留足力氣,今天又是三輪連轉,并且世家子弟們全部開始參賽。等級上的差距始終是他的一個短板,而且越到后面,這個缺陷就越會被放大。

    然而看在劉玉磬眼中,千夜隨意的站姿和自己的嚴陣以待形成鮮明對比,他臉色變得極為難看,死死瞪住千夜,顯然認為自己戰士的尊嚴已經受到了侮辱。

    號角聲響起時,劉玉磬如箭般射向千夜,一線光柱分為兩路,沿他雙臂延展至拳鋒,尖銳兇猛的原力氣息如兩柄尖刀轟向千夜胸口。

    千夜佇立原地,腳下紋絲不動,甚至卻沒有任何防守的意思,只是上身突然后縮,右手閃電般探出,食中兩指射出原力微芒,徑直戳向劉玉磬的雙眼!

    竟然第一回合就是兩敗俱傷之勢!然而交換傷勢的結果卻會是千夜胸腹內傷,而劉玉磬雙眼重創!臟腑之傷再重都不致命,雙眼一旦受傷,輕則留下后遺癥,重則完全失明。

    劉玉磬大吃一驚,不得不收拳回防。千夜微微一笑,一個錯身,踏步搶上,攻勢立刻如驚濤駭浪,鋪天蓋地奔騰而去!他每一拳每一腳,都極沉重,招招直撲要害,兇厲無比,完全不留任何后手。

    劉玉磬幾次乘隙攻擊他要害,千夜卻全然不管不顧,就是一路狂攻到底!這種打法說是以傷換傷,實是不死不休了。劉玉磬過去哪里遇到過這樣的人,左抵右擋,轉眼間就狼狽不堪,只有招架之功,全無還手之力了。

    在觀戰高臺上,一名老人忽然哼了一聲,不悅地道:“那個163號,實在是形近無賴!這可是春狩大典,哪能使用這種不入流的打法?玉磬就是太過守禮,才被小人占了便宜!”

    這名老人雖然坐在高臺上,但位置靠近邊緣,和衛國公的主座有段頗遠的距離。他就是范唐劉氏的現任族長,所坐位置也反映出宗族目前在世家中的地位。以劉家的實力地位,想要參加帝苑春狩是沒有可能的,所以天玄春狩就是他們嶄露頭角的最好舞臺。

    距離老人不遠,一名豐容盛貌、雍雅華貴的夫人淺淺一笑,說:“我倒不那么認為。163號用的才是真正戰場制勝之術,鐵血烽火之際,照面定生死,誰會來和你慢吞吞的一招一式切蹉?玉磬這孩子原本不錯,可惜啊,就是實戰經驗差了點,遇到稍微厲害些的對手就未免露怯。自己一個人躲在家里練得再好,又有什么用?”

    劉氏族長臉色沉下來,哼了一聲,道:“玉磬天資橫溢,將來是有大前途的,自然要精心培養。怎可象那些士族寒門般,隨隨便便跑去險惡之地拿命搏一點虛無縹緲的機會?”

    貴婦輕笑道:“這說得也有道理。玉磬大可以慢慢成長,只不過馨兒小姐恐怕等不了那么久,我聽說她可是就要在這一屆的青年才俊中挑選夫婿的。”

    劉氏族長這下臉色陰沉得更加厲害,重重哼了一聲,不再作聲。

    馨兒是衛國公的二孫女,一向頗得長輩們喜愛。衛國公有意在這一屆春狩中為她挑選夫婿的消息早已傳開,許多世家子弟乃至身份稍高的年輕士族都摩拳擦掌,十分期待。可是這樣的世家貴女再怎么不挑剔,也絕不會找一個在第四輪就止步的人嫁。

    格斗場上,劉玉磬的扎實功底終于一點點顯現,他居然還沒有被擊倒,韌力十足。然而在戰斗經驗豐富的千夜手下,注定沒有扳回局勢的機會。

    千夜的攻勢越來越猛,出拳越來越密集,突然間他大喝一聲,連續三記快拳,直接將劉玉磬轟出場外!

    劉玉磬還沒反應過來,直到看見千夜收手后退,這才發現自己退出了格斗場的邊界線,已然輸了。“你!”他急怒交加,指著千夜,卻不知能說什么。

    “我贏了。”千夜神色淡然。

    “你這怎么能算贏!”劉玉磬怒道,他相當于被千夜一輪快拳打得步步后退,最后跨出了格斗場的邊界線,自然輸得極不服氣。

    這時巡場的衛國公私軍衛士已經走了過來,冷冷地道:“打完立刻退場!”

    劉玉磬再不服氣,也只能忍了,恨恨地瞪著千夜,那眼神簡直恨不得把他撕碎拆解入腹。

    千夜只是笑笑,轉身就走。剛才那三拳,千夜全部擊打在劉玉磬采取防勢的左臂上,才把他一舉推出場界。如果換個下手之處,在千夜已經疊加到二十多輪的兵伐決沖擊下,劉玉磬多少得受點輕傷。不過劉玉磬經驗實在不夠,才沒有看出來千夜已經算手下留情了。

    千夜剛走到場邊,一抬頭又看到趙君弘。

    趙君弘突然說:“你的戰技其實不適合打擂臺賽。”

    千夜此時多少有點明白了趙二公子的姓情,也發現這位傲慢的門閥子弟對研究武技有相當狂熱的愛好,于是頗為平和地回答:“實際上,我并沒學過秘傳武技,軍中格斗術和兵伐決都是用來殺人而不是表演的。”

    趙君弘點了點頭,一臉若有所思。他以往從不正眼看五級以下的武器,尤其是軍隊制式槍械幾乎和廢鐵沒什么兩樣,但是千夜的一把鷹擊竟然能夠打傷他的護衛。

    而兵伐決不提,無法晉升戰將的后力不繼已是公認,至于軍中格斗術在趙君弘眼里和街頭混混打架沒什么區別。偏偏這些東西在千夜手中用出來,有種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這幾乎顛覆了趙二公子一直以來的認識。

    第五輪很快來臨,趙宋兩閥初次登場,剩下的參賽者被分為兩個大組。趙君弘和宋子寧會分放在不同組里,以免提前相遇。他們本來還有自行選擇對手的權力,不過兩人或許不想被非議欺負弱者,只是商量了一下,定下分組,對戰次序依然抽簽決定。

    千夜看看分組,啞然失笑,趙君弘和他不在一個組別。也就是說,他必須在自己組里登頂才能遇到趙君弘,那也就意味著,至少還要打敗宋子寧。

    開戰之時,萬眾矚目,都盯著趙宋兩閥所在的格斗場。趙君弘的表現無比霸氣,一腳就將對手踢出場外。宋子寧則中規中矩,和對手來來去去近十分鐘小勝收局。

    而千夜終于遇到了一個強勁的對手,南宮婉云。

    南宮婉云有種傳統世家貴女的溫婉氣質,站在千夜面前時,微微一笑,說:“可不可以讓著我點?”

    “不可以。”千夜回答。

    南宮婉云莞爾一笑,道:“真是不知道愛惜女孩子。我沒有讓你輸給我,只是一會兒動手,不要打臉,好不好?”

    千夜認真想了想,說:“盡量吧!”

    “那就先謝謝了。”南宮婉云雙手一張,指尖繚繞起氤氳霧氣,然后向前化掌平推。然而霧氣中瞬間有數道無色原力氣息飛出,聽破空的風聲與銳器無異,直刺千夜各處要害。

    千夜低喝一聲,身上泛起一層淡淡緋色光芒。他大步前沖,只是稍稍避讓眼睛、咽喉等最脆弱的要害,對射向其它部位的看都不看,瞬間沖到南宮婉云面前,當頭一拳砸下!

    南宮婉云臉色大變,閃身避開,嘴里還驚叫道:“說好不打臉的!”

    “也應該不偷襲的吧?”千夜說著,一個回旋轉身出拳,又是風雷俱響般直擊向南宮婉云的中路。

    〖三七中文 www.37zw.com〗百度搜索“37zw”訪問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