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超級機器人分身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悲劇的斯特勞斯
    烏干達,艾伯特湖畔美軍營地,地下洞窟內。

    十余盞氙氣燈將整個洞窟照的透亮,一名頭發花白的科學家舉著一顆藍色透明如水晶一般的寶石,眼中透出迷醉之色,喃喃道:“沒想到,真是沒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還能見到第三塊星石出世。”

    這時,另外一名中年男子抱著一只合金密碼箱來到老科學家身邊,低聲道:“奧斯汀博士,不能再耽誤了。”

    奧斯汀又仔細端詳了片刻,這才戀戀不舍地將星石放入密碼箱中,密碼箱閉合。

    密碼箱關閉后,只有抵達美國本土,再通過美國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以及勞倫斯利佛莫爾國家實驗室的星石項目負責人的指紋虹膜驗證,并且需要兩人同時輸入不同密碼才能重新開啟,否則,任何錯誤的開啟方法都將引起密碼箱爆炸。

    這個時候,地面上的臨戰氛圍已經非常濃重。

    “快,快,A排的人趕緊下飛機,菲利普,你這個蠢貨還在干嘛?!”史蒂文少尉站在CH47“支奴干”直升機開啟的艙門口大叫,縱列雙旋翼掀起的狂風吹得他的衣襟咧咧作響。

    營地內燈火通明,數十架各種型號的武裝直升機、運輸直升機正在夜色中有序起降。

    “G連集合!G連集合!”

    “F連立刻前往023地區布防,F連立刻前往023地區布防。”

    “各單位注意,各單位注意,馬上進入戰位,馬上進入戰位!”

    而在不遠處的法軍營地,同樣在厲兵秣馬,這幾天陸陸續續都有支援抵達,法軍在這一地區的人數已經達到了兩個營七百多人,實力已經超出了艾伯特湖畔的美國海軍陸戰隊。

    天空中,法國空軍的“幻影”2000、“陣風”M艦載戰斗機同樣與美軍的F-18E/F“超級大黃蜂”戰斗機糾纏得難解難分,這是這段時間以來的常態,雙方誰也占不了上風。

    ……

    “薩加爾”號兩棲指揮艦內。

    一名海軍少校正在美軍第五艦隊司令福克斯中將身邊低聲匯報當前的情況:“長官,中俄海軍護航艦隊已經匯合,現在正在我方編隊600海里外游弋。反潛中隊不久前在距離艦隊一百海里處發現一艘不明國籍核潛艇的蹤跡,海軍潛艇特征聲紋庫沒有這艘潛艇的資料。對方非常狡猾,在發現我們的追蹤后,很快就消失了,目前正在反潛中隊正在加緊追蹤。根據五角大樓剛剛發過來的最新通報,俄羅斯‘庫茲涅佐夫’號航母戰斗群已經進入幾內亞灣,有情報人員甚至在法國達喀爾空軍基地內發現了蘇霍伊戰機的影子,法國國防部稱,法國海軍將參加中俄海軍組織的聯合反海盜演習,目前法國人在亞丁灣的兩艘護衛艦正在向中俄海軍聯合護航編隊靠攏。另外,不久前的衛星照片顯示,法國外籍軍團第二步兵團正在從剛果明煮共和國向烏干達邊境靠近,他們在艾伯特湖畔的傘兵部隊已經增加到了一個營。”

    福克斯中將抽著雪茄,雙眉緊鎖,現在的態勢非常明顯,法國人已經開始與中俄兩國聯合,三方實力并不在美軍的雙航母戰斗群之下,在陸軍力量方面法國人甚至還稍占上風。

    白宮方面已經下達了嚴令,除非法軍開火,不然美軍決不能開第一槍。

    美國太平洋艦隊正在趕過來支援的“斯坦尼斯”號航母戰斗群昨天已經通過了巴士海峽,可是想要抵達西印度洋至少還需要一周以上的時間。

    ………………

    美國,白宮,中央情報局局長萊昂·帕內塔步履匆匆進入奧觀海總統辦公室,將一份文件放在奧觀海面前:“總統先生,這是棱鏡計劃4號目標資料。”

    奧觀海戴上眼鏡,足足看了有十幾分鐘,才抬頭看著萊昂·帕內塔,瞇起眼道:“萊昂,這東西一旦放出來,后果可就不受我們控制了。”

    萊昂·帕內塔低聲道:“總統先生,只要星石到手,那么明年的選舉……”

    奧觀海沉默了半晌,點點頭,在文件末尾龍飛鳳舞的簽上自己的名字。

    半小時后,法國愛麗舍宮。

    法國總統薩科奇剛剛與國防部長、情報部門負責人以及各大軍種總司令開完國務安全會議,正在吃晚飯,一名愛麗舍宮機要秘書匆匆進入餐廳道:“總統先生,美國大使求見。”

    薩科奇皺了皺眉,這幾天盡管美法在非洲劍拔弩張,但是雙方私下的外交互動也非常頻繁。

    法國方面曾經提出要求和美方共同分享星石計算機的使用權,這臺計算機可以設在法國在加勒比海域臨近美國本土的殖民地中,可還是被美國方面給拒絕了,薩科奇這才不得不向中俄尋求合作。

    薩科奇中斷晚飯,在愛麗舍宮的會客室見到了美國駐法國大使雅各布·本森。

    在按照對方的要求進行私密會談,清退所有人后,薩科奇道:“大使先生,我方和貴方應該沒有什么可談的吧?”

    雅各布·本森神秘一笑,說道:“總統先生,還是等您先看完這份文件,我們再談其他事務吧!”

    薩科奇皺了皺眉,打開文件,很快,他的臉色就變了,將文件摔在桌上,抬頭怒道:“貴方這是什么意思?!”

    雅各布·本森道:“沒什么意思,只是一次利益交換而已,我們得到星石,同時也保證總統先生在這一任期內平平安安。”

    薩科奇瞪眼看著對方,一句話都不說。

    雅各布·本森笑了笑,加大籌碼道:“另外,您在明年總統選舉中最大的競爭對手斯特勞斯·卡恩先生目前正居住在曼哈頓時報廣場附近的索菲特酒店,如果……我說的是如果,卡恩先生因為某些意外狀況退出總統選舉,我相信這是您非常樂意見到的。”

    斯特勞斯·卡恩是法國經濟學家、律師、政治家,法國社會明煮主義政黨社會黨黨員,目前就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2012年法國總統大熱門。

    薩科奇張了張嘴,最終什么話都沒有說。

    當天晚上,法軍在艾伯特湖畔的營地陷入了沉寂,法國空軍戰機也首次消失在了營地上空。

    凌晨兩點,一架美國海軍陸戰隊的MV22“魚鷹”傾轉旋翼機秘密從營地起飛,飛往肯尼亞的美軍蒙巴薩空軍基地,隨后,從“魚鷹”中魚貫而出的一行人登上了一架隸屬美國空軍的波音747客機,直飛美國本土。

    次曰,即2011年5月14曰,紐約市警察局首席新聞發言人保羅·布朗對媒體證實,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多米尼克·斯特勞斯·卡恩(DominiqueStrauss-Kahn)因涉嫌姓侵一名酒店服務員,被羈押在紐約市警局并接受警方質詢。警方還未對他提出正式指控。

    據紐約警方透露的信息,斯特勞斯-卡恩周六當天居住在位于曼哈頓時報廣場附近的索菲特酒店。酒店一名32歲的女姓服務員告訴警方,她于周六下午約1點進入斯特勞斯·卡恩的房間時,卡恩全身**從浴室走出來,并試圖對她進行姓侵犯。這名女服務員隨后逃離了房間,并撥打電話報警。

    15曰凌晨,美國紐約市警方宣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多米尼克·斯特勞斯·卡恩因被控對一名當地酒店女服務員實施“姓侵犯與強殲未遂”而正式遭到起訴。紐約警察局發言人布朗尼稱斯特勞斯·卡恩沒有外交豁免權,但并未解釋原因。

    16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斯特勞斯·卡恩首次就姓侵犯指控出庭,保釋要求遭拒。

    ………………

    “法國人居然就這么偃旗息鼓了?有意思,有意思。”

    總參。

    常思偉在辦公室內來回踱步,彭國琛就站在他身前。

    常思偉的辦公桌上放著一份環球時報,頭版頭條便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斯特勞斯·卡恩涉嫌姓丑聞被紐約市警局羈押》

    PS:扣扣群:1301,歡迎大家加入討論。抱歉來晚了,我錯了,我認罰。話說非洲星石事件這么收尾大家覺得合理不,當年斯特勞斯·卡恩先生的姓丑聞可是大新聞啊。

    ;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