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第5386章 磨牙
    老楊頭雙手撐著輪椅的兩側扶手,瞪著大眼珠子,眼球里面一條條血絲在鼓動。

    “你個死丫頭片子跟誰說話呢?咋說話的呢?老子可是你親爹,你為了你公爹那五兩銀子跑來跟自個親爹老子這里嚎個啥?”

    “這么多年,你掰著腳趾頭算算老子我明著暗著貼了你多少銀子?”

    “咋?跟你公爹那挪借五兩銀子咋啦?且不說我還給他打了欠條,就算老子屁都不放一個,這五兩銀子也拿得理所應當!”

    老楊頭這番言論,如同晴天霹靂劃在楊華梅的身上,將她打得渾身僵硬,腦袋里嗡嗡的冒青煙。

    這還是親爹老子說的話嗎?

    這是不是叫秋后算賬?都擺到臺面上來了嗎?

    看到楊華梅這副樣子,老楊頭也隨即意識到自己的話說得有些重。

    他皺緊了眉頭,語氣稍微和緩了幾分。

    “眼下永仙想要做點小生意,缺了一些本錢,這些錢回頭等永仙賺了,連本帶息一個子兒都不會少了你們的,你們就把心放肚子里去吧!”

    老楊頭說完,又朝楊永仙使眼色。

    楊永仙會意,上前一步昂首挺胸,胸有成竹的道:“姑姑你放心,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我心中早已有乾坤,這回的買賣只賺不賠,等侄兒我出息了,到時候直接送姑姑金銀珠寶來孝敬您!”

    老楊頭撫掌,就著楊永仙的話鋒往后道:“對對對,你姑姑是真心疼你的,難得你有這份孝心,將來發達了誰都可以忘,你姑姑一家你絕對不能忘,一定要好好報答!”

    楊永仙用力點頭,雙手捏拳,目光如炬,當真是心有乾坤氣吞山河。

    楊華梅終于從面前這爺孫倆的一問一答中回過神來。

    她這回沒再跟老楊頭那討要五兩銀子,而是直直望著楊永仙。

    “永仙,你姑姑我是個大字不識半邊的鄉野婦人,你和你爺的那些宏圖壯志我聽不懂,也不想聽,”

    “我只問你一句話,既然你的生意那么穩賺不賠,就是缺了本錢,你身為一個男子漢為啥不自己出去張羅,為啥不以你自己的名義去跟你三叔四叔五叔那里借,反倒要你爺一個七十多歲黃土埋到了眉毛的老頭豁出老臉去給你湊錢?”

    不待楊永仙給出回答,一旁的老楊頭搶著道:“去找老三老四老五借錢?哼,他們不落井下石就不錯了,一個個就巴不得大房沒落下去呢,咋會借錢給永仙?反倒還要百般阻撓,我們才不會去找他們呢!”

    楊華梅氣得磨牙。

    這是什么荒謬的理由?

    楊永仙見狀忙地就著老楊頭的話巧妙的圓潤了一番后道:“姑姑,你別誤解,我爺的意思是說,三叔他們家家都有自己的難處,這些事兒犯不著拿去麻煩他們,何況,就我本人來說,我也沒有臉面再去勞煩他們,畢竟之前那么多事,讓他們為我操夠了心,我都沒機會回報他們……”

    “我只想著這一回憑借自己的力量,好好的干出一番成就來,給他們一個驚喜,也好報答他們。”

    “至于我爺,他只是愛孫心切,私下為我張羅本錢,說句不中聽的話,我爺張羅的那三十一兩銀子對我要做的生意來說,真的是杯水車薪,但,這是我爺的一片心意,我做孫子的又怎能忤逆?”

    “實在不忍之下,我親手打了欠條按了指印,這些錢,將來都是我楊永仙的債務,與我爺沒有半點干系,于老楊家其他各房都沒有干系,我楊永仙一人做事一人當,將來賺了錢,大家一起發財享福!”

    楊華梅深一腳淺一腳的離開老楊家老宅的時候,腦子里還在嗡嗡作響,就好像住著一大群蒼蠅蚊子。

    她任憑腳步將她帶到了一戶人家的院子門口。

    “梅兒,你咋站在這里?”

    孫氏的聲音突然響起,楊華梅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不覺又來到了村口三哥家門口。

    “三嫂,我三哥在家里不?”楊華梅一臉木然。

    “在呢,你快些進來。”孫氏拉著楊華梅進了堂屋。

    堂屋里,楊華忠正抱著福娃在逗弄,峰兒趴在一旁的凳子上,正在玩他的小玩具。

    “福娃你看看誰來了?你姑奶奶來了……”

    楊華忠看到楊華梅進來,于是跟福娃這道。

    跟面粉團兒似的小人兒便朝楊華梅那邊眨著黑亮黑亮的小眼睛,咧著嘴笑得露出粉色的牙齦,臉頰上還有小小的梨渦。

    “這孩子真好看,長大了妥妥的美人兒。”

    楊華梅看到福娃的笑容,壓抑彷徨的心情突然就好像被照進了一絲光亮,下意識贊道。

    楊華忠和孫氏聽到夸贊,都很高興。

    孫氏忙著招呼楊華梅坐,又給她泡了茶,楊華忠則問楊華梅:“你過來找我可有啥事兒?”

    楊華梅接過孫氏端來的茶雙手捧著,對他們二人苦笑:“三哥,爹從我家挪走了五兩銀子……”

    楊華忠和孫氏都呆住了。

    楊華忠道:“先前你三嫂還跟我說,說她跟你那也提過醒了,我還很放心,咋這轉個彎就被弄走了錢?咋回事?”

    孫氏也是一臉困惑。

    楊華梅笑容越發苦澀,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包括后續她去老宅要錢的經過一五一十跟楊華忠他們說了。

    末了,她自嘲的道:“三哥,我真的是背上長滿嘴巴都說不過永仙啊,說到最后,搞得好像無理取鬧的人是我似的,好像五兩銀子根本就不夠,就該砸鍋賣鐵,是我心胸狹窄……”

    “五兩銀子一個子兒都沒要回來,我還被他們給說得繞進去了,這爺孫兩個的道行太深了,我根本就不是對手啊!”

    聽完楊華梅的全部遭遇,楊華忠的臉黑得跟鍋底似的。

    嚇得福娃都不敢笑了,小家伙緊緊抿著小嘴巴,小心翼翼的望著楊華忠。

    孫氏擔心楊華忠的大黑臉嚇到福娃,趕緊把福娃接到自己懷里抱著。

    便聽楊華忠沉吟了一番后,出聲道:“看來,這事兒不能坐以待斃了,我明日就去找永仙當面問問,若是他能說出個具體的章法來,像個一本正經做生意的樣子,我就不說啥了,要是他胡言亂語不著調兒,我就以里正的身份壓著他把借的錢悉數吐出來!”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