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狂暴逆襲 > 第一五七八章 有人要殺姐
    第一五七八章有人要殺姐

    “你們一個個短命鬼,號稱博士,但是一個個置換肉身,茍延性命,不嫌丟人,還敢自稱博士。

    我就問你們,原生的嗎?”

    原生肉身,天機城之中,也有不少,比如那些軍人的若干代子孫。

    但是原生肉身,活過百萬年的幾乎沒有。

    想活下去,就只有置換肉身。

    但是,一代代傳下來,總有大批的人,年齡不到百萬歲的。

    那這些人,被稱之為原生人。

    這些原生人之中,當然不包括金瓊博士這類人。

    千萬年以來,他們就算是最先享受到最先進的生命科技,一具肉身,也不過能扛過四百萬年的歲月。

    所以,這些博士,年齡大的,早已超過千萬歲,置換過至少四具肉身。

    原生肉身,能夠擁有千萬年壽元,這在天機城之中,是一個夢想,也是一個希望。

    但是,這個夢想,被金狐博士實現了。

    而且,現在有個成品,就指著鼻子,臊腥諸博士。

    原生肉身,千萬年壽元,竟然出現在這個流浪漢身上。

    還有什么底氣跟金狐博士叫囂對抗不服氣?

    人家狐生直接一句:

    你原生的嗎?

    直接就讓諸博士汗顏氣餒,無話可說。

    狐生,不知其名,因為擁有了千萬年壽元,直接認主了金狐博士。

    沒資格姓金,但是有資格姓狐。

    金狐博士給了他漫長的生命,所以自稱狐生。

    狐生一句臊腥嘲笑,直接就將包括金瓊在內的所有博士,搞得沒脾氣了。

    論壽元,連個流浪漢都不如。

    論成就,給金狐提鞋都不配。

    那還嗶嗶什么?

    干活唄!

    金瓊臉色煞白,諸博士更是如螞蟻一般搬騰各種研究用器具。

    看到一個個揮汗如雨的博士,金狐臉上顯出得意的微笑。

    “麻痹的,千萬年河東,千萬年河西。

    本導師不折騰得你們一個個發起神經,這導師就是個假的嘎嘎嘎!”

    然而他們誰也不知道,此時的林西,已經悄然出現在這千里研究院之中。

    看到金狐博士,咸魚翻身,各種刁難折騰,林西暗中嘆息。

    “你妹的,等你丫第二次配伍長生液,沒了效果,看你丫的怎么交代?

    押在大牢?

    皮鞭蠟燭辣椒水老虎凳?

    嗯,有你需

    要老子的時候……”

    林西潛出,來到城主府地面,夜瞳搜尋金奈的身影。

    就發現,金奈在大群的護衛簇擁下,正抱著雙臂,低頭看著一個渾身插滿各種線路和管子的家伙。

    這個家伙,竟然是他最忠實的狗腿子,護衛軍大統領繆仁紅。

    金奈雖然從金狐的星腦之中,獲得了他的研究數據。

    也驗證過流浪漢狐生的生命力。

    但是,一向小心謹慎的他,還是不放心立即使用長生液。

    此時,繆仁紅自告奮勇做小白鼠,身上插滿線路和管子,連接到一抬巨大的星腦上,進行各種數據的搜集,檢測他肉身的各種變化。

    這臺星腦,是整個天機城之中,所有星腦之中,功能最全,功率最大的一臺。

    不僅能夠實時檢測各種生命體的數據,還能夠根據這些數據,推演出可能出現的無數種變化。

    這就跟神族掌控了命運法則的神靈一般,有著強大的計算能力。

    大屏幕上,無數的數據,化作藍色的符文數字,瀑布一般流淌。

    星腦不斷報出各種關鍵數據。

    數據顯示,繆仁紅的生命體征,正在不斷的進化和增強。

    “被檢測對象的生命力峰值和細胞活性,可以支持肉身千年不朽不腐!”

    “被檢測對象的肉身,推演結果,不會有細胞血液的異變,因而不會發生各種不可測的疾病。”

    轟!

    繆仁紅的氣勢此時爆發,肉身滾滾的能量,漣漪一般顯化擴展。

    金奈露出笑容。

    走向另一張工作臺,面帶微笑,沖著一些博士微笑。

    “可以了,給本座服用長生液吧……”

    噼里啪啦!

    一瓶藍色的液體,被輸入金奈體內。

    他閉上眼睛,靜靜地體會,生命力暴漲,壽元暴漲的快感。

    數量眾多的金家兄弟姐妹,甚至包括和林西最先發生沖突的金猊,此時都露出猙獰的渴望。

    他們一個個都想要輸入這種長生液。

    但是,他們全部都已經不是原生肉身。

    金家的嫡脈公子小姐,接受的是兩三百萬年的長生液。

    就算如此,千萬年以來,也置換過了多具肉身。

    而像金猊這種旁支,沒錢沒勢,只能選擇更低一級的藥液,一具肉身,能維持個幾十萬年就不錯了。

    所以,金猊已經置換過驚人的十九次肉身了。

    而他多么希望,自己的肉身,也經過這樣的長生液輸入啊!

    但是,他沒錢啊,又不怎么被金奈待見。

    想起水流西,那個可惡的傻瓜,竟然擁有原生肉身,竟然擁有了千萬年壽元。

    我特么要不要奪舍了丫的?

    奪舍,在天機文明之中,是嚴禁的,一旦事發,就是殺頭之罪。

    但是,金猊現在,這具肉身,已經出現了大量的病變前兆。

    感冒咳嗽,流鼻涕吐痰都是小事。

    關鍵是臟腑都開始出現大面積衰變。

    就這具肉身,能夠再活十幾萬年,已經是很不錯了。

    第二十次置換肉身,不說行不行。

    就算行,他也沒那么多錢了。

    “哼哼!

    老子身為金家血脈,竟然不如一個傻瓜,甚至不如一個流浪漢。

    流浪漢和傻瓜,就是老子奪舍的兩個目標啊!”

    金猊此時,臉肌都扭曲,想起水流云對自己的無視和壓榨。

    “水流云賤婢,不要怪老子狠毒。

    老子就誘拐伏擊你那傻瓜兄弟,再將老子的意識和記憶,移植進入他的大腦。

    老子就不信,和你住在一棟樓里,還拿不下你個小屁丫頭!”

    金猊自知自己,沒有那個福氣,輸入金狐博士的長生液。

    在這里待著,也徒惹心煩。

    悄然掣身離開。

    而林西對這個家伙,也沒有多大關注。

    林西夜瞳盯著金奈,輸入長生液之后,星腦給出了一千三百萬年的壽元數據。

    金奈大笑,起身穿好衣服。

    對著一個個眼巴巴望著他的兄弟姐妹。

    “你們想要長生液是吧?

    這個沒問題啊!

    我現在發布一個任務。

    你們誰先完成,誰就是下一個輸入長生液的人。”

    眾兄弟姐妹都跟打了雞血一般。

    “四十九哥你說,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完成這個任務!”

    “下一個,必然是我,誰敢跟我搶,別怪我不念兄弟姐妹的情誼!”

    金奈笑瞇瞇地逡巡諸兄弟姐妹。

    “今天發生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

    一個小小的統帶,竟然敢于裹挾輿情威脅本座。

    我這眼里,進了沙子啊!”

    諸兄弟姐妹此時,一個個情緒高漲,殺意噴薄。

    “就是那個水流云唄?

    四十九哥放心,讓她出個任務,離開天機城直接干掉。

    回來就說死于神族之手就得了!”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