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求魔 > 第一卷 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655章 挑撥!
    陳沖雙目瞳孔收縮,他沒有絲毫遲疑的,身子急急后退,他身后的那些藏龍宗弟子,一個個雙目赤紅,但卻壓下內心的瘋狂,一個個疾馳,就要快速的離開這里。

    他們的前方,那是問鼎修士!!

    幾乎就是以陳沖為首的眾人急急后退的同時,那邪塵宗的問鼎修士神色極為陰沉,猛的看去,他遲疑了一下后,目中起了兇光,此事他無法在這戰場上解釋,且就算是解釋也沒有用處。

    此刻唯一要做的,就是將這些看到之人殺戮,以免造成更大的混亂。

    將這些人在這戰場上殺了后,那么就算是日后追查起來,他也有方法去避開,若是一時猶豫,讓這些人走了,其他人倒還好說,那陳沖他知曉是藏龍宗天驕,此人的話語,勝過旁人千言萬語!

    盡管知曉這一切是別人設計,但他已沒有辦法!

    此刻內心煩躁之下,他索性右手抬起虛空一抓,立刻那尸體的儲物袋飛來,被他拿在手中后,向著陳沖等人疾馳追去。

    他的心只有小半放在了前方的陳沖等人身上,可卻有大半,是放在了四周霧氣內,那真正殺了藏龍宗問鼎修士的神秘人那里。

    他盡管看不到,但他知曉,對方必定還在四周。

    可如今,他除了去追殺陳沖一行,已然沒有了別的辦法,一旦讓陳沖逃掉,任憑他以后如何解釋,也沒有絲毫用處。

    況且這是戰爭,殺了……就是殺了!

    陳沖此刻神色極為陰沉,方才的一幕他親眼看到,可內心卻隱隱有些遲疑,他畢竟并非尋常之人,此事仔細一想,也并非沒有端倪之處,只是發生的太快,時間太短,他需要仔細的思索一下才可推敲出具體。

    畢竟這場戰爭在沒有進行時,邪宗與仙宗都存在了不用溝通的默契,那就是這場戰爭,問鼎強者是不允許出現死亡的。

    即便是他們這些天驕,也只是危險,至于死亡之事雖說也有可能,但這種可能性不大。

    這場戰爭可以死人,但要被控制住!

    畢竟邪宗也好,仙宗也罷,他們都是仙族,那一代蠻神的陽謀,自然仙族也都知曉,故而才有了這種控制的默契。

    可如今戰場的混亂,使得這控制似出現了意外……尤其是問鼎修士的死亡,更是讓陳沖內心震動與遲疑。

    不過這一切,在身后那邪塵問鼎顯然追來與那來自心神的危機滋生后,他感受到了對方的殺機,如此一來,所有的疑惑都幾乎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急速的逃遁。

    “莫非邪宗真要在此地,覆滅蠻族中我所有的仙宗之人!”陳沖雙目一閃,其身后傳來了幾聲凄厲的慘叫,那是他藏龍宗之人。在他回頭看時,他親眼看到了那邪塵宗的問鼎強者,殺戮的舉動。

    時間快速流逝,那邪塵宗的問鼎強者,此刻神色更為陰沉,煩躁之感彌漫了身心,可卻被其壓下,這不是旁人術法造成,而是他的心,越加的不靜。

    他追不上那陳沖!

    不是他自己修為不夠,也不是有人干擾,而是前方那陳沖,竟在逃遁之時,不惜一切代價,展開了血遁之術,更是全身法寶不斷,使得其不但速度極快,更是承受了自己三擊而不死!

    “一宗的天驕之子,這藏龍宗到底賜予此子多少護身與逃遁之寶!”邪塵宗問鼎修士,咬牙之下,再次追擊。

    “該死的,怎么會這樣!!”他不得不追,已經到了這個時刻,他已經無法放棄,否則的話,深知這場戰爭默契的他,無法去解釋。

    在這二人彼此追逐之時,蘇銘在那霧氣內游走,看著二人的疾馳,他的目光很多時候,是放在陳沖那里,對于此人的法寶之多,還有速度之快,他有與那邪塵修士一樣的感觸。

    他本打算暗中出手幫助,可如今看來,已經沒有必要,一切,更加完美的按照他的計劃在進行。

    陳沖極為狼狽,他的四周所有藏龍宗弟子,要么就是四散開來,要么就是被身后追擊之人所殺,此刻的他再無絲毫懷疑,他如今唯一的念頭,就是要急速的逃遁,去拖住對方,讓那些散開的弟子,將此事告知宗門。

    邪宗,欲此戰,滅殺仙宗!

    可來自四周的一聲聲凄厲的慘叫,卻是讓他心神在震動中,目中赤紅起來,那些慘叫他熟悉,那些正是四散開來選擇分散逃遁的同門,此刻……怕是已經被一一滅口。

    但凡是有慘叫聲傳來的方向,都會讓陳沖下意識的選擇避開,按照某種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如別人指定的路線,疾馳而去。

    若是此刻有極為優秀的獵手在旁看去,那么定會慢慢看出,這陳沖的逃遁如一只被操控了腳步的困獸,他的一切已然被那隱藏在霧氣內的獵手,全部操控。

    這是極為高明的獵術,這種獵術,蘇銘十幾歲時,在烏山就已然掌握。

    他在烏山時,殺的第一個黑山部落之人,就是死在他的這獵術操控之下!

    “我不能死,我要把此事告訴宗門!”陳沖再次咬破舌尖,噴出鮮血,其速猛的一沖之下,身后傳來了一聲轟鳴,他身上起了一層黃光,隱隱有九條金龍環繞,可此刻在這轟鳴下,九條金龍頓時死亡了三條。

    但他的速度,卻是在他的瘋狂下,不顧傷勢的暴增起來,瞬息間就直奔前方,他身后的邪塵修士疾馳追來,二人一前一后,一頭的撞入到了這戰場的中心位置,那里……是藏龍宗太上長老荊南,與邪塵宗的石海交戰之處。

    一聲轟鳴回蕩中,荊楠冷哼中倒退,他也打出了火氣,但卻控制在一定的程度內,沒有去與對方真正的生死廝殺,可在這轟鳴中他與前方的石海紛紛退后幾步時,他心神一動猛的回頭,一眼看到了不遠處沖入此地的其宗天驕陳沖!

    “太上長老,大長老身亡,弟子親眼看到是邪塵問鼎強者所殺……他在我身后一路追殺,我宗弟子途中被其全部滅口!”陳沖在看到了荊楠的一瞬,他心神激動立刻大吼起來,這句話說完后,他似耗費了全身的力氣,噴出鮮血,一頭倒在了地上。

    荊楠一愣,那石海更是雙目瞳孔一縮。

    就在這時,那邪塵宗的問鼎修士,也閃動而來,可在看到了石海與荊楠后,他面色立刻蒼白起來。

    “此事……”他下意識的就要向其宗太上長老石海解釋,可緊接著,那荊楠雙目第一次,露出了真正的殺機,身子一晃直奔這修士而來,石海那里面色陰沉,此事他隱隱看出了端倪,但也遲疑起來,畢竟這番話語是那藏龍宗天驕陳沖說出,其傷勢之重明顯是一路不顧一切的逃遁而來,而且……他宗門的這位長老,也同樣是追殺來臨。

    可就算是這樣,石海決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宗門的問鼎強者被殺,他腳步一晃立刻阻擋在了那荊楠身前,二人首次的爆發出了全力,展開了一場轟擊。

    在那滔天的轟鳴下,整個戰場上立刻回蕩起了荊楠帶著憤怒的笑聲。

    “石海,你宗殺我藏龍大長老,更欲將我宗首席嫡傳弟子滅口,你敢阻我!!”這聲音回蕩整個戰場,被所有人聽到后,整個戰場出現了一瞬的寂靜。

    但在這寂靜過后,不知是哪里傳來的一聲憤怒的嘶吼,使得這寂靜被瞬間打破。

    “殺我宗大長老,此事決不罷休!”

    這聲音充滿了一陣感染之力,在此刻爆發后,讓這戰場一下子,掀起了以之前截然不同的轟鳴與殺戮!

    仙宗那里,白衣女子身子一個踉蹌,面色蒼白,她此刻終于看出了那神秘人的計劃,有心要族阻止時,她忽然內心一寒,隱隱的,她有種感覺,在那戰場的霧氣內,有一道目光此刻正冷冷的看著自己,只要自己有絲毫舉動,那么就會如之前宗內老者一般,當場死亡。

    “不要惹我么……”白衣女子沉默中,閉上了眼,她不是三宗之人,不愿為此事,付出生命。

    戰爭,隨著藏龍宗一個問鼎修士的死亡,一下子爆發到了激烈的程度,蘇銘在半空中冷冷的關注整個戰場,他左手的青冥更濃,右手的詛咒同樣大范圍的增加起來。

    “殺的越多……越好!”蘇銘輕聲開口,目光落在了大地上藏龍宗的位置,卻見在那里,此刻傳來了一聲驚天的嘶吼,這嘶吼不是修士發出,而是一條……被不知如何召喚出來的……巨龍!

    那是一條真正的龍,有血有肉,其身只有千丈,但在出現的剎那,一股強大的威壓驀然的傳遍四周。

    蘇銘瞇起雙眼,看了看那巨龍后,他抬起頭,又望向霧氣外的天幕,那里的汲黯與帝天的交戰,已然出現了劇烈,轟鳴之聲掀起的波動,也比方才強烈了不少,甚至在他看去不久,他看到了帝天的一具分身,擦拭嘴角的動作。

    “受傷了么……”蘇銘雙目一閃。

    (未完待續)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号