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三國重生馬孟起 > 第一八一章 兗州軍大戰常山(二十)
    自己是沒功勞,可也沒過錯,這個就夠了,暫時來說,那是。畢竟現在看,其實怎么都是那樣兒,可沒錯。樂進被打退,兩次上到城頭兒,已經不錯了,而兗州軍此時也鳴金收兵了。對曹操來說,今日自然是夠了,那可以。本來就是,他是沒指望太多,因此,樂進都如此表現了,那可以說挺好,真的。而如今來看,可不就是。樂進還差點兒沒上去,這能上去是好,

    可卻馬上被敵將給打退了。所以說這個方面,己方的大優勢還沒一下顯露出來,曹操也清楚啊,那是。別看之前也是,己方的人馬優勢,顯露出來了點兒,但是他卻知道,那還不夠。這么兩三日,那確實還不夠,以后的話,再多幾日,那是沒問題,就是。因此,曹操其實也

    清楚,樂進能上去,那可不容易了。不過往后的話,他是基本都能上去,不過到底能在城頭兒支持多久呢?估計還得是和今日一樣兒,一兩個回合就被對方打退,那基本上就那樣兒了,可不就是。不過己方人馬優勢顯露出來越多,其人在城頭兒也就支持越久,那可沒錯。

    現在還沒全都顯露出來,可曹操卻知道,那不過早晚的事兒,沒錯。現在的話,那才哪兒到哪兒啊,一點兒沒錯。可以說己方人馬超過了涼州軍那么多,絕對的優勢,一點兒沒錯。這個就是了,己方占優,破城池不過多少時日罷了。肯定是,那沒錯。曹操一直都有信心,那可是。不過就這么三日,那絕對是破不了城池,這個沒錯,事實也證明了,就是那樣兒啊。

    畢竟可都知道,如今不過戰事才剛開始第三日而已,確實,那不算是什么。要都好幾個三日了,那么樂進要還那樣兒的話,曹操就肯定要多說兩句。可是如今其人表現可以,那沒錯,上到城頭兒都兩次了,不過馬上被打退了而已。或者更準確說被城頭兒的趙云和典韋,被他

    們逼退了,真沒辦法。當然了,怎么說樂進經驗都是有的,不過武藝是不如對方罷了,那沒錯。因此,他也是擋不住對方的強力進攻,馬上都不行,就更別說是步下了。尤其是典韋那步下的武藝,那可不是吹出來的。所以說這么個情況,曹操看得清楚,知道樂進己方都如

    何。畢竟其人經驗什么的,那可多了去了,該看到該知道的,那都看到知道了,了解啊。不過雖說如此,可他還得依舊是作一下最后的,今日戰事總結,那沒錯。因此,現在在兗州軍的中軍大帳中,曹操就是如此。今日總體來說,他也是覺得可以。己方人馬有優勢,哪怕如今還依舊是沒一下就顯露出那么多來,可確實,是起到了作用,那不假。而樂進呢?他是

    沒說上到真定城頭兒三次,可今日的兩次,其實也不少了。畢竟你覺得多少是多,多的話,那么一下就三次了,但是這么兩日,那卻還沒有。之后的話,自己是相信早晚那樣兒,沒錯,沒問題。就如今來看,樂進上去的話,是沒那么容易,可卻還是能行。不過要看其人上去后,

    能在上面對上趙云,幾個回合,對上典韋,又支持幾下,這個更重要啊,沒錯。畢竟如今樂進是早都能上去了,但是到底能支持幾個回合,就現在來看,一兩下而已,這個確實是讓曹操覺得汗顏,丟人啊,可不是。當然了,他自然也都相信,隨著時間推移,己方上到真定城頭兒的人馬越來越多,這個自然就是樂進上去了后,也遭遇不到趙云或者典韋他們的單挑

    了。如今曹操所想的,確實就是這些,畢竟對他來說,那樣兒的話,己方是能早破了真定,沒錯。而趙云和典韋他們呢,自然一直都想著能堅守城池,盡量守住,讓兗州軍傷亡更多啊,可不就是。而從如今來看呢,其實還是涼州軍,他們就稍微占了那么點兒優勢,這剛開始三日。所以在趙云和典韋那兒,他們確實覺得自己倆盡力了,這個都不錯,己方士卒表現也都

    不錯。而曹操兗州軍那邊兒呢,讓是覺得樂進還好,當然了,己方士卒也可以。雖說他們表現和涼州軍士卒比,比那城頭兒上的人馬,是還差了那么點兒,但是來日方長啊,時日久了,怎么都是己方士卒占優,而不是他們。這個曹操很清楚,那就是,所以說這個事兒也確

    實……哪怕這么三日依舊是涼州軍稍微占優了一點兒不假,可那對己方來說,對自己來講,真就不算什么,可沒錯。畢竟可以說大頭兒其實都在后面呢,那可是一點兒不錯。己方十萬人馬,而他們只是四萬,這個差距,不說是很懸殊,可卻絕對不小,這個你必須承認,事實

    啊。如果說差距不大的話,那么趙云和典韋他們的想法,那基本就是能守住了,而不是現在這么想,守不住啊,就只是說讓兗州軍損失更多罷了。因此,這個根源,那其實還是在于這個人馬數量上的差距,那絕對是不小,要不也不是這樣兒了,沒錯。對涼州軍就那樣兒,趙云和典韋他們可都清楚,曹操更知道了,是。如今就是如此,兗州軍靠著人馬上的優勢,

    那破城指日可待啊,沒錯。趙云和典韋他們都清楚,曹操/他們更知道了。你得說,這個確實,人馬上的優勢,讓兗州軍,如今三日是看不出太多,這個都正常。但是之后呢?可能一直都那樣兒?顯然不是,這個該有的,那必然有,一點兒沒錯。所以說兗州軍占據真定,

    那不過到底多少時日。反正如今三日沒機會了,那么之后,四五日,如今來看也不行,那么再多的話,七八日一樣兒,還得超過這個時日,才能破城。對兗州軍來說,能破了真定,可還是不知道具體多少時日了。反正多了少了,這個早了晚了,確實都不一定,那都沒準。

    是,兗州軍他們怎么都是希望早,早點兒破城,那肯定是對己方更好。而涼州軍那邊兒,自然想法就是相反的,趙云和典韋他們的想法,那自然是越晚被兗州軍占據城池最好,哪怕兩人改變不了最后的結果不錯,但是讓他們傷亡更多,自己倆自然是能做到,也一直那么去做了。不過他們自然也不知道,說他們到底是能守住多少時日?那真是不一定啊,都可能,

    那沒錯。多了少了,早了晚了,不就是那樣兒。說一切皆有可能,這個還是沒錯的。他們是希望晚點兒,可事實到底如何,誰都不知道,一切還都只是猜測而已,猜測罷了。而從這么剛開始的三日來說,兩人那確實,都覺得不錯,可不是。當然了,都更清楚,人家兗州軍

    人馬數量上的優勢,那確實還沒全都發揮出來,要不就不是這樣兒了。這個還是比較慢的,一想也正常。畢竟己方好歹有著四萬人馬,這個對方超過了己方,可沒說相差就那么懸殊,那沒有。可差距從來不小,這個也沒錯。畢竟曹操直接就帶來了十萬人馬過來,可趙云還有典韋他們都知道,這個常山這兒,怎么都沒有十萬人馬,有,那是人家的,卻不是己方的啊。

    常山這地方,并非就裝不下十萬人馬,畢竟這地方好歹也是一個國,還不小。可馬超沒那么做,畢竟連中山他都沒那樣兒,那么就更別說是常山了,沒錯。其實在涼州軍的治下,就那么幾個郡,是真就超過了十萬。代表的就是實力的京兆,這個不用多說,就一個長安,那地方人馬都多少了?確實是不要太多,真的。然后就益州的漢中郡,這個人馬真心不少,雖

    說和京兆不能比,可卻都超過了n多個郡,那沒錯。最后就是荊州的南陽郡,就馬超所知道的來說,那地方的人馬,說是天下郡(國)中排在前五的,那一點兒都沒錯,真說起來,那地方能排第四。第一肯定是京兆尹,第二就是魏郡,而第二,那自然就是丹陽郡了,沒錯。

    第四就是南陽,這個可真是。畢竟前三個地方,長安在京兆、鄴城在魏郡、而建業就在丹陽,所以說京兆尹、魏郡、還有丹陽郡,那三個地方的人馬,絕對是比南陽多的。可除了那三個地方之外,其他的郡(國)卻是絕對比不上南陽的,一點兒沒錯,連漢中都不好使,因

    為實在是南陽那地方的士卒太多,如今說有二十萬,估計也差不多了。是一個郡啊,就有二十萬的人馬,那少嗎?可以說絕對不少,反而還挺多,真的。也就是南陽那地方,有數的大郡,要不就是一般般的小郡,你就別說是二十萬的人馬了,哪怕就是十萬人馬,養活都還是負擔,那可真是。就像說常山這兒,十萬人馬并非就養不起,可絕對是給這地方壓力增加

    了,那可不假。馬超涼州軍,那是真不缺少錢糧,一直都不缺。可他卻必須要好好想想,這個到底說有沒有必要,在常山這兒一下就整個十萬人馬。說起來你安排那么多人,無非就是想這不讓兗州軍拿下郡縣而已,可說實話,他是覺得沒什么必要十萬人馬保常山的。說起

    來連中山馬超都沒那么做,這個就可見一般了,所以說常山更沒有,正常。對馬超來說,那地方守不住正常,給了兗州軍,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可以說兗州軍大本營搬到了冀州的時候,馬超就知道,冀州基本上己方是放棄了最好,不放棄的話,最后也得讓兗州軍給拿

    下,真是。如今來看,可不就應驗了,成真了。或者更準確來說,這個馬超和涼州軍眾人是早已想到了,預料到了,那沒錯。你要問他們,那么馬超和涼州軍眾人肯定都不想丟了冀州的地盤兒,但是就那么丟了,讓人抓住了機會,那真是沒辦法。丟了是沒那么容易,可要從兗州軍手里再奪取回來那及個郡(國),就馬超他們所知道了解的,這個并非就不可能,

    但是幾率太小,和沒有好像也沒太大區別啊。所以說對于冀州已經丟了的郡(國),馬超是不多想了,他只是想著能盡量守住剩下的兩個。但是如今曹操帶著兗州軍又一次抓住了機會,這一次他們不會去進攻中山,但是常山他們卻是勢在必得,那地方已經沒跑兒了,就是

    要成為他們的地盤兒。不過對馬超來說,丟一個常山,那也算是自己預料之中的,只要中山不丟,那么其實就好。確實,這個常山重要不假,但是和中山比起來的話,顯然是中山更重要。那么常山丟了就丟了,對馬超對涼州軍,對他們來說并非就接受不了。但如果說中山

    丟了,這個影響就絕對大了,馬超不想那樣兒。不過他確實也想了下,基本上中山丟不了,好歹那地方是甄家的大本營,可不能小看小覷了,一點兒沒錯。確實,兗州軍全力進攻中山了,那么他們能拿下那地方幾個縣城,自己也承認,幾個縣城守不住,一樣兒是要丟。可是無極、盧奴,這兩個地方,兗州軍派十萬人馬進攻,估計都拿不下來,所以這個……不是馬

    超就小看小覷,輕視了他們,而實在這個是事實,那沒辦法。可以說曹操帶著兗州軍大軍,只要人馬夠多,那么別說是中山幾個縣了,就是無極還有盧奴,其實也一樣兒是能拿下來。不過真要那么做了,試問這個兗州軍他們還能不得不償失?所以既然都那樣兒,那么曹操是

    不會那么做的,他沒看到什么大好時機,這個沒有那么好的機會,其人確實不會輕易出手,這個一點兒沒錯,所以說……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