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的靈異筆記 > 第497章探尋出口
    正文

    陸小晴不是傻子,一瞬間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只不過她想到了別處,和真正的真相差的太遠。

    “你竟然騙我?”說到這里,陸小晴不爭氣的哭了。

    望著哭的很傷心的陸小晴我皺起了眉頭,心中也不好意思發火,畢竟對方是個女孩,作為男人和一個女人過不去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我和你們兩個一樣也被困在了這個鬼地方,如果能出去的話我怎么會留在這里。”我耐心的解釋著,嗚嗚的哭聲有時候真的很煩人。

    聽到我的話陸小晴明顯的一愣,果然停止了哭泣,不敢相信的說“你也是被那個怪物扔下懸崖的?”

    什么,扔下懸崖?

    陸小晴這句話讓我心中暗暗的吃驚,剛才我也曾經設想過陸小晴昏迷后的場景,但是全都是憑空的猜測,根本無法成為判斷一切的依據,然而現在卻多了一絲真實性,只要陸小晴不是在說謊,她確實被怪物扔下了懸崖。

    “你不是昏迷了嗎,怎么知道自己被怪物扔下了懸崖?”我緊張的問道,陸小晴的回答對于我來說非常的重要。

    “這個……”

    陸小晴遲疑了一下,支支吾吾,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

    “快說,要不然真逼急了我會殺了你。”沒辦法,不下點狠招說不定還真無法從這個女孩的口中得到些什么。

    聽到我的威脅陸小晴渾身一震,臉上流露出恐懼的神色,看樣子我的威脅是起到了作用,果然陸小晴低聲的說道“雖然我昏迷了,但是天生雙魂,即使昏迷了還能感知到外面所發生細節,記得當時我的身體好像被大章魚的觸手纏繞住了。

    最后被用力的一扔,從方向和下墜的時間可以判斷我應該是被扔下懸崖,最奇怪的是瞬間后雙魂全部都失去了意識,所以至于是怎么來到這個地方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聽完她的敘述我直接陷入了沉思,我推測果然是正確的,只不過現在還不能肯定,因為陸小晴所說的一切只是她的判斷而已,并沒有看到真實的場景,有很多的情況都能夠造成墜崖的錯覺,所以也不排除其他的可能性。

    假設陸小晴的判斷是正確的,真的被怪物扔下了懸崖,這么一來我后面的猜測也能夠成立了,茅廬授課絕對隱藏著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

    “你能給我講講茅廬授課到底是什么玩意嗎?”

    陸小晴直接愣住了,不敢相信的說“你竟然不知道茅廬授課,你……”

    “廢什么話,快點說。”我一臉耐煩的神色,揮揮手冷冷的說。

    陸小晴渾身一顫,似乎非常的懼怕我,低聲的說“茅廬授課就是在茅廬前講課,每天只有一千個人才能有聽課的機會。”

    “從頭說起,我想徹底的了解茅廬授課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為何,我總覺得茅廬授課隱藏著一個重大的秘密,而且這個秘密很有可能和一切的真相有抹不去的關聯。

    “那么我就從茅廬授課的那一天開始說起吧?”陸小晴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我點點頭,不過還是提醒了一句“記住,說重點,我不想聽你在這個地方廢話。”

    “一個月前,一個的消息在天元城中引起了轟動性的效果,在一處不起眼的崖底中有個神秘人物,他的具體實力沒有人知道,反正外面傳言的他的實力和神仙差不多,當然這種超然人物和天元城沒有太大的關系,只引起了短時間的騷動,隨后便平息了下來。

    漸漸正當天元城的所有人都淡忘這件事情的時候,一千個人從崖底出來返回到天元城中,個個喜氣洋洋帶來了一個震撼無比的消息,隱藏在崖底的超絕人物每天都會講課,而且每次只能進入一千人,起初有人不信,但是隨著回來的人越來越多,崖底授課的神奇越傳越邪乎。

    直到現在,崖底授課已經持續了十天的時間,足足上萬人成為了幸運兒,資質的不同得到的好處也不相同,但是最差的也會因為這一次的契機而突破,最讓人嘆呼為神跡的是一個煉破期高手聽完講解后竟然一舉突破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陸小晴說完了長長地一番話,讓我了解了茅廬授課的秘密,不過其中的疑點還是弄不清楚,總覺得茅廬授課透露著詭異,雖然說不出到底是什么地方詭異,但是我相信自己的感覺,茅廬授課一定隱藏著什么。

    “茅廬授課太神奇了,我也想過來碰碰運氣,沒有想到一千個人滿了,正當我想要離開的時候卻碰到了那個惡心的怪物,真是倒霉啊,早知道我就不來了。”

    一千個人滿了?

    “你怎么知道人數已經滿了?”我緊張的問道。

    “從懸崖上就能看出來,如果人數不夠的話所有人都會站著等待著湊齊一千個人,但是當他們坐下的時候說明人數已經夠了。”陸小晴解釋道。

    “為什么一千個人滿的時候不能進入崖底?”

    陸小晴神色一愣,支支吾吾的說“這個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具體的我不知道。”

    “別人是怎么說的,一字不拉告訴我。”

    陸小晴回憶了一下,然后說道“好像人滿的時候進入其中的話會受到懲罰,至于什么懲罰似乎并沒有知道,或許遭受懲罰的人都已經死了。”

    懲罰?

    我到達的時候崖底的人應該是滿的,因為都坐在了地上,陸小晴到達的時候恐怕和我看到的一摸一樣,至于趙四就不得而知了,假設趙四和我們遭遇是一樣的話,那么是不是可以說我們三個都遭遇了懲罰?

    三不同的人,或許是使用了不同的方法,卻到達了一個同樣的地點,就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控制我們三個人一般。

    這和懲罰有關系嗎?

    “呃……”

    耳邊忽然傳來了一聲痛苦的,我驚喜的望向身邊地上的昏迷的趙四,果然趙四在這個關鍵的時候蘇醒了過來,艱難想要站起來,恐怕是被陸小晴砸一下的原因,努力了幾下最終還是痛苦的趴在了地上。

    “你終于醒了!”我徹底的松了口氣,趙四對于弄清真相太重要了,如果出現什么意外別說弄清真相了,就連能不能離開這里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雖然有十幾個出口,但是我不敢嘗試,而且心中還有一種不好的想法,十幾個出口或許個個都是陷阱,只要進入其中的話死亡的可能性絕對非常的高,所以我才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了剛剛蘇醒趙四的身上。

    “嗯?這是哪里,我怎么在這個地方,啊,怎么是你?”

    趙四終于從迷茫中回過神來,呆呆的望著我,恐怕他和我感受是一摸一樣,做夢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現在這不重要了,告訴我,昏迷之前你到底經歷了什么?”我沉著臉問道。

    忽然!

    趙四張了張嘴巴,臉上的恐懼幾乎形成了實質,右手顫抖的抬起指向我的后面,仿佛我的身后出現了什么恐怖的事物一般。

    我的一顆心全都放在了趙四的身上,等待著對方的回答,再說身后出現了什么我怎么會沒有絲毫的察覺,真不明白趙四這個舉動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他不想說出來?

    “趙四,告訴我昏迷之前你到底經歷了什么?”

    趙四的身體猶如篩糠般顫抖個不止,恐懼的情緒似乎把他無情的淹沒了,喉嚨鼓動著,這樣的形容完全是看到了令人極度恐懼東西的表現。

    “你后面……你后面……”

    這個時候我終于意識到了趙四不是在偽裝,我身后很有可能出現了什么可怕的東西,但是我并沒有立刻的轉過身,雙手刻畫符咒的同時靈敏的意念投向了身后,奇怪,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怎么會這樣?

    刻畫符咒的速度明顯的慢了下來,再看趙四……

    啊,趙四竟然不見了?

    活見鬼了,手中的符咒差點沒有因為超越極致的驚懼而刻畫錯誤,幸虧我及時了穩住了自己的情緒,整個人后退了幾步。

    趙四剛才所處的位置距離我只有短短的兩三米,即使發生了細微的動靜也會被我清晰的捕捉到,可是在那一刻我竟然沒有絲毫的察覺,趙四不見了,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竟然沒有留下半點痕跡。

    從出現到消失詭異至極,等等,陸小晴怎么沒有動靜,按理說我身后出現了可怕的東西,陸小晴也剛還在我的身后,她應該是第一個察覺到,膽小的陸小晴恐怕會第一時間驚呼出來,可是真是的情況卻異于常理。

    難道那個東西太過于恐怖了,一瞬間陸小晴由于驚嚇所致昏迷了過去,但是即使是昏迷了在這以前應該發出點動靜吧。

    后背真實情況,陸小晴到底怎么了,背對的我什么也看不到,同時也感覺不到,只要轉過身就能看到隱藏在背后的真相,但是我并沒有立刻轉身,而是等待著手中的符咒完全刻畫完畢,奇怪的是身后的東西并沒有對我發動攻擊。

    我的靈異筆記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